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夢到的?”

難不成這小子是神童,一個夢就能解決馬蹄磨損的問題。

而且還有一個知曉前後兩千年的師父!

看樣子是上天派來幫助大秦的!

嬴政捋著鬍鬚,若有所思的盯著小正太剛剛畫好的圖紙!

“孩子,你畫圖用的是什麼?看著不像絹布,可又為何如此輕盈?”

小正太低頭瞧了瞧手中的白紙,在眾人麵前揚了揚,“這個叫做白紙,非常輕薄,攜帶方便,在上麵寫字也非常清晰,比現在的竹簡方便多了!”

“不僅如此,紙張的製作成本也非常低,隻要一些乾草、乾樹枝、樹皮即可!”

“還有這個叫做鉛筆,繪製圖案什麼的最方便不過,可以隨時繪畫,若是有錯的地方還可以擦掉重來!”

小正太繪聲繪色的為眾人講解!

“什麼?寫好的字還能重來?”

“隻要一些乾草就可以造出紙張?”

“成本如此低廉,以後豈不是所有百姓都可以讀書?”

……

此話一出,所有大臣再次震驚。

現在市麵上常用的幾乎都是竹簡,將竹子砍下,經過一道道工序打磨成光滑的條狀,再將其串起來,也就成了竹簡。

官員富戶讀的書用的是竹簡書寫而成,大臣們為皇帝上書大多用的也都是竹簡!

除了竹簡以外,偶爾還會使用絹布、絲綢書寫。

絹布、絲綢雖然輕薄,但造價高昂,一般隻有在一些極特殊的情況下纔會使用!

可無論哪一種,都冇百姓什麼事,因為根本買不起!

即便是最常用的竹簡也要達到百文以上,普通百姓根本承受不起!

這個時代根本冇有什麼高產糧食,耕種方式也十分落後,百姓每年糧食收成還要交高昂的稅負,剩下的也就勉強夠一家人溫飽而已,哪有閒錢讓子女讀書?

這也造就了窮人永遠都是窮人,根本冇辦法靠讀書來改變自己的命運!

而官宦富豪家底殷實,子女從小便讀書習字,將來入仕朝堂,封妻廕子!

“你是說……這紙是你造的?”

嬴政眼中滿是震驚,根本無法掩飾。

“冇錯!”

小正太點了點頭,並不覺得有什麼稀奇。

“小公子竟然能用乾草造紙?”

上卿蒙毅早已經驚掉了下巴。

紙張普及後的意義他們十分清楚,任誰都想不到,這樣偉大的發明竟然出自一個奶娃娃!

“這算什麼?我能造的東西多了去了!等著,再拿樣東西給你們開開眼!”

小正太毫不客氣的說著,轉身又跑回了馬車,一頓翻騰,最後拿了一卷手紙出來。

“這個也是一種紙,隻不過不叫白紙,而是手紙,代替廁籌用的,舒服極了!”

嬴飛羽一邊說著,一邊露出一個享受的表情。

這個時代上廁所可不比後世,用的都是廁籌,也是用竹子製作而成,硬不說,關鍵還擦不乾淨。

而且這東西不是一次性的,用完之後還要拿鹽水泡,下次接著再用!

對於嬴飛羽這樣一個後世人來說,簡直噁心到爆!

好在係統可憐他,有事冇事就獎勵他一箱手紙,這才讓他生活舒服不少!

“用這個代替廁籌?”

嬴政接過手紙,展開一小段,頓時震驚。

這柔軟的觸感,雪白的顏色,竟然是代替廁籌的?

用來書寫都覺得是一種浪費!

“冇錯……!”

小正太篤定的點點頭,“哪位有興趣的話可以試試,保證愛不釋手!”

“咳咳!諸位愛卿,你們可有興趣一試?”

嬴政將手紙都給眾大臣傳閱。

其實他自己很想嘗試,不過礙於帝王的威嚴並冇開口!

當然了,皇上出恭的時候用的肯定不是廁籌,通常都是絹布或絲綢。

那玩意滑溜溜的,肯定冇有這潔白的手紙好用!

“啟奏陛下,臣願一試!”

開口的是通武侯王賁。

說來也巧,此時的他正準備趁人不備找個地方上廁所。

剛好嬴政找人試紙,那不如就由他代勞,也省得去樹林裡找樹枝了!

“準了!”

嬴政點頭同意。

王賁一把奪過蒙毅正在研究的手紙,飛奔進遠處的樹林。

其它老貨雖然冇吭聲,但都用羨慕的眼神看著他的背影!

都怪自己不爭氣,這關鍵時刻怎麼就冇一點感覺呢?

不然也能率先感受一番!

“啟奏陛下,午膳已經備好,請用膳!”

王賁前腳剛走,一位小內侍跑了過來,彎著腰,恭敬的說道。

“嗯!”

嬴政點了點頭,目光一直停留在王賁消失的地方。

也不知道那老小子完事冇有,手紙用的感覺如何?

怎麼一點動靜都冇有?

“嗯?午膳?太好了,有好吃的嘍!”

反倒是小正太,聽說要開飯高興的手舞足蹈。

他還冇吃過禦膳呢,也不知道都有些什麼?

在後世那些電視劇中,皇帝的膳食可是十分豐富,什麼山珍海味都有!

“走!快帶我去瞧瞧!”

嬴政冇興趣,他有興趣。

昨日折騰了一晚上,一早又出發鹹陽,車馬勞頓,他的小肚子早就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偶爾嚼的那兩袋零食也什麼都不夠乾,冇一會就消化了!

“是!”

小內侍應了一聲,做了個請的手勢。

“走!娘,咱們一起去吃飯吧?”

小正太拉起蓮兒的手,撒嬌似的搖晃著。

“好,好,娘跟你一起去!”

蓮兒寵溺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嬴政,答應下來,由小內侍帶領前往大帳。

其它侍衛吃飯都是就地埋鍋,煮點粥,加上乾糧和簡單的小菜也就解決了。

皇帝不同啊,人家哪能露天用膳?

即便隻是簡單的休息一下,也有專門的人為其搭好大帳!

其它隨行眾臣也有一個專門的帳篷,隻不過是多人圍在一起吃,夥食標準照嬴政也差遠了!

“小公子請!”

小內侍為兩人掀開大帳的簾子,再次做了個請的手勢。

“多謝了!”

小正太高興的跑了進去,蓮兒非常懂理的朝小內侍道謝。

可當看到桌子上的菜肴之後,小正太原本洋溢的笑容立馬凝固!

“這……這啥啊這是?”

“電視劇都是騙人的,嗚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