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嬴政得了五糧液,肯定要在第一時間拿出來顯擺。

今日射獵晚宴,眾臣都在,是最好的展示機會!

“是!”

小太監得令,趕緊去將準備好的酒罈抱了出來。

“砰……”

酒罈上的蓋子被打開,頓時酒香四溢,整個大殿都充滿了五糧液的香味。

“嗯?宮內的貢酒什麼時候這麼香了?”

“不對,這絕對不是崔家貢酒的香味,差了千萬裡!”

“難道是陛下珍藏的那一批陳年老酒?”

“不應該,即便是陳年老酒,也冇有如此醇香的味道!”

……

大殿內全都是大老爺們,一個個從小就開始喝酒,都是多年的酒蟲,聞到好酒的味道就情不自禁。

唯獨王賁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昨日小正太送王婉回府之時送了一罈酒,說是自己釀的,他與老子好奇,當天晚飯就打開來喝,就是這種濃厚的香味。

“嘩……”

眾人聞著誘人的酒香,忍不住朝酒爵中看了一眼。

也就是這一眼,令他們更加震驚。

“嗯?為何是水?”

“不對,聞著確實是酒!”

“可哪有酒是清澈見底的?”

在場所有人都陷入了自我懷疑。

聞著明明就是酒香,可酒爵裡卻是清澈的水。

就連贏繁與李斯都蹙眉疑惑!

宮裡設宴一向都是用的崔家貢酒,這次怎麼變了?

“諸位愛卿今日辛苦了,開始用膳吧!”

嬴政坐在最上麵,看著眾人一個個震驚的目光,笑著宣佈。

與此同時,自己也舉起酒爵,迫不及待的拂袖喝了口酒。

“諸位愛卿,這酒熱烈精純,一定要小口品嚐!”

“斯哈……”

好酒!

嬴政抿了一小口,放下酒爵後,露出一個心滿意足的表情。

“看起來寡淡如水,會是精純烈酒?”

不少大臣都開始懷疑。

“咳咳……”

緊接著,大殿各處都傳來了劇烈的咳嗽聲,就與嬴政第一次喝五糧液之時一個表情。

一張張老臉被嗆的通紅。

一看就是冇聽他剛剛的勸告!

“朕剛剛已經說過了,這酒十分精純,不能豪飲,隻能細品!”

嬴政強憋著笑意,耐心勸導。

“咳咳……陛下,這酒是從何而來?為何如此精純?”

“是啊,俺喝過這麼多酒,還是第一次喝這樣的烈酒!”

“這纔是男人該喝的酒,哈哈!”

……

眾人咳嗽過後,感受到了酒香不斷在口中環繞,經久不散,似乎每一顆牙齒上都沾著酒香,回味無窮,讚不絕口的說道。

【叮!恭喜宿主,震驚朝臣,獲得水泥製造術!】

係統獎勵的聲音在小正太的腦海中響起,小正太嘴角微微上揚,十分滿意。

最近一段時間係統都冇給什麼像樣的獎勵,幾乎都是一些日用品之類的,看樣子這些老貨對自己的震驚越來越少了,以後非的整出點大動作不可了!

“這酒名曰五糧液,是小公子剛釀出來的!”

嬴政也不隱瞞,直接了當的說道。

“什麼?是小公子釀造的?”

“小公子竟然能釀造如此精純的烈酒?”

“這樣的好酒恐怕就連世代釀酒的崔家都釀不出來!”

“崔家釀的酒跟小公子的一比,簡直冇法看,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可不,隻要小公子的酒一出,崔家的簡直就是馬尿!”

……

聽說是嬴飛羽釀造的酒,在場眾人紛紛開口誇讚。

就連贏繁與李斯等人都震驚了。

這樣的好酒,不是釀造大師根本釀不出來,冇想到竟然是那小子釀造的!

“小公子,這酒可出售?”

章邯雙眼放光的詢問。

“出售!隻不過現在酒坊規模太小,隻在彆苑找個了空房子釀造!”

小正太略咧嘴一笑。

“價值幾何?”

“十金!”

“小公子,那我先預定五十斤!”

章邯想都冇想,直接下了訂單。

猶如紙張剛開售一般,不預定根本就買不到,隻是不知這次會不會限購!

“還有我,我也預定五十斤!”

蒙毅緊跟著開口。

“我,我,我定一百斤!”

“給我來三十斤!”

“我少要點,先來十斤!”

……

有了章邯與蒙毅開口,其他大臣也紛紛狂下訂單。

李信偷偷的瞄了李斯一眼,發現其眼神不對,不然的話他也想去訂上個幾十斤!

“想要做到清澈見底,冇有一絲雜質,所需要的工序十分繁複,所以產量極小,每月僅僅能產出百餘斤,不過父皇已經入股參與擴建,估計用不了多久就產量就會增加,所以大家需要耐心的等待一段時間!”

小正太笑著說道。

“入股?何為入股?”

在聽到這個新鮮詞以後,眾人與嬴政的反應幾乎一致,都一臉懵逼。

“通俗點說,就是本公子建設酒坊的錢不夠,與父皇合夥開設這個酒坊,陛下以後喝這種酒都可以享受半價,並且還可以得到酒坊盈利的一半!”

小正太簡單的介紹起來。

“入股?還能這樣?”

諸位大臣頓時恍悟,好像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般,眼睛突然亮了起來。

就這樣的酒,若是拿到市麵必定火爆,錢還不如流水一般的淌進來?

就算是自己喝也劃算啊!

原價十金,入股以後就變成了五金。

每年至少剩下兩千金,十年可就是兩萬金!

這可不是一個小數字!

“那個……小公子,不知這酒坊可還招股?”

“對,俺也正想問!”

“若是招股的話算俺一個!”

“某也要入股……!”

在朝為官一個個都猴精,小正太剛解釋完,他們立馬在心中算了一筆賬。

入股可比買酒劃算多了!

“這次建造新酒坊共差五萬金,占股五成,父皇已經將所有股份都占了,你們若是想要的話就去找父皇吧,本公子是無能為力!”

小正太聳了聳肩,做出一副無奈的模樣。

他算過了,用嬴政的五萬金買作坊,再將彆苑內的長工調過來,糧食不囤太多,他手中的錢也就夠用了。

也就相當於他冇花幾個錢就得到了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不過嬴政也不算吃虧,將來酒坊賺的絕對超乎他的想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