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朕準了,既然你小子是為了大秦的發展,朕就給你這個賺錢的機會!”

嬴政稍加思索,心情愉悅的點頭答應。

這小子說的冇錯,他是大秦的皇子,他的錢就是大秦的錢,並且他賺了錢也是為了給大秦培養人才,冇什麼不好!

反正現在鐵礦有限,能夠增加鐵的產量對大秦來說也是極大的發展!

無論怎麼看朝廷都不虧,頂多能算是雙贏!

“好,回頭有空我便將鐵礦的地理位置繪製出來,父皇隻要派人去勘察就好!”

小正太自然立馬答應。

要知道,鋼鐵製造出來,以後賺的錢可就不是一點半點了!

後世那些鋼鐵大亨都能站在富豪榜上的!

雖然他早就知道那些鐵礦的位置,可冇有朝廷的介入,根本無法大量開采。

即便雇傭大量的人力去開采了,也會被人盯上,引出不小的麻煩,倒不如讓朝廷去開采,就算有人想打主意也不敢動!

而鍊鋼需要技術,就算有人看到了眼紅,也是無可奈何,隻能乾瞪眼!

“走吧,咱們去瞧瞧酒坊!”

敲定了鍊鋼之事,嬴政又站在院子裡看了一會韓信等人練兵,這才挪動步子,由小正太帶領,朝酒坊走去。

“嗯?好香的酒啊!”

一進酒坊的大門,嬴政等人立馬露出一臉享受的表情。

“就是這個味!”

酒坊的味道與那日晚宴上五糧液的味道一樣,香醇、濃烈。

章邯還納悶呢,為何家就住對麵,他竟然一點味道都冇聞著。

若是早點聞到,或許酒坊的大股東就是他了呢!

“這裡暫時有五糧液、清風和美人醉三種,以後還會繼續研究,新增新酒……!”

小正太走在前麵,為幾人介紹,“五糧液現在產量很低,隻有百餘斤,等到月底的時候會按照股份的多少來分配,等到新的廠房建好,大量生產以後,就有可能滿足大家所有的需求!”

“百餘斤?”

蒙毅一邊觀看酒坊,一邊捏著手指掐算起來,“我占股半成,每個月也就是……五斤酒左右?唉!每天也就是不到二兩,隻能省著點喝了!”

“將就一下吧,冇聽小公子說嘛!等到酒坊建立起來,咱們能分到的量也就多了,冇準還能有剩餘對外銷售呢!”

王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著勸說。

反正他家裡還有一罈,加上酒坊分配的,肯定能撐到新的酒坊修建完畢!

“小公子,酒坊還是快點修建吧,彆說五斤,就算是百餘斤都給俺老章,也就夠俺一個月喝的……!”

章邯也迫不及待的想要擁美酒入懷,“修建酒坊若是人手不夠的話小公子就開口,我府內的家丁、府兵隨時聽候調遣!”

為了能夠增加進度,章邯不惜將自己家人都借出去。

“對,俺們府上的那些家丁也都閒著呢,可以過去幫小公子乾點雜貨!”

“還有我府上的,隨叫隨到!”

其他幾人也紛紛開口。

“多謝幾位的好意,可暫時還用不到,黃遠正在帶領工匠研製水泥,等到研製成功了才能對酒坊進行翻修,恐怕還得幾天!”

小正太拿起乾瓢,舀了一點五糧液,淺嚐了一口說道。

還真彆說,這味道不賴!

等到大量釀造上市以後,必定受到城內富戶的追捧!

“水泥?這又是何物?”

嬴政好奇詢問。

現在的他已經適應了這小子嘴裡經常冒出新鮮詞,也不會再去追問從何處學來的。

“一種建築材料,比現在的任何土質都要好……!”

小正太又浪費口舌,為幾人詳細講解了一番。

幾人如同傻子一般,聽的一愣一愣的。

“小公子當真是神仙的徒弟,竟然將這些土質混合到一起,得到一種更為堅硬的東西!”

章邯佩服的五體投地,就差冇跪在地上磕兩個了。

“這算什麼?本公子還有另外一個神器,保證讓你們驚掉下巴!”

看這裡也冇外人,小正太打算拿出兵工廠剛剛生產出來的土蕾。

前幾日他們已經在城外的大山裡測試過,成功爆破,威力不小,現在已經開始投入生產!

也是時候跟嬴政彙報了!

“什麼東西?”

一聽說還有驚喜,嬴政立馬來了興趣。

自從這小子來到鹹陽,每次搞出的東西都能讓他感到驚喜。

現在的他甚至已經開始期待與這小子見麵,保不齊就鼓搗點什麼出來!

“東西太大,在這看不了,咱們得出城!”

“出城?什麼東西能大到那種程度,連鹹陽城都裝不下?”

“裝倒是能裝下,隻不過代價有點大!”

小正太嘿嘿一笑,突然跑到韓信身邊,附耳說了幾句話,又倒騰著小短腿跑了回來。

上次測試除了兵工廠的人以外,還有韓信,其他人暫時還不知情!

這件事暫時還冇有公開的必要,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幾人乘坐馬車,冇多久就出城來到城外的山上。

這裡綠樹成蔭,猛獸也不少,所以平時也冇什麼人會來,所以小正太才挑中這裡!

“父皇,您瞧,這就是我所說的神器!”

抵達目的地,小正太這才從帶著的一個包袱內取出類似陶罐的東西。

比成人拳頭要大,冇看出有什麼稀罕。

“就這麼一個小玩意,你小子就說朕的鹹陽城裝不下?”

嬴政看到包袱內的東西後,頓時就來了火氣。

鹹陽城可是大秦的都城,最為繁華,竟然被人說裝不下這麼個小玩意?

對他來說就是變相的鄙視!

不能忍!

若是換了其他皇子,他肯定就一巴掌拍上去了!

其他幾人跟他的想法差不多,冇看出有什麼其他的門道!

“父皇,您彆著急,耐心看著!”

小正太不疾不徐的朝韓信努了努嘴。

韓信立馬會意的點點頭,抱著土蕾跑進樹林。

也就是片刻功夫,在林子裡大喊,“都準備好了,小公子!”

“點火!”

小正太下達命令,顯然十分興奮。

而嬴政則是麵無表情,冇有一絲期待!

原本在馬車上的時候他還很好奇,可當下了馬車看到那黑黢黢的東西後,立馬冇了興趣。

更何況還被小正太嘲笑鹹陽城裝不下!

王賁等人也差不多,冇覺得那玩意有什麼稀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