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灰色的壁壘外殼破碎在兩邊,五道神紋流轉之間竟然將其全部消化的一乾二淨。

此時丹田當中的那個嬰孩突然睜開雙眼,一抹精光爆射而出。

李沐白身上壓製依舊的修為忽然暴漲,直接衝向了元嬰期一層。

金丹境一層提升到元嬰境一層,整整提升了一個大的境界。

【叮……恭喜宿主獲得傳承者的意誌,創世神決提升中……】

【叮……因為宿主擁有任務還未完成,暫時無法獲取更多任務。】

聽到係統的提示聲李沐白心中頓時感覺損失了一個億,因為血煞山莊還冇有滅,暫時隻能完成這個主線任務。這個關於人類命運的任務,一定獎勵超多。

對血煞山莊的仇恨值 1!

靈力的境界提升一個大境界,創世神決不知道能夠提升到哪裡?隻能等待升級之後的提示。

水心瓶光芒逐漸黯淡,表麵光華不再。

“你將是大陸之上最後一位傳承者!”

說完瓶身的光芒也消失不見,瓶底下方的石柱開始崩裂。

嘩啦!

石台碎裂,李沐白眼疾手快將水心瓶接住。

此時下方的深淵當中傳來一聲淒厲的叫聲,聲音之大震的兩旁的崖壁紛紛掉落。

低矮的山洞開始劇烈的晃動,大有坍塌的架勢。

李沐白不敢多呆,轉身向外麵的石台跑去。

就在他離開的一瞬間,剛纔承載著水心瓶的石台轟然碎裂,整個山洞被一分為二。

斷裂的壁體不斷向周圍蔓延。

李沐白跑

到外麵,此時斷裂的痕跡已經擴散到四周,自己所在的石壁立馬就有坍塌的危險。

顧不得其他,雙腿猛的用力上跳。

轟!

就在他雙腳離開石台的一刹那,伴隨著一聲響動,承接他的石台終於分離出石壁,掉入無儘的深淵當中。

李沐白一手緊抓著石壁,對著上麵就是一拳。接著鬆開原來的手臂,再向上又是一拳。

堅硬的石壁在他麵前如同豆腐一般,他靠著如此反覆終於爬到深淵的頂端。

見到李沐白上來,談雲生和左青青不由的鬆了口氣。

“殿下!您終於上來了,擔心死我了。”

左青青拍了拍胸口,長出一口氣。

這深淵之下不知道有什麼,但總給她一種強烈的恐懼之感。要不是李沐白在這,她早跟著那群人一樣離開了。

“咦!殿下。您的修為……”

談雲生看向李沐白,眼中頓時浮現一絲驚容。

李沐白明明是金丹境一層,下去一趟立馬增長了一個大境界,變成元嬰境一層,這進境簡直嚇死個人。

“得到了上古傳承,修為增長了一些。”

李沐白說的輕描淡寫,可兩人聽後立刻瞪大了眼睛。

上古傳承!

那可是那群人曆儘千辛萬苦都想得到的東西。

難道……

殿下知道上古傳承在深淵底下,等到三大勢力全部退出之後才進去的。

可是這羅刹海明明是血煞山莊找到的,為什麼殿下會知道?

濃濃的疑問縈繞在兩人心頭,揮之不去。

李沐白

見狀神秘一笑:“其實這裡的事情最清楚的並非血煞山莊,而是桐城門口的那座石碑!”

“石碑?”

兩人驚愕萬分。

“冇錯!它們本身同源,都源自於混沌當中,彼此相熟已經數百萬年。血煞山莊盲目探查百年,如何能與它們相比?不過是做無用功罷了。”

談雲生和左青青對視一眼,神情激動。

原來這次羅刹海之行,一切都在殿下的掌握之中。

三人原路返回,此時三大聖地和吞天正在古戰場之上尋找法寶,不過動作小心翼翼,似乎在防備什麼。

李沐白打聽之後才知道,原來是不少人在觸碰了下方的禁製,有幾人已經掛了彩,所以大家才這副模樣。

“你們兩個拿著這個!”

李沐白將兩枚超級靈石遞到左青青和談雲生的手中。

“這是……”

兩人疑惑。

“這是能夠抵消一些禁製的陣法,方便你們挖寶。你們二人雖然在暗市得了幾樣法訣,但還冇有趁手的兵器。這裡是古戰場,上古修士在這裡折損不少,自身武器也埋藏於此。能夠得到什麼全憑機緣,彆人有的你們也不能少。”

兩人興奮的結果,來到一處無人的地方開始挖掘。

李沐白環繞顯露出來的羅刹海海底,當初為了抵禦邪魅,古修士佈下了不少禁製,可以說古戰場當中危險一點也不小。但上古修士的法寶可都是罕見的寶貝,能夠得到也是一份不小的機緣。

危機與機緣並存

這就是現在的修士世界。

咻!

一名天衍宗修士正在向下挖掘,忽然一道尖銳的鋒芒自下而上猛烈傳出。

那名修士雖然已經有了準備,但依舊還是被拿到光芒穿透了肩胛骨。

大量的鮮血將衣衫浸透,瞬間就沾染了半個身子。

瓊禎立刻過來,用靈力快速封住修士破損的傷口,旋即拿出一顆療傷丹藥放於那人口中。

“用靈力壓製傷口,將丹藥化開。”

那名修士點頭,苦笑著坐在一旁恢複傷勢。這一傷不知道要耗費多少時間,這麼多的時間可能已經挖到了寶貝。看見同伴一個接著一個有所收穫,心中未免有些心急。

不過此時已經受傷,隻能認命。

瓊禎靈力噴湧,將染血的東西吸附到手中。

這是一枚短矢,不同於現在的修士法器,更像是普通人世界當中箭矢的一種。

隨即看向那一處破口處,將裡麵激發短矢的東西拿出來。

那是一個長筒,裡麵有著繁雜的構造。尾端鑲嵌的靈力早已經黯淡破碎,全憑自身的勁力觸發。

但就這樣的東西,依舊能夠破除元嬰境修士的護體罡氣,如果再用上靈石,還不知道有多麼震撼的效果。

怪不得那些上界下來的修士說上古之物隻要能夠留存下來必然是所有人爭搶的東西。

果然是個好寶貝!

此時瓊禎忽然一動,順著一道視線看了過去,正是李沐白。

可當他習慣性的用靈識查探了一下之後,猛然瞪大了

眼睛。

“你……你的修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