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裡逃生回到鹹陽城的將士,將這幾日的遭遇當著眾大臣的麵講述了一番,惹的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趙佗這是打算公然與朝廷為敵了,連敷衍朝廷派去的使者都不願意,直接就下了殺手!

“陛下,臣願意帶兵出征,前往南海郡,將那擁兵自用的叛徒抓回來!”

瞭解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將軍李信第一個站出來請纓。

大秦以軍功為傲,若是能夠在這個時候立下一個軍功,以後在朝堂中的話語權可就更重了。

“李將軍帶兵無數,也有不少經驗,確實是個不錯的人選!”

李斯連連點頭讚成。

畢竟是自己這邊的人,多立點軍功是好事!

“冇錯,李將軍年輕,定能打敗趙佗,得勝歸來!”

馮劫緊隨其後,開口附和。

“微臣雖然年輕,也剛剛入朝,可早就聽說了李將軍的威名,由李將軍出馬,此戰必勝!”

眾大臣的最後,一位身著朝服的年輕人站出來拱手稟奏。

他是趙成的遠親盧萬,前幾日才被調到朝中,結果趙成就身受重傷,冇人庇護,於是打算戰隊李斯、李信。

畢竟人家是丞相和將軍,之前又與趙成關係不錯,隻要他表明心意,肯定會對他有所照顧!

“嗯……!”

聽了眾人的意見,嬴政點點頭,開始思索。

“噗嗤……”

就在這時,朝堂之上突然發出一陣笑聲。

眾人循聲望去,就看到小正太的小手捂著胖嘟嘟的小嘴,肩膀還不斷的聳動。

很顯然,就是這小子發出的笑聲!

“小公子為何發笑?難道認為我李信打不過趙佗?”

被嘲笑以後,李信當即就不樂意了。

“哈哈,打不打得過我不知道,我是怕將軍像當年伐楚一樣,二十萬大軍都冇跑過你!”

這一問,小正太索性不再偷笑,直接坐在椅子上放聲大笑起來,兩隻小腳丫懸在半空中胡亂的踢著。

“咳咳……哈哈……”

“嗯……?哈哈……”

聽了小正太的話,在場眾大臣頓時鬨笑。

有些還想以乾咳掩飾,奈何根本掩飾不住!

李信則是一張老臉漲的通紅!

這件事是他一生的汙點,雖然那些大臣背地裡也會就此事嘀咕上幾句,可拿出來在明麵上說的還就隻有他一人!

“你……”

“我當年隻不過是中了計,這才吃了敗仗!”

李信憤憤的說道。

“哈哈,你看我也冇說什麼,李將軍那麼激動乾嘛?我隻不過好奇,李將軍這次打算帶多少兵馬過去?”

小正太開口詢問,露出一個恥笑的表情來。

“三十萬足矣!”

李信昂首挺胸,信心滿滿的回答,“嶺南地區都是我大秦的將士,隻要我帶兵過去,必定會有將士歸降,定會以最小的傷亡拿下趙佗!”

“嗯,李將軍說的冇錯,南海郡確實都是大秦的將士在駐守,可以讓他們站到自己這邊,那為何還要三十萬?而伐楚時卻隻要了二十萬?難不成是李將軍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小正太略帶嘲諷的笑道。

當年王翦曾說伐楚非六十萬大軍不可,而李信卻嘲笑王翦老了,隻要二十萬就可以打勝仗,結果兵敗,還要嬴政拉下老臉去求王翦,這纔打敗了項燕,拿下了楚國!

結果去打自己人的時候,竟然開口要三十萬大軍!

“噗嗤……!小公子說的冇錯,李信這是怕了啊!”

“可不,去嶺南地區竟然要大軍三十萬,伐楚的時候他都冇帶那麼多!”

聽了小正太的話,眾大臣偷笑著議論起來。

“我……”

李信被氣的說不出話。

“李將軍這是有備無患!”

李斯替他找了個藉口。

小正太牙尖嘴利,哪是他那個粗人能比的過的,最終還得是他們這些朝堂上的老油條!

“好一個有備無患,國庫緊張,都冇有閒錢實行退休製,李將軍一個有備無患就要三十萬大軍,你可知這三十萬大軍出行一趟的糧草需要多少?”

小正太從椅子上跳下來,彷彿一個老者一般,揹負著小手訓斥道。

“糧草固然重要,可我大秦的南海郡、桂林郡等地更重要,那些都是我大秦將士用鮮血換來的!”

馮劫也站出來反駁。

“我隻怕李將軍帶著三十萬大軍去的,還冇等見到趙佗的麵,就害了一半將士的性命!”

小正太搖搖頭,露出一個無奈的表情。

李信聞聲,當場就壓不住火氣,指著小正太嗬斥:“胡說,難不成我等在途中就已經遭遇不測?”

“還真就說對了……!”

小正太篤定的點點頭,擲地有聲的說道:“嶺南一帶林中多有瘴氣,貿然闖入,必定會有人嘔吐、發燒,很難醫治,並且那裡的蚊蟲較多,攜帶病菌,若是一個搞不好,還會感染疫症!”

“除此之外,嶺南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此時的趙佗肯定已經在各個卡口設置了自己的人,根本不會給你留策反的機會!”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小公子就知道哪片林子有瘴氣,哪片林子冇有?並且能夠不讓蚊蟲叮咬?”

李信翻了個白眼,回懟道。

他就不信了,好歹自己也是一個身經百戰的成年人,經驗會不如一個奶娃娃?

就算這小子有些奇巧的心思,可畢竟生活閱曆在那,怎麼也不及他!

“本公子既然說了,當然能夠辨彆哪裡有瘴氣,並且我可以配製一種藥水,塗在身上就可以讓蚊蠅繞道,不再叮咬!”

小正太得意一笑。

小樣的,他可是後世穿越而來,花露水的配方怎麼可能不知道?

那玩意可是後世家中常備。

小時候家裡窮,奶奶就是用自己配製的花露水給他驅蚊,效果好的不得了!

也就是後來有錢了,懶得動,這纔去超市購買成品!

其效果還不如奶奶用土方法配製的呢!

聽了小正太的分析,已經有很多人開始搖頭。

“李將軍想要帶兵,卻連那裡的氣候都不知道,保不齊真會出現小公子所說的情況,還冇到南海郡,自己就先折損了一半!”

“可不!三十萬大軍可都是我大秦的好兒郎,絕對不能輕易折損!”

“是啊,我大秦正在快速發展,絕對不能無故損失三十萬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