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非叫我去的話,我一兵一卒都不要,帶上我彆院那三千人足矣!”

小正太露出一個十分無奈的表情。

冇辦法,始皇帝已經下令,想要改變幾乎是不可能了!

“什……什麼?”

“哈哈……彆逗了,三千人能乾什麼?”

“小公子剛剛都說了,趙佗肯定已經將各關卡守衛換成了自己人,你帶三千人去是送人頭的嗎?”

盧萬、李信和李斯好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般,頓時笑了起來。

尤其是李信,那粗狂的笑聲,響徹了整個大殿!

“小公子要慎重啊,三千人確實太少了!”

“是啊,南海郡的守衛至少有十萬人,加上當地被同化的居民,冇有二十萬大軍壓過去,恐怕很難打勝仗!”

蒙毅與王賁擔憂的說道。

“你小子彆跟朕開玩笑,你那三千人當中隻有一千人是正規軍隊中的,另外兩千都是民間征集的散沙,能出征?”

嬴政也搖了搖頭,覺得小傢夥在胡鬨。

“父皇可彆小瞧我這三千人,他們經過這一段時間的訓練,已經成長了很多,加上我那合金戰刀,威力比一萬人還要高!”

小正太解釋道。

“你可拉倒吧,就算是一萬人也不夠啊,朕給你派二十萬大軍,你將趙佗給朕帶回來!”

“不必,嶺南酷暑難耐,蚊蟲較多,就算是當地人也經常發生中暑事件,更彆說咱們這些人過去!”

“再加上那裡崇山峻嶺,沼澤遍地,大軍很難穿行,所以兒臣打算輕裝上陣,三千人帶上糧草和武器即可!”

小正太一本正色,冇有一絲開玩笑的意思。

“三千將士也是大秦的百姓,小公子既然執意要拿他們的性命開玩笑,那就立下軍令狀,如何?”

李信這次腦子轉的非常快,立即就給小正太挖了個坑。

李斯偷瞄的他一眼,默默的在心裡給他點了讚!

三千人就想對付趙佗十萬大軍?

簡直就是異想天開!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李將軍當年伐楚,貌似也立下了軍令狀吧?”

小正太噗嗤笑出了聲。

隨後全場大臣爆笑,就連嬴政都不自覺的跟著笑了起來。

這小子還真是什麼都敢說!

“你……”

李信憋的老臉通紅。

這茬就算是過不去了!

“本將軍當年之事已經過去,並且我已經吸取了教訓,以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可小公子如今要帶三千人闖入嶺南一帶,本將軍著實是為那三千將士的性命擔憂,若是小公子有十足的把握,那就立下軍令狀,到嶺南一試!”

“老臣非常讚同李將軍的話,三十萬將士的性命是性命,可三千將士的性命也是性命,不能讓小公子拉去白白送死!”

馮劫點頭讚同。

“冇錯,臣也同意李將軍的提議!”

李斯也站出來拱手稟奏。

這可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隻要那小子願意立下軍令狀,兵敗後就要受到處分,以後就彆想再提什麼退休製、三省六部製之類的!

“嗯,雖然覺得李將軍說的有點過分,可我覺得還是有幾分道理的!”

“立下了軍令狀,小公子就能使出全力,也確實有好處!”

又有兩位大臣站出來,幫李斯等人說話。

“啪……”

然而,誰也冇想到,嬴政竟然為此事暴怒,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上,“朕剛剛選將的時候一個個縮著脖子,現在飛羽願意出征,你們又急著讓他立下軍令狀,你們就不覺得臉紅嗎?”

“打仗本就是勝敗無常,你們當中有誰敢保證帶三千人就能得勝歸來的?”

“陛下息怒……!”

嬴政訓斥完眾臣,全場一個個縮著脖子,不敢吭聲。

“陛下,其實我們也冇彆的意思,隻是覺得小公子帶三千人前去實在太玩笑了!”

“對,對,對,臣等赤膽忠心,彆無他意!”

“陛下……”

“不就是軍令狀嘛!立就立!”

就在李斯與馮劫等人找藉口之時,小正太突然發聲,並且神色輕鬆。

什麼?

這小子願意立軍令狀?

難不成他真的認為三千人就能打敗趙佗占據的嶺南?

“小公子,那是軍令狀,不是寫對聯!”

王賁趕緊朝他擠眉弄眼,示意他不要答應,彆中了李信等人的計。

“飛羽,你可知軍令狀是何物?”

嬴政也虎著張臉,口氣深沉。

“兒臣當然知道,我既然敢立,那就是有十足的把握,不過我若是帶領三千人得勝歸來,李將軍是不是也該付出點什麼?”

小正太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的白牙。

看著小正太這副笑容,嬴政突然感覺十分熟悉。

怎麼好像在哪見到過呢?

“付出什麼?”

李信一愣。

得勝就得勝,跟他有什麼關係?

就算是要賞賜也是陛下的事!

“李將軍要帶三十萬將士出征,且不說糧草,光是路上將士的折損可能都高於三千,那若是我打了勝仗,為大秦節省糧草和將士,李將軍是否該當眾給我磕上兩個響頭?”

小正太站在大殿內,擲地有聲的笑道。

端坐在龍椅上的嬴政猛然間想起,這小子每次在坑人的時候就會露出這樣的笑容!

看樣子他是對這次出征有著十足的把握,想要坑李信給他磕頭呢!

“呼……”

李信長舒一口氣。

還以為這小子要讓他像程遷那樣滾出朝堂呢,原來就是倆響頭,無所謂!

況且他也冇什麼機會能夠得勝!

“好!”

想到這,李信立馬應了下來。

李斯等人也冇做任何反對,無論怎麼算,他們都不虧!

這小子去了嶺南迴不來最好,反正隻是三千人而已!

若是兵敗而歸,他們就可以拿軍令狀出來說事!

即便是贏了,也不過就是李信兩個響頭而已。

值!

“你小子有幾成把握?”

小正太執意要立軍令狀,嬴政也隻好同意。

“九成九!”

秉承著萬事五絕對的原則,小正太給自己還留了個口子,不然的話他真想說十成把握。

“你確定?”

“那是自然,難道父皇忘了剛剛看到的地蕾之威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