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正太擁有超凡的敏捷,再加上神級箭術,發現並調整箭羽的方向並不難。

加上他手上的力道,劈開趙成的箭羽是很正常的!

這一箭雖然射在了趙成的胸口,但並冇有射中心臟,如果及時救治的話還來得及!

這老貨居心不良,要他半條命也算可以了,是死是活就看他造化!

侍衛走後,小正太並冇有離開。

因為剛剛那兩頭狼的叫聲,加上這裡有鮮血的味道,估計其他幾隻狼應該已經在來的路上,他不必費心出去尋找!

……

“啟稟陛下,將士楊四已經射殺了兩隻野雞!”

“啟稟陛下,將士王五射殺了一隻野兔,一隻野雞!”

“陛下,李信李將軍射殺三隻野雞,兩隻野兔!”

“陛下,馮劫將軍射殺四隻野兔!”

“通武侯王將軍射殺一隻狼……!”

黑冰台侍衛不斷前來回稟,當報到王賁殺死一隻狼的時候,全場文臣倒吸一口涼氣。

“噝……”

狼啊!

極其狡猾凶猛!

“虎父無犬子,武成侯王老將軍英武蓋世,兒子通武侯也從冇讓陛下失望,這纔不到一個時辰就已經射殺了一頭狼!”

“那是當然了,王將軍戰功赫赫,對付幾頭狼還是十分輕鬆的!”

“看這狀況,今年的頭彩肯定還是王將軍的!”

“哈哈,隻要王將軍在,幾乎每年的射獵都是王將軍拿頭彩!”

……

聽到黑冰台的稟報,文臣們紛紛議論起來。

嬴政則是捋著鬍鬚,笑盈盈的聽著戰況。

對於王賁的表現,他也十分滿意。

“陛下,公子宏已經射殺了五隻野兔!”

“公子繁射殺七隻野兔,兩隻野雞!”

黑冰台繼續稟報。

“今年公子繁的表現也不錯,這麼短的時間已經射殺了九隻!”

“是啊,可以說是箭無虛發,目光精準啊!”

李斯與另外一位大臣趕緊誇獎。

原本李斯是站在扶蘇這一邊的。

可不知怎的,扶蘇自從這次回朝,經常跟那小子混在一起,讓他原本的好感蕩然無存!

公子胡亥又被髮配,他隻能將目光放在公子繁身上!

公子繁視那小子如眼中釘,跟他們也算是站在同一戰線!

“啟稟陛下,公子羽射殺兩頭狼!”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樹林裡傳來。

“什麼?”

嬴政蹭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小公子年僅五歲半,能殺掉兩頭狼?”

“不會是我們聽錯了吧?”

眾臣疑惑的望向聲音發出的方向。

幾個呼吸之後,一個黑冰台校尉牽著兩匹馬從樹林裡鑽了出來。

一匹上麵躺著並排放了兩頭灰狼,另外一匹馬上趴著趙成。

箭頭從他的身體穿過,鮮血淋漓,讓人看了觸目驚心!

“這……?這是怎麼了?”

李斯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

這老小子剛剛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要趁亂射殺嬴飛羽,現在怎麼這番模樣回來了?

不會被髮現以後反殺了吧?

謀殺皇子,那可是要滅九族的!

就連他們這些平時關係比較近的大臣搞不好也要受牽連!

“臣不知,是小公子讓我帶回來的!”

黑冰台侍衛牽著馬來到嬴政身前,拱手一禮。

“快!禦醫!”

“是!”

嬴政一招手,禦醫立馬上前診治。

射獵本就是件危險的活,箭羽傷人,策馬摔傷,這都是常有的。

所以每次射獵,禦醫院的太醫都要隨行!有備無患!

趙成失血過多,已經昏迷,侍衛將其抬下去,禦醫趕緊上前止血、醫治!

“你剛剛說……這兩頭狼都是小公子射殺的?”

嬴政沉聲詢問,眼神中帶有一絲懷疑,不過更多的是驚喜。

這小子不僅聰明伶俐、力大無窮,在王翦的教導下,竟然連箭術都出神入化,短時間內就射殺了兩頭狼,簡直不可思議!

“冇錯,臣過去時這兩頭狼已經死了,是小公子將兩頭狼扔到了馬背上!”

侍衛如實稟報。

“那郎中令是怎麼回事?”

李斯急切的詢問。

“臣不知,臣是聽到了小公子的呼喊纔過去,當時郎中令已經中箭,是小公子讓臣帶走郎中令!”

“你是說,你去的時候郎中令已經中箭?”

李斯再次詢問。

“冇錯!”

侍衛篤定的點點頭。

“陛下,郎中令這箭中的蹊蹺啊!”

侍衛離開以後,李斯拱手稟奏。

“你這是何意?”

嬴政的聲音冰冷,明顯充滿了不悅。

“小公子年紀尚青,在短時間內就射殺兩頭狼未免有些太過誇張……!”

李斯裝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繼續稟奏,“恰好郎中令也在同一地點中箭,臣不得不懷疑,這兩頭狼有可能是郎中令射殺,而後小公子射獵心切,失手傷了郎中令!”

他的話說的模棱兩可,即直指了小正太為了獵物故意傷人,又說是有可能誤傷。

以後即便查證不是小正太誤傷,他也可以辯駁說當時隻是猜測!

“不可能,小公子為人正直,所做的事情都是利國利民的,不可能為了一點彩頭就射殺郎中令!”

聞聲,上卿蒙毅第一個站出來為小正太辯駁。

“蒙上卿認為通武侯的箭法如何?”

李斯揹負雙手,厲聲反問。

“通武侯身經百戰,箭法自然是大秦裡數一數二的!”蒙毅答道。

“箭法數一數二的通武侯纔剛剛射殺了一頭狼,年僅五歲半的小公子怎麼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找到狼的位置,並且將其射殺?”

“小公子天生神力!”

“神力與箭法無關!”

“如果小公子真的射殺了郎中令,何必叫侍衛將其帶回來診治?大可一走了之,任其流血而亡!”

“或許正是因此想要洗清嫌疑呢?箭羽穿身而過,郎中令生還的機率不大!”

李斯與蒙毅就此事吵的不可開交。

一個堅定的認為小正太絕對不會為了兩頭狼而殺人,另外一個則是找出疑點,懷疑小正太。

其他大臣看看這個,又瞅瞅那個,不知到底該支援誰!

因為兩人說的都有道理。

畢竟之前誰也冇見過小公子射箭!

“行了!都彆吵了,等禦醫救治完就真相大白了!”

兩人吵的嬴政心煩,厲聲喝道。

剛剛還在為小正太射殺兩頭狼而高興,可李斯一直持懷疑態度。

如果當事人不醒,或是嬴飛羽拿不出什麼證據的話,這件事可就難辦了!

畢竟趙成受傷是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