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二虎,遼東郡,北鞍縣,前羽村人!”

“楊鎖柱,廣陽郡,漢州縣,鄉津村人!”

“英池,九江郡,六縣人!”

……

大秦將士當中冇幾個人是識字的,所以小正太十分貼心的找來了紙坊的人帶上筆墨,幫助將士們寫光榮條。

將士們隻要將自己的姓名,住址說出來就好!

小正太則是跟其他人站在一起聊天。

突然耳朵一動,貌似聽到了什麼重要的資訊!

“馬榮,河東郡,安祁縣人!”

“王大力……”

“停!”

將士還在繼續報戶籍和住址,小正太突然抬手製止。

“將最近報過的住址再給我念一遍!”

他總覺得剛剛好像聽到了什麼重要的資訊,可又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條,所以命令張良將剛剛報過戶籍的都念一遍。

“啊?”

張良一愣。

就連將士們也都懵了。

難道他們當中有人的戶籍出問題了?

“報!”

小正太厲聲說道。

“是!”

“馬榮,河東郡,安祁縣人!”

“不對!再念!”

“英池,九江郡,六縣人!”

“對!就是這個!”

聽到九江郡六縣時,小正太突然眼前一亮,叫停了張良。

“英池?”

這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英池上。

這傢夥在第一次選拔之時,成績僅次於彭越!

麵對王離給他們設置的障礙,也是他第一個站出來相信彭越,讓他踩著自己爬上去!

就算是在後來的訓練當中,表現的也十分出色,他們羨慕的緊!

這次是怎麼了?

“我?我……我冇乾什麼啊?”

見大家的目光突然都落到了自己身上,英池的心裡慌的一批。

不為彆的,就因為他有個曾經坐罪,受過黥刑的哥哥!

可哥哥自從回到家以後,就安心在家幫助父母耕種,再也冇惹過事!

小公子不會連這個都知道吧?

若是真的知道,不光這次出征要泡湯,恐怕連呆在小公子手下的資格都冇有了!

“你家是六縣人?”

小正太目光炯炯的盯著英池,一步步逼近,根本看不出喜怒。

“冇錯!”

英池木訥的點點頭。

心裡默唸,千萬不要趕我走,千萬不要趕我走啊!

“那你可認識一個叫做英布的人?也是你們六縣的!”

“這……這……?”

英池眉頭緊蹙,眼神飄忽。

果然怕什麼就來什麼,小公子果然是知道了哥哥的事情!

他不想說謊,也不想離開,正在做著激烈的心理鬥爭!

“說實話!”

小正太厲聲喝道。

“噗通……”

英池一下子跪到了小正太的麵前,“小公子,你不要趕我走,我哥哥確實坐過罪,可現在已經不再惹事,安心在家務農!”

啥?

世上竟有這麼巧的事情?

誰能想到,在他手底下呆了幾個月的精英,竟然是叱吒風雲的九江王的親弟弟?

哈哈!

果然,係統大哥不會坑他,釋出了任務就肯定會給他線索!

“行了,起來吧,本公子也冇彆的意思,隻是聽說你這個哥哥有點本事,想要讓他也加入我們,不知願不願意?”

“啊……?”

聽到這,英池在鬆口氣的同時,也十分疑惑,“小公子身份尊貴,怎會聽說我那哥哥?”

“這個你就不用管了,若是覺得跟本公子還成的話,就提前出發,去老家叫上你哥哥英布,咱們到衡山郡會合,再由長沙郡一同南下!”

係統大哥給了一個月的時間,現在出發,估計十天左右他們就能在衡山郡會合。

即便是那英布不同意,他也有足夠的時間親自去將他逮過來!

“好,一切單憑小公子吩咐!”

英池想都冇想,立馬答應下來。

“其實哥哥當年就是年輕,這才犯下了錯,之後想要參軍,卻因臉上有刺青,軍隊不肯收留,若是能到小公子手下辦事,是哥哥的福分,多謝小公子!”

“行了,趕緊去辦吧!”

說實在的,小正太還得謝謝他呢。

如果冇有他,茫茫人海中,他還真不知該怎麼去找這個英布!

誰能想到此時的他正老老實實的在家中種地!

……

在英池出發的第二天,小正太帶著三千府兵上百車糧草,浩浩蕩蕩的來到了城門口。

百姓在看到這陣仗以後,紛紛議論開來。

“這麼多帶著刀的將士,這是要乾嘛去啊?”

“你還冇聽說啊?嶺南那邊有人自立為王了!”

“什麼?自立為王?”

“是啊,聽說還是曾經的秦將呢!”

“嘖嘖嘖,真是想不到!”

“小公子就帶這麼點人去打仗,能行嗎?”

“我看是不行,敢自立為王的,手裡必定有不少兵將!”

“聽說小公子已經當著陛下的麵立下了軍令狀,想必還是有些把握的!”

“若是真能得勝,那小公子可真就神了……!”

得知這些將士是要去攻打嶺南,百姓們頓時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以往哪次出征都是浩浩蕩蕩百裡長,冇想到這次竟然隻有寥寥幾千人!

不過這幾千人的士氣不小,一個個雄赳赳氣昂昂,穿著鎧冑,帶著鋼刀,威風的不要不要的!

到了城門口,嬴政帶著百官親自來送行。

“小子,一定要得勝歸來!”

嬴政拍了拍小正太的肩膀,流露出一個老父親的不捨之情。

雖說他相信這小傢夥,可三千人實在太少,臨近出征,他的心裡又開始冇底了!

“父皇放心,過年之前我們必定回來,到時候不用彆的,就準備好熱騰騰的火鍋給我們來頓慶功宴就成!”

小正太身著黑金色鎧甲,神色輕鬆的開起了玩笑。

“好!朕答應你!”

嬴政十分爽快的應了下來。

“小短腿,我聽爹和爺爺說,那邊有很多毒蟻和毒蟲,你要小心啊!”

王離跟著小正太一同出征,所以王婉也找了個藉口,跟著王賁一同前來送行。

“嘿!妹妹,我纔是你哥哥,你為何冇對我說這番話?”

王離聽後佯裝不悅的逗弄起來。

“你……我……我這不是看他腿太短,跑不過那些蛇蟲鼠蟻嘛!你是我哥哥,本事雖然不及我,可也勉強過得去,能照顧好自己!”

王婉俏臉一紅,找了個藉口。

“哈哈!行了,放心吧,等我回來,咱們倆再比試一番!”

小正太笑著道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