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小正太這次參與比賽的目的倒不是贏得比賽,而是想要試試係統大哥給的神級箭術到底如何,是不是空有一個架子!

另外也是想要參加射獵結束以後的宴席。

這個宴席隻有參與比賽的人才能參加,到時候嬴政老貨必定會拿出五糧液,他就可以趁機宣傳一波!

五糧液價格高昂,也就隻有這些勳貴才能買的起!

這是最好的宣傳機會!

如果朝中大臣全都在喝五糧液,民間那些富戶還能不效仿?

即便是自己不喝,走親訪友也得送最好的,到時候根本不用愁銷量!

雖然現在酒坊規模還很小,但名氣需要先打出去。

酒就算再香,巷子深也冇招!

隻有名氣打出去了,以後擴大規模才能生意興隆!

“嗖……”

“咻……”

“唰……”

二三百人衝進林子,破空的聲音不斷傳來。

隻要一隻野雞跑過,嗖嗖的箭羽就衝了過去。

運氣好的能溜走,運氣不好的直接就變刺蝟了!

若是一隻野雞被不同的人射中,那接下來要比的就是速度了,誰先拿到獵物算誰贏。

無論是速度還是射箭的準頭,在戰場上都是至關重要的,這也是為何嬴政要舉辦射獵的原因所在!

“嗷嗚……”

“是狼!”

小正太豎著耳朵傾聽。

“嗷嗚……”

“兩隻?”

又一聲狼叫。

小正太眼前一亮。

這兩聲狼叫一聲略顯尖銳,另外一隻稍微有些沉悶,顯然不是同一隻狼發出。

“嘿嘿,看樣子是找到了一隻同伴!”

兩隻一起解決可就是一百多斤,何必累死累活的去殺那些野雞野兔的。

不僅浪費箭羽,還浪費體力,有那功夫躺會喝點茶不好嗎?

所以,他的目標就是大型動物,小型的就算送到他麵前都不要!

“駕……”

小正太兩隻小腿踢了下馬腹,身下的馬匹立即甩開蹄子跑了起來。

也就是片刻工夫,小正太就在小河邊發現了這兩頭狼的蹤跡。

顯然是跑累了,兩頭狼輪流在河邊喝水,負責守衛的時不時的還叫喚兩聲,召喚同伴!

然而,他的叫聲召喚來的不是同伴,而是小正太。

這個剛剛得到神級箭術的奶娃娃!

不得不說,狼的警惕性是真高,負責守衛的狼雙眼放光,不住的巡視四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小正太,並且仰天高呼,提醒同伴。

“嗷嗚……”

下一秒,另外一隻狼也扭過頭,渾身毛髮直立,前腿繃直,後腿稍稍彎曲,顯然是要開始發動攻擊。

這些狼曾經都被抓到過,又被拔掉了牙齒了利爪,對人類有極大的怨恨,隻要發覺對他們有威脅,肯定會拚儘全力而上!

這也正是嬴飛羽測試神級箭術的最佳時刻!

反手抽了兩根箭羽,搭在弓弦上,瞄準兩頭狼,準備開弓射箭。

“小公子這是準備雙箭齊發?”

就在這時,對麵突然響起一個聲音。

是趙成,此時的他一手拿弓,另外一手拿著箭,隨時準備射擊!

“冇錯!一支一支的玩多冇勁!”

小正太一本正色的點點頭。

此時的他如同箭神附體一般,他很確定,自己這兩隻箭羽發出,必定不會走空!

“小公子力大無窮,就是不知射箭的準頭如何!”

趙成也拉開弓箭,瞄準其中一頭狼。

“試試不就知道了!”

小正太露出一個天真的笑容,右手用力,拉開了弓箭。

與此同時,趙成也拉開弓箭。

“嗖嗖……”

“咻……”

三箭齊發,破空的聲音頓時傳開。

原本三人瞄準的都是河邊的兩頭狼,哪知在最後一秒,趙成箭羽發出的方向竟然是小正太!

並且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黑冰台的侍衛分佈在林子當中,隨時準備營救有危險的人。

不過除了有人呼叫以外,他們通常都會呆在位置較高的樹上,觀察附近的動向。

這裡密林分佈,遮擋視線,並且他是在最後一秒才改變了箭羽的方向,就算有黑冰台注意到他們這邊,也不可能想到他是故意的!

“咻……”

然而,趙成還冇得意過兩秒,不可思議的一幕就發生了。

小正太雙箭齊發,一隻已經穿透了其中一隻狼的大腦,可另外一隻卻將他射出去的箭羽劈成了兩半,直奔他的胸前而來。

他聽到的破空聲也是這隻箭羽發出的。

箭羽的速度很快,趙成瞳孔迅速放大,根本來不及閃躲,胸口猛的中了一箭!

“砰……”

冰冷帶刺的箭頭插入身體後直接穿透,就如那頭狼一般。

“你……你……?”

趙成眉頭緊皺,痛苦的捂著胸口,眼神不甘的看向小正太。

怎麼都不敢相信,明明他箭羽的方向是射向地上的狼,這小子是怎麼發覺,又改變了箭羽方向的呢?

就算是已經發現他居心不良,可這小子明明隻是一個奶娃娃,怎麼能夠有如此爐火純青的箭術,將自己的箭淩空劈成兩半,穿透自己的身體?

“行了,你小子一撅尾巴要拉幾個糞蛋我都知道,本公子可是王老將軍的親傳弟子,有這樣的箭術冇什麼好奇怪的!”

小正太朝他翻了個白眼。

還想陰自己?想多了吧?

“嗷嗚……”

在同伴倒地的同一時刻,另外一隻狼也發動了攻擊,迅速朝小正太狂奔過來。

小正太眯起眼睛,一隻腳準確無誤的踢在灰狼頭上,將其踢飛出去好幾米遠!

“砰……”

灰狼摔在地上,發出一聲悶哼,可還想掙紮著起身再戰。

奈何小正太這一腳實在太過用力,灰狼掙紮了兩下便倒了下去。

“來人啊,來人啊……!”

解決掉了灰狼,小正太突然大喊。

也就是片刻工夫,一名黑冰台侍衛策馬奔騰而來。

“小公子!”

“這傢夥受傷了,將他拖回去!”

小正太朝趙成努了努嘴。

隨後又將剛剛射殺的兩頭狼扔到了黑冰台侍衛的馬背上。

“啊?這……?”

侍衛像見了鬼一般。

倒不是因為趙成的受傷,而是因為小正太這一會功夫就射殺了兩頭狼。

還一手一隻的扔了過來!

“還愣著乾嘛啊?回頭人死了可不怪我!”

“噢!好好好!”

侍衛反應過來,趕緊牽著趙成的馬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