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有人想要搶奪嗎?”

李沐白立在當場,環顧四周。

所有人立馬偏過頭去,冇人敢與之對視。

“對嘛!既然到這裡了,大家挖到什麼各憑本事,為什麼都要想著去搶奪呢?如果我想搶,你們能怎麼辦?”

李沐白說著轉頭走向血煞山莊處,那邊的一群人頓時心頭猛的一縮。

自己千辛萬苦拚著受傷挖來的寶貝,被搶了豈不是白忙活一場?

“你……你說了不搶奪的,你……你要乾什麼?”

見到李沐白走來,所有人都不禁吞了吞口水。剛纔與吞天對戰的一幕依舊在腦中環繞,那條金色讓所有人都生不去抗拒的之情。

“不乾什麼?隻是想從你們借一些寶貝而已。”

地麵挖出的東西大多都是天外隕鐵所製,這些東西李沐白可是眼熱的很,平白給了血煞山莊增添他們的戰力,這可不行。

血手真人臉色奇差無比,冷著臉說道:“你剛纔說了大家各憑本事,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說了,我來借一些寶貝!”

李沐白已經走到血煞山莊眾人陣前,拳頭之上隱隱有金色光芒在閃動。

一群修士如同被人扼製了喉嚨,大氣不敢喘。

“你彆太過分!我血煞山莊可是三大聖地之一,什麼時候被人威脅過?”血手真人怒急。

原本他以為能跟李沐白七三開,畢竟他已經領悟出了自己的規則,這是邁進出竅期最重要的一步。

但那五道神紋一出現,他纔算是

真正的醒悟過來。自己領悟的這些規則在吞天麵前什麼都不是,在李沐白麪前更被碾成渣。

“你這倒是提醒我了,血煞山莊!”

李沐白眼中殺意猛然湧出,將血煞山莊眾人全部籠罩在其中。

如同凝質的殺意讓人忍不住腿腳發軟,心神巨顫。

甚至有些修為太低的修士,麵對這般強大的壓迫感直接嚇得昏了過去。

“李沐白!你不要太囂張。我們三大聖地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你挑戰我們血煞山莊就是跟整個蠻荒大陸過不去。”血手真人色厲內荏,知道自己不是對手,於是想要將其他人拉下水。

但很可惜,剛纔的一戰過後,他們確實不想與李沐白為敵。

“血煞山莊與桐城之間的恩怨已深,這件事情你們隻能自己解決,我們不好過問。”瓊禎率先表態。

“冇錯!我們縹緲峰一向與其他勢力交好,這種事情我們不便參與。”

兩大聖地立刻與血煞山莊劃清界限,恨不得立刻離的遠遠的。

李沐白淡淡一笑,手臂微揚,一道精光拋射而出。

“困!”

話音落下,精光在天空當中停立,一道光罩當空而下,將血煞山莊眾人全部籠罩在其中。

“你們先下去打個頭陣,剩下的我自會讓他們下來陪你們。”

李沐白眼中厲色一閃,右拳之上的拳勁轟然而發。

血手真人深知不好,立馬拿出自己的防護法寶,炫金砵。

破壁發動!

拳勁透過砵體直直轟在血手

真人的身上,胸口處頓時凹陷下去。整個人如同炮彈一般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光罩之上。

所有人都傻了!

血手真人,那可是血煞山莊的老宗主,一身修為高深莫測。還有他拿出的炫金砵,曾經在蠻荒大陸上也是名動天下。

可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擋不住李沐白的一拳。

簡直太瘋狂了!

血煞山莊的眾弟子都嚇傻了,一些膽小的直接扯開嗓子嚎啕大哭。

李沐白揚了揚眉毛,感情這破壁也知道血煞山莊與自己有仇,還有加成效果,第一拳就出了破壁。

直接甩了一道拳勁讓世界安靜下來,李沐白邁著步子走向血手真人。

此時的血手真人捂著胸口,手中靈力正向受傷處湧動,試圖來緩和身上的傷勢。

可是李沐白的拳勁當中暗含著五道神紋之力,那透著金色的靈力就如同附骨之疽一般難以清除。血手真人服用丹藥加上靈力治療,但依舊很難拔出傷口處的金色靈力。

那些靈力如同無底的深淵一般,隻有吞噬掉大量的靈力之後才能被抵消。

而且更讓他難受的是,這股金色靈力當中蘊含著強大的規則之力,完完全全壓製住了他領悟的規則。

“我血煞山莊到底與你何仇何怨?你為何要趕儘殺絕?”

李沐白淡淡一笑:“死敵!”

他懶得解釋那麼多,血手真人這樣無非是想給自己爭取一點喘息的時間。李沐白不傻,自然知道死於話多的劇本。

手一抹,一把85式機槍落於手中。

突突突……

不要錢的子彈瘋狂向前噴射,血手真人立馬撐起護體罡氣。

一梭子打完再換一把,抽空還往上扔了幾顆高爆手雷。

血手真人就如同木樁一般,隻有捱打的份。

將手中的武器幾乎都試了一遍,再次確認隻有高爆手雷能讓血手真人的護體罡氣震盪幾下,剩下的子彈隻有撓癢癢的份。打在罡氣上耗費的靈力還不如人家恢複的快,基本上算是冇什麼太大用處。

sr-25更完蛋,雖然精度高但傷害量還不如潑水似的85式來的實在。

“繼續攢吧!”

李沐白暗暗嘟囔一聲將武器收回,一道木勁打出。

血手真人不敢硬接,咬牙使用法訣準備對轟。

可是那木係拳勁輾轉騰挪,蜿蜒無蹤。血手真人轟出兩道靈訣都被閃過,一拳再次轟在他的身上。

可惜這一拳冇有觸發破壁,但猝不及防之下也讓血手真人渾身氣血翻湧,胸口逐漸閉合的傷口再次崩開。

鮮血順著嘴角流出,血手真人眼中閃過一絲深深的恐懼之色。

“放過我們!血煞山莊以後將再不與你為敵。”

李沐白淡淡一笑,晃動的頭顱讓所有人心生絕望。

血手真人神色陰沉,如同鷹鷲一般陰狠的目光瞪在李沐白的身上。

“血煞山莊門人聽著,眼前這小子絕不會放過我們。想要活著就隻有一個辦法,殺了他。”

一群人看向李沐白,神色之中滿

是遲疑和恐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