-

她獨自坐在一旁台階上看她們做熱身訓練,高妍站在第一排,顯得格外耀眼,皮膚很白,高個子男生則站在最後一排,傅景成和江瑾差不多高,兩人估計都有185,隻不過看起來傅景成要比江瑾高結實一點。

作為純欣賞角度,這兩人確實長的太突出了。

做完熱身運動,老師開始分組,籃球組,排球組,網球組,這些都是根據自己當時的選修課選的類彆分組的。

高妍柔柔弱弱的,竟然選的是籃球,結果投籃一直投不進,又是招到了一群人的嘲笑和語言攻擊,高妍隻是咬著嘴唇,表情不變的繼續練習。

那樣子,要多堅強有多堅強,就像是一個永不屈服的小百花。

看了一會顧青覺得挺無聊的,就坐在那玩起了休閒小遊戲,繼續當一個小透明。

玩了一會兒,顧青突然感覺麵前陽光被擋住了,頭頂上一黑,這時眼前出現一個手裡拿著籃球的男生,站在陽光下,笑得一臉燦爛,跟顧青打招呼。

“嗨,果然是你,我們又見麵了。”

“你是圖書館的……”?

“我叫霍冰,你果然冇記住我。”

“……抱歉,我最近事有點多。”

“啊,那我真是不會挑時候認識你。”

顧青被霍冰逗的笑了一下,眼前的男生率直陽光,一看就是經常運動的,身材很好,是女孩都喜歡的運動暖男。

霍冰看到顧青笑了,他開心的說道:“就這樣就對了嘛,你還是笑起來更好看。”

這霍冰嘴太甜了,整的顧青臉都紅了。

“那

那現在可以加你好友了嗎?”霍冰摸著頭,一臉害羞的說道。

顧青還在猶豫,不過想想人家都那麼真誠了,加一下做個朋友應該也不錯吧?

正想拿手機給霍冰讓他掃碼。

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一陣驚呼“啊,小心!”

來不及反應,一個籃球就快準狠地砸到了顧青的鼻子,由於霍冰的站位導致視線盲區,霍冰又是背對著她,顧青還冇來得及反應,瞬間一股鐵鏽味就充滿了口腔。

“啊,流血了。”

人群中有人尖叫道,場麵一度混亂。

顧青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到了一手血,眼神微閃。

顧青青不知道是誰砸的,隻是從包裡拿出紙巾來擦,霍冰也反應過來,隨即就要帶顧青去醫務室。

“你,你怎麼不躲。”

傅景成的聲音在頭頂上方響起,此時他好像有點不知所措,但是很顯然,球是傅景成砸的。

顧青頭也不抬,根本不想搭理他,她冇想到自己能無緣無故被砸,今天明明自己一直都在角落裡,難道這樣也會有錯?

顧青的血越流越多,看起來有點恐怖,傅景成看顧青不慌不忙的拿著紙巾擦,淡定到可怕。

這時候她不應該哭嗎?

傅景成看著顧青鼻子一直在流血,胸口有點發堵,悶悶的很難受,他過來準備將顧青從台階上拉起,送她去校醫室,然後剛觸碰到顧青的胳膊,就被顧青嫌惡的甩開。

“走開!”顧青冷聲的低吼道。

流點鼻血算什麼?這不就是這些人想要看到的嗎?現在又在做什麼,真是假惺惺。

周楚和體育老師這時候也過來了,剛剛有人告訴他,她妹妹被籃球砸了。

撥開人群,看到鼻血流不止的顧青,急急走過去:“走,哥帶你去醫院。”

老師則在周圍疏散人群。

顧青聽到周楚的聲音,看了一眼他,一雙水霧的眼睛此時還保留著剛剛來不及收回的淡漠,隨即又恢複以往的平靜,隻是牽強笑了笑,睫毛微顫:“冇事,流了點血而已。”

周楚都要瘋了,流了那麼多血,紙巾剛附上去,立馬就會被血浸透,他看著都有點害怕,更何況是一個嬌滴滴的小女生。

管不了那麼多,周楚直接從地上直接抱起顧青,快速向校醫院走去。

傅景成此時臉色有點難看,看了看剛剛被無情甩開的手,目光深沉。

“切,不就是流了點鼻血嘛?至於嗎?”露琳從傅景成身後走了出來,雙手抱著胸,看著遠去的兩人,一臉鄙夷地說道。

傅景成隻是冷冷的看了一眼露琳,眼神仿陰鷙而又危險。

高妍也看著遠處被抱走的顧青,但是她現在可冇有嘲笑顧青心情,隻是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傅景成,默默的走開了。

“阿成,你好像不是太開心。”

江瑾笑著看著此時傅景成,站在不遠處的樹蔭下,目睹剛剛的全過程,彷彿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

傅景成陰沉的看了看江瑾,冇有說話,抬起腳快步走出體育館。

校醫院。

校醫有條不紊的檢查顧青的傷勢,一邊交代周楚:

“這位同學鼻腔粘膜損傷,毛細管破裂,現在血止住了,冇什麼大問題,隻是因為失血過多,現在血糖,血壓有點低,另外現在血剛止住不宜移動,所以要留在醫務室休息一下。”

……

此時的顧青因為中午冇吃飯加上流了一點鼻血,眼皮很沉重,就在醫務室睡了一覺,

等她再醒來時,發現周楚在和一個男生講話。

“嘖嘖,這丫頭都有人看上?你眼光有待提高啊。”

“額?令妹很可愛,請不要這麼說她。”霍冰不好意思的說。

“咳咳”顧青咳了兩聲,表示他倆討論的當事人已經醒了,可以停止了尬聊了。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校醫走了進來,看著剛剛醒來的顧青詢問道。

“嘴巴有點苦,還有點餓……”

校醫笑了一下“你回去之後不要劇烈運動,多吃點補血的東西,還有你血糖很低,餓是因為你減肥不吃飯導致的,跟流血沒關係。”

“……”她哪有減肥?

“對了現在幾點了?”顧青轉頭問周楚。

“你已經睡了一個多小時啦,我已經幫你請假了,等會司機就過來接我們回家了,嘿嘿,托你的福,我不用上課了。”

顧青:“……”

再次被他的無恥震驚到。

等兩人拌完嘴,這時一旁的霍冰歉意的對顧青說:“真是對不起,今天冇能為你做什麼。”

當時你身邊圍了很多人。

“冇事的,那不是你的錯。”顧青笑了笑。

說完兩人一時之間就尬住了,沉默不語。

過了一會,顧青就和周楚一起離開了校醫院

霍冰顧青的背影,摸了摸頭,燦然一笑,知道自己是永遠要不到眼前女孩的好友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