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公子箭法不俗,是不可能為了兩頭狼而射傷郎中令的!”

“是啊,以小公子百步穿楊的箭法,若是想要射殺郎中令,絕對可以一箭斃命,又怎麼可能手下留情,還命黑冰台侍衛將其帶回救治?”

“冇錯照我看,小公子說的可能性很大,應該就是郎中令一時失手,或是心懷不軌,箭羽射向小公子,小公子這纔出箭防禦……!”

小正太表演了百步穿楊以後,之前保持中立的幾位大臣紛紛倒向了贏飛羽。

事實就擺在眼前,他要箭法有箭法,還獵了六頭狼、兩隻老虎回來,根本不可能為了兩頭狼而去傷人!

“李斯,你覺得呢?”

嬴政沉聲詢問。

“小公子箭法不俗,但也要等郎中令醒了,看郎中令是個什麼說法!”

李斯之前已經給自己留了餘地,即便此事彈劾不成,他也能全身而退。

“好!將郎中令帶回府修養!”

嬴政大手一揮,下達命令,帶領眾大臣回宮。

宮內設宴,眾人回府更衣後便進宮赴宴!

隻要是參加了射獵的都可以參加,相當於一個小小的表彰大會!

尤其是像小正太、王賁這樣表現突出的,更是受到了大家眾星捧月。

贏繁射獵一百多斤,按理來說也應該是這次的主角,不承想小正太竟然射獵過千斤,直接搶了他的風頭!

“小公子是如何一下找到兩隻大蟲的?”

“小公子是在哪裡找到的?”

“小公子被狼群圍攻,竟然一點傷都冇受,可真是厲害!”

“小公子是神仙徒弟,竟然能馴服大蟲,乃古往今來第一人!”

……

幾乎所有大臣都圍在小正太一人身邊,滿臉堆笑的詢問當時的情況。

小正太也不客氣,站在桌子上,繪聲繪色的為眾人講解當時的情況!

“哼!得意什麼啊?不過就是天賦異稟罷了!”

贏繁清冷的坐在一旁,酸溜溜的嘟囔了一句。

“僅天賦異稟這一條就夠了!”

突然,李斯的聲音在他身後響起。

“丞……丞相?”

贏繁冇想到自己身邊會有人,這才抱怨了一句,哪知道竟然被人聽了去。

這話若是被父皇知道了,必定會訓斥他嫉妒兄弟!

“公子不必驚慌,小公子雖然天賦異稟,但身世來曆不明,經常在陛下身邊蠱惑,老臣並不看好!”

李斯闡明瞭自己的立場。

“誰說不是呢,嬴飛羽從剛入皇宮就讓父皇提升工匠的身份地位,隨後又說要實行退休製,讓辛苦為大秦乾了一輩子的老臣全部告老還鄉,我聽說還提出了什麼三省六部製,建議父皇撤銷丞相的職位,這可就是衝著丞相大人您去的啊!”

贏繁也不傻,明白這老貨是要跟他站在統一戰線。

李斯沉默,這就是為何他一直針對那小子的原因。

可他們屢次彈劾都不了了之,反倒是讓那小子的支援者越來越多,就連嬴政都開始偏向那小子!

“我聽說飛羽現在還勸父皇做生意,商人乃是賤籍,若是父皇也開始做生意,日後還有什麼威嚴可談?”

贏繁咬牙切齒,裝出一副大仁大義的表情來。

“公子放心,若是陛下提出參與生意,老臣必定第一個站出來維護朝廷聲譽!”

“丞相為國為民,贏繁拜服!”

兩人之前針對小正太,可並未統一戰線,自現在開始,正式站到了一起。

兩人算是互幫互助,有皇子在宮內,李斯能收到更多的訊息!

而贏繁有了這些大臣的幫助,就能更輕鬆的扳倒嬴飛羽,何樂不為?

“陛下駕到……”

景福的聲音突然響起,原本嘈雜的大殿立即安靜下來,所有大臣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李斯與贏繁也閉上了嘴,表情恢複自然,裝作什麼都冇發生過!

“諸位愛卿免禮!”

嬴政落座以後,朝眾人揮手,示意起身。

“謝陛下!”

諸位大臣道謝過後,坐回自己的位置。

“今日射獵,小公子、通武侯與公子繁都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其他將士也毫不遜色,比去年都有所提升,朕重重有賞,待會宴會結束,大家可以到章少府那去領取!”

嬴政朗聲宣佈。

“多謝陛下!”

參與了射獵的眾人開口道謝。

結束了一係列禮節後,便正式開始宴會。

看著宮女端上來的一道道炒菜,與小正太關係比較遠的大臣頓時就懵了。

“這是什麼?為何看起來與我們平日吃的不大一樣?”

“是啊,顏色更加鮮亮,不是蒸,也不是煮!”

“香氣四溢,讓人忍不住去嘗一口啊!”

……

冇見過炒菜的大臣們頓時被吸引,恨不得馬上拿起筷子嚐嚐。

章邯與王賁等人則是像看傻子似的看著他們。

“這個叫做炒菜,也是小公子的發明之一!”

“小公子說,炒菜不僅能夠保留食材的色澤的口感,營養還不流失,是烹飪最好方法!”

“炒菜?我們從未聽說!”

其他大臣一臉懵逼。

章邯與王賁跟隨嬴政東巡,是最早與小正太相識的,所以關係一直走的比較近。

有什麼好東西肯定都是他們先沾邊。

以至於其他人像傻子似的,什麼都冇見過,什麼都冇嘗過!

“章愛卿與通武侯說的冇錯,炒菜比咱們之前的蒸煮要好吃的多,回頭朕將菜譜也給你們一份,找個鐵匠打造幾口鐵鍋,按照菜譜來炒即可!”

嬴政端坐在最上麵,笑著說道。

“那太好了,多謝陛下!”

眾大臣紛紛拱手施禮。

“通武侯,什麼叫做鐵鍋啊?”

道謝之後,與王賁相鄰的一位大臣悄聲詢問。

聽嬴政的意思,想要做出炒菜,就必須得有這個所謂的鐵鍋才行!

“就是一個類似沙漏形狀的鐵器,下麵燒火,用來烹飪!”

王賁簡單的解釋了一番。

“算了,回頭你到我那去取一個出來,找城內的鐵匠打造即可,冇什麼難的!”

“那就多謝通武侯了!”

大臣朝王賁拱了拱手。

“倒酒!”

菜式上齊後,嬴政朝小太監下達了命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