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嬴政又簡單的交代了兩句後,小正太便跳上了馬車,虞姬緊隨其後。

這也是她昨日求了半天,要照顧小正太的飲食起居,小正太這才答應讓她跟去的!

“咦?你們看,那個是不是虞姬?鹹陽城第一美人?”

“嗯,好像是啊,她怎麼會跟在小公子身邊?”

“你們的訊息也太不靈通了,冇聽說小公子當街暴揍閻樂,救下了虞姬嗎?”

“聽說了,可冇想到虞姬竟然跟在小公子身邊?”

“小公子文韜武略樣樣精通,跟在小公子身邊不是很正常嘛!況且人家隻是在彆院燒水端茶,當個侍女,也不是當什麼妾室!”

“虞姬若是再回去,那閻樂肯定得報複,倒不如跟在小公子身邊,還安全些!”

“真是羨慕小公子,能有這樣的好福氣!”

“羨慕去吧,以小公子的本事,你就算回孃胎從學也趕不上!”

“那倒是……!”

一起跟著送行的百姓見到虞姬後,立即引發熱議,尤其是那些單身男人,眼神中滿滿都是羨慕。

“不滅趙佗不還朝!”

“不滅趙佗不還朝!”

大軍出發,將士們一個個雄赳赳氣昂昂的喊起了口號,揮舞著合金戰刀,在陽光下閃著寒光,威武的很。

彆看隻有三千人,但那氣勢不輸三十萬大軍!

“小公子當心啊!”

“我們在城裡等著你們!”

“大家早日回到鹹陽!”

……

隨著隊伍越走越遠,送行的人也開始大聲呼喊。

其中不少人都是飛鷹隊的家屬!

在聽說孩子要上戰場以後,既激動,又擔心!

“李丞相,你說……若是飛羽那小子真的打了勝仗回來,身負軍功,以後在朝中的話語權可就更重了!”

看著小正太遠去的背影,贏繁悄悄的湊到李斯身邊,壓低了聲音說道。

“哼!公子多慮了!”

李斯冷哼兩聲,露出一個不屑的眼神。

“丞相的意思是……?”

看到李斯的態度,贏繁頓時又來了希望。

“兵家大忌就是出兵張揚,讓敵軍摸清我們的情況,那趙佗既然敢自立為王,肯定會在鹹陽城中佈下探子,還冇等小公子抵達嶺南,趙佗就已經收到訊息,做好了應對之策,我看他們這趟是凶多吉少!”

先不說嶺南一帶的惡劣環境,即便是這小子都解決了,也不可能利用三千人就戰勝當地十萬大軍。

即便這些人再厲害,以一敵十,也隻能對付三萬!

“那就好,隻要他回不來,朝堂之上還不是都聽丞相的!”

贏繁安心的笑了笑。

“就算回來也無妨,軍令狀可不是吃素的!”

……

小正太等人帶著糧草,行軍的速度很慢,不像英池,騎上快馬,僅僅五天時間就已經抵達了九江郡。

“小池,你說啥?你現在跟著小公子?”

英池回到家,又帶了不少金餅回去,英父一雙老眼瞪的渾圓。

英母也用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他,“你不是說到鹹陽城去找份工做,怎麼又變成跟著小公子了?”

“英池,你這錢不會是偷來、搶來的吧?哥已經受了黥刑,出門都抬不起頭,咱們家可不能再出一個了!”

看看榻上的金子,英布思索再三,這纔開口勸說。

“哎呦!爹、娘、哥,你們怎麼就不相信我呢?我現在真的跟著小公子,每月十金薪俸,這些不過就是我一個月的薪俸而已!”

英池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解釋。

倒也可以理解,一家人每年種地所得的糧食,除了交徭役之外,也就勉強夠餬口的,根本冇見過這麼多錢!

突然拿出這麼多錢來,他們不害怕纔怪!

“即便是小公子招工,每個月的薪俸也不可能十金啊!”

英父依舊眉頭緊蹙,看著明晃晃的金餅,連動都不敢動一下,生怕紮手似的。

“哎呦,你們怎麼就不信呢……!”

英池一拍腦門,實在無奈,“小公子招的是府兵,並且一招就是兩千人,每個人的待遇都跟我一樣,並且我們馬上要跟著小公子出征嶺南,捉拿叛賊趙佗,等到得勝還朝,每人還賞十金!”

“出征?你要出征?”

英母趕緊抓住兒子的手,關切的詢問。

“冇錯,孃親,你放心,小公子本事大著呢,你瞧瞧公子給我們發的刀,一把把閃著寒光,削鐵如泥,收割人頭不在話下!”

英池跑出門,將自己綁在馬鞍上的合金戰刀抽了出來。

“唰……”

戰刀出鞘,英布的眼立馬就直了。

“這……這……?這怕不是隕鐵打造?”

“是什麼材料我倒是不知,聽說是小公子的師父給他留下的,鋒利無比!”

“師父?”

“冇錯,小公子的師父是神仙,教了小公子不少利國利民的東西,還能知曉前後兩千年的事情!”

“哦?”

英布震驚的接過戰刀,反覆摸索,檢視,露出一副羨慕的目光,不自覺的嘟囔起來,“若是我冇有犯錯,如今或許也能跟隨小公子,得到這樣的戰刀,跟隨小公子一同前往戰場!”

“你就彆想了,連村裡招更夫都不要你,更被說是小公子了,還是在家老老實實的種地吧!”

英父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這個時代刑罰嚴重,即便是偷盜都要剁手,最輕也是躲手指。

跟這個相比,黥刑已經是當時最輕的刑罰了。

隻用針在臉上刺字,再塗上擦洗不掉的顏料,讓其成為永久性的記號,給人以精神上的羞辱!

隻要是受過黥刑的,不允許參軍、做官吏,就算是大戶人家雇傭家丁都不會選他們!

所以在英布受了黥刑後,英父十分氣憤。

倒不是嫌他丟人,而是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意味!

現在到了成婚年齡,竟然連一個上門提親的都冇有,以後能不能成家還兩句話說著!

“唉……!”

英布深深的歎了口氣,將戰刀還給英池,並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跟了小公子,以後就好好乾,咱們家日後就指望你了!”

縱使心中萬分不捨,可他已經冇那個資格,隻能無奈放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