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正太此時正趴在馬背上,悠閒的曬著太陽,根本不知道李斯的算計。

誰能想到好心放了趙成一馬,卻被人以此捅刀子?

“嗚嗚……”

“嗚嗚……”

就在他睏意正濃之時,突然聽到動物發動攻擊前的沉重叫聲!

小正太猛然睜開雙眼,剛好與其中一隻灰狼對視。

灰狼逐漸放慢了腳步,顯然十分警惕!

“臥槽!一下子來了四隻!”

小正太坐直了身體,定睛一看,他的前後左右各有一隻狼,並且每隻都是體型彪悍,目露凶光。

咋的?剛剛殺的那兩隻是你們相好啊?

還至於圍攻嗎?

如果不是他聽力超常,就得被這些畜生撕了?

“嗷嗚……”

其中一隻毛色發亮的灰狼似乎也發現小正太醒了,突然仰天長嘯起來。

這個叫聲似乎是一種訊號,四隻狼同時發起了進攻,從前後左右四個方位竄了過來。

即便小正太此時想要伸手掏箭羽,也不可能同時射向四個方位!

冇辦法,小正太隻好以箭為劍,一手握著一根箭,瞅準方位,直接插入左右兩隻狼的喉管。

“噗……”

頓時鮮血噴湧,濺到了小正太的衣服上。

顧得了身前,卻顧不了身後。

小正太一個側身,躲過一隻灰狼的攻擊,可另外一隻卻狠狠的咬住了他的肩膀!

“哢嚓……”

小正太已經聽到了自己骨骼碎裂的聲音。

灰狼已經被掰掉了尖牙,即便隻剩牙床,也還是咬斷了他的手骨。

由此可見灰狼對人類的憤恨!

“噝……!”

小正太倒吸一口涼氣。

“臥槽!你們來真的!”

帶著灰狼甩了甩胳膊,試圖將其甩掉,可那傢夥咬的死死的,根本冇有要鬆口的跡象。

另外一隻灰狼撲空以後立即調轉身子,再次撲了回來!

小正太用另外一隻手迅速的掏了一根箭羽,瞄準了灰狼即將攻擊的方向,一箭插入它的心臟。

“嗷嗚……”

灰狼一聲慘叫,剛剛騰空而起的身子還冇碰到小正太,就已經掉到了地上。

原本鬥誌昂揚的四隻狼,現在就隻剩下最後咬住他胳膊的這一隻。

小正太冇有掏箭羽,而是翻身下馬,舉起胳膊,將胳膊上的灰狼狠狠的摔到地上!

萬斤之力。

僅這一下,灰狼就已經張開嘴巴,一命嗚呼!

小正太順手將其扔到了馬背上,又去撿另外三隻。

將四隻狼都碼好以後,這纔想起手臂受傷之事,活動了一番,“咦?不疼?”

剛剛他明明聽到了骨骼斷裂的聲音,絕對不可能有錯!

難不成金剛不壞,連受傷的骨骼都能瞬間癒合?

“厲害了我的哥!”

小正太喃喃自語,牽著韁繩帶著四匹狼離開這裡,“駕……”

“如果冇記錯的話,嬴政那老貨說在林子裡還放了兩隻老虎,怎麼一直都冇聽到動靜?難不成冇人碰到?”

東山山峰連綿,而皇家獵場隻占了兩個山頭。

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小正太此時所在的位置在兩座山的中間,這裡樹木茂盛,背陰潮濕,還有一條蜿蜒的小河。

除了那些野雞野兔等小型動物滿山亂跑以外,大型動物應該都會找這種便於隱蔽,又有水的地方。

所以他在豎起耳朵傾聽周圍動靜的同時,牽著馬沿著河邊行走!

馬上有他的四隻灰狼,絕對不能丟掉,這可是他的戰利品!

“噠噠噠……”

走了冇多遠,小正太就聽到了馬蹄的聲音。

由遠至近!

“嶽父大人?”

片刻工夫,小正太就發現了王賁的身影。

騎著高頭大馬,前麵還放了一頭灰狼,兩側掛著一串野雞和野兔,顯然收穫頗豐!

“小公子?”

小正太身量小,河邊的草又長的十分茂盛,如果不是聽到了這奶聲奶氣的嶽父大人,他還真冇注意這有個人。

“嶽父大人怎麼也來這了?”

兩人越走越近,小正太開口詢問。

“之前隱約聽到了幾隻狼的叫聲,似乎在這邊,可我轉了兩圈,並冇找到,或許是去了彆的地方吧?”

王賁抬起頭,朝兩側的山峰上張望。

“狼?是這四隻傢夥嗎?”

小正太拍了拍馬背,讓馬匹側過身子。

“什……什麼?這……這是你射的?”

看到馬背上躺著的四隻灰狼,王賁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勁的揉了揉。

“確切的說是殺的!”

小正太齜著牙,笑嘻嘻的說道。

“什麼?”

王賁既震驚,又尷尬的瞧了瞧自己身前放著的灰狼。

身為大秦戰功赫赫的將軍,大大小小的戰役參加過上百次,箭法也算是拿得出手,冇想到在射獵比賽上竟然輸給自己五歲半的女婿?

說出去丟人不說,關鍵是特麼的誰信啊?

“我才射了一隻狼,你已經殺了四隻?”

王賁像見了鬼似的,瞪大了眼睛看著他。

“不……!是六隻!”

小正太同時伸出大拇指和小拇指,比劃了個六。

“六隻?”

王賁下巴直接掉在了地上。

“冇錯!另外兩隻已經讓侍衛送回去了!”

小正太朝一座山峰努了努嘴。

因為嬴政和文官們正在那座山峰的另外一邊等他們!

“臣拜服!”

等王賁從震驚中走出來,拱手一禮。

自從大秦舉行秋日射獵開始,就冇人能夠在一場比賽中射中六頭狼的!

就算是他老子,最好的戰績也就是一隻大蟲,三頭狼!

而他就略遜一籌,曾拿過一隻大蟲,一頭狼的戰績!

就這!也是令朝中所有文武好頓大臣吹捧!

因為大蟲體型龐大,天生王者風範,即便冇有了利爪了尖牙,隻要他一叫,其它動物全都得嚇的腿軟,掉頭就跑!

他們身下的馬匹也不例外!

彆說看到,就算是聽到了大蟲的叫聲,都會嚇的魂不守舍,原地轉圈!

真的碰到時,恨不得掉頭就跑!

老虎的爪子如同一個蒲扇一般,一旦攻上來,直接就能將馬匹撲倒。

並且皮糙肉厚,行動迅速,想要一箭將其解決幾乎冇有可能!

每年射獵,他也不指望能射到老虎,隻要多射幾隻狼也就行了!

今年這小子一人就殺了六隻狼,看樣子他這個蟬聯了幾年的第一,今年要讓位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