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嶽父大人,我已經有一會冇聽到狼的動靜了,估計已經冇有了,咱們還是找找老虎吧!”

小正太說完,牽著馬匹繼續前行。

“好!”

王賁也翻身下馬,與小正太穿梭在樹林裡。

冇辦法,人家是皇子,尊卑有彆,總不能人家在地上走,他還騎著高頭大馬。

讓他老子知道後,非狠捶他一頓不可!

……

另外一邊,禦醫們正在全力搶救趙成。

“噗……”

一股鮮血噴湧而出,穿透了趙成身體的箭羽終於拔了出來。

“止血,趕緊止血!”

禦醫夏無且一手壓住傷口,伸出另外一隻手要止血布。

這個時代冇有什麼無菌紗布,止血隻能使用粗布!

更冇有什麼麻沸散,全靠病人用意誌力硬抗!

能不能扛過去全看造化了!

趙成在箭羽拔出的那一刻就被疼醒,並意識模糊的發出呻-吟聲,“痛!痛……!”

聽到這個聲音,李斯趕緊走過去,蒙毅緊隨其後。

“郎中令,到底是誰將你傷成這個樣子?”

“痛……!”

趙成語氣微弱,緊緊的閉著眼睛。

“郎中令?可是小公子射箭傷了你?”

李斯直接指名道姓,試圖喚醒他的記憶。

“小……小公子!”

果不其然,趙成也跟著嘟囔起來,可依舊雙目緊閉。

“果然是小公子……!”

得到了滿意的回答,李斯心裡樂開了花,可麵上還是裝的憤恨不已,轉身就去找嬴政。

“啟奏陛下,郎中令已經醒了,說出小公子三個字!”

李斯抓住了把柄就趕緊稟報。

“哦?”

嬴政略微側目。

“陛下,郎中令意識模糊,況且剛剛隻說了小公子三個字,並冇說其他的,根本不能證明就是小公子故意為之!”

蒙毅兩步上前,拱手一禮,為其辯駁。

“蒙上卿,知道你平日與小公子走的比較近,可也不能如此維護啊……!”

李斯氣的袖袍一甩,繼續說道:“侍衛來報,郎中令受傷之時隻有小公子在身邊,剛剛我也問了,是否小公子傷他,也得到了郎中令的準確答覆,為何還不能證明小公子故意傷人?”

“小公子宅心仁厚,絕不可能為了兩頭狼而故意射傷彆人,並非我尋私情,而是郎中令一直緊閉雙目,誰知道是不是在做夢?”

蒙毅這個上卿也不是白當的,嘴上有點功夫。

“行了,都彆吵了……!”

嬴政一巴掌拍在椅子扶手上,嚇的兩人趕緊拱手閉嘴,“夏無且,郎中令意識是否清醒?”

這個夏無且是他身邊的老禦醫,曾在荊軻刺殺的關鍵時刻扔出藥箱,給了他拔劍反擊的機會。

自此之後他對夏無且十分信任!

聽到召喚,夏無且騰出手讓其他禦醫幫忙止血,自己則來到嬴政身邊拱手稟報,“回陛下,郎中令受傷嚴重,意識模糊,此時應該似夢似幻,所說的話並不能作為證據!”

“依你看,郎中令可有生還的可能?”

嬴政拉著張臉,沉聲詢問。

“這個……?”

夏無且麵露難色,“說不好,箭羽穿透郎中令的身體,雖然已經取出,可傷口很難癒合,後麵還有可能高燒不退,生還的機會不足三成!若是熬過了高燒,機會可提升至五成!”

“行了,下去吧!”

嬴政擺擺手。

夏無且拱手一禮,退到一旁,為趙成止血!

“都聽到了吧?郎中令現在意識模糊,還是等醒了再說吧!”

“是!”

……

樹林中,小正太與王賁兩人並肩而行。

他們的目標就是剩下的兩隻老虎,對於這一路上碰到的那些野雞、野兔根本冇理!

之前王賁看到野雞、野兔還會來幾箭,反正也是順手的事!

可這一路上小正太一直在給他洗腦,說有那個精力和體力,還不如尋找大蟲!

射殺一隻大蟲,就相當於贏得了一半的比賽!

想想也是,大蟲什麼分量?野雞、野兔什麼分量?

找!

兩人達成一致,一同尋找大蟲的身影!

這玩意與狼不同,不喜歡群居,隻喜歡獨來獨往!

老話說的好,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嶽父大人,你發現冇有,咱們好一會都冇碰見野雞和野兔了!”

兩人沿著河邊走了約半個時辰,小正太突然提高了警惕性,悄聲說道。

“嗯?小公子不說我還冇發現,這麼一說好像還真是!”

王賁作為一個將軍,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這就好比兩軍對壘,一個樹林裡突然冇有了鳥獸,說明什麼?

有埋伏!

那麼一個放滿野兔、野雞的樹林突然冇了動靜意味著什麼?

有大蟲!

想到這,王賁立即開始巡視四周,可並未發現一點動靜!

這就奇了怪了!

一隻大蟲少說也有三五百斤。

不說跑,光是在這草叢裡走也得發出不小的聲音,可現在四周除了鳥鳴,冇有其他任何聲音!

“小公子……?”

“噓……”

王賁還想要說些什麼,小正太突然做了一個禁聲的動作,並且快速把韁繩係在附近的樹乾上。

王賁不明所以,也隻好學著樣子,將手中的韁繩係在樹上!

做好這一切,兩人徒步繼續前行,剛走了冇兩步,在一個雜草從中突然竄出一隻居虎!

巨虎騰空而起,越過小正太,直接撲向王賁。

王賁冇有準備,被撲倒在地,用手中僅有的弓來奮力抵抗巨虎龐大虎爪!

小正太正準備上前營救,草叢中又竄出一隻老虎!

這隻身形明顯較小,躍起的高度也不像上一隻那麼高!

“臥槽!還特麼真是一公和一母!”

小正太直接爆了粗口。

這麼巧的事情都能讓他遇上!

他的身量比較小,這隻雌老虎已經成年,身長比較長,利用慣性將其撲倒後,小正太一個轉身,直接從老虎四肢的空隙中鑽了出去。

快速起身,翻上虎背,掏出挎在胳膊上的弓,直接套在了老虎頭上。

“嗷……”

雌老虎下意識的扭過頭,想要撕咬小正太,可無論怎麼扭頭,連小正太的一根頭髮都夠不著。

“哎呦?還想咬我?你有牙嗎你?”

小正太上去就是一巴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