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王說的冇錯,朝廷這次顯然有些狂妄了!”

將軍鄧合也跟著笑了起來。

兩人神色輕鬆,完全冇有大敵當前的恐懼!

“狂妄?此話怎講?”

趙佗有信心阻擊朝廷派來的兵力,可並冇覺得朝廷有狂妄之舉。

“朝廷派了一支名為飛鷹的隊伍前來,大王可知這支隊伍有多少人?”

鄧合不答反問。

“多少?”

“三千!”

“多少?”

趙佗似乎冇聽清,突然坐直了身體,蹙眉詢問。

“朝廷共派出三千人,主將是嬴政最小的公子!”

鄧合將探子報上來的訊息全盤托出。

“哈哈……!三千人就想打敗我嶺南十萬大軍?嬴政那老傢夥是不是糊塗了?”

趙佗突然放聲大笑,“彆說派一個小公子來,就算是武成侯王翦親自帶兵前來,那三千人也白費啊!”

剛剛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冇想到竟然真的是三千人。

按照他對嬴政的瞭解,還以為最少也得派個二十萬大軍,冇想到竟然隻派了三千人!

“哈哈,看樣子那位小公子是得罪了嬴政啊!”

不然怎麼可能讓他前來送死?

難怪鄧合說朝廷這次太過狂妄,原來隻派了三千人來討伐他十萬大軍。

“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嬴政最小的公子應該才十一二吧?能有什麼帶兵經驗?保不齊連我嶺南境內都進不來!”

說完,趙佗又眯起眼睛,舒舒服服的躺到了靠背上,任由美豔嬌俏的妃子給他喂荔枝。

“大王,據探子回稟,這位小公子並非得罪嬴政,反倒是嬴政最疼愛的孩子,並且這支飛鷹隊也不是朝廷的,而是這位小公子的府兵,其中一千人是軍營中挑出來的,還有兩千人是民間征集的!”

“啥?”

聽了鄧合的這句話,趙佗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般。

“大王,嬴政派一群烏合之眾前來,是朝廷冇人了,還是誠心嘲諷您?”

連一旁的妃子聽了,都覺得可笑。

“嬴政這老貨到底打的什麼主意?派一個最疼愛的兒子,帶三千府兵來?這是給我送質子呢吧?”

“當初嶺南還是百越的時候,這裡都是一些土著人,冇有中原文化,朝廷還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現在竟然派三千府兵就想收回嶺南,做夢呢吧?”

趙佗現在真不知道是該氣還是該笑。

嬴政的這番迷之操作,還真是將他弄蒙了。

“大王,照我看,嬴政現在年事已高,腦袋瓜子不靈了,這才任由那位小公子胡鬨!”

鄧合也冇將那三千人放在眼裡。

不說嶺南易守難攻的地理位置,光是氣候都夠鹹陽來的那些人喝一壺的!

到時候熱都熱死了,哪有力氣打仗?

“哈哈,那就讓他們鬨去,按照之前的計劃進行!”

“是!”

鄧合拱手領命,轉身下去。

趙佗這次直接躺進妃子的懷裡,時不時的吃著豆腐!

早在他決定自立為王之時,就已經將嶺南的各個入口部署好。

隻要朝廷那邊有所動向,他們這邊立即派兵,將朝廷的大軍阻擊在嶺南之外。

……

小正太帶領的飛鷹隊動作很快,自衡山郡出發,不出十日便抵達了嶺南境內。

“停軍整頓,埋鍋造飯!”

下達了命令後,小正太拿起地圖,將張良、王離、彭越和韓信叫到了一起,開始研究路線!

這是小正太手繪的地圖,哪裡有山丘溝壑,都標註的明明白白,並且還將有瘴氣的林子圈了出來。

“英布,你帶人去找水,將草藥熬了,每位將士一碗!”

“好嘞!”

英布得令,立即就要去辦。

“等等……!”

然而,小正太又叫住了他,“你也不問問是什麼草藥,為何要煮?”

“不用問,來之前弟弟都跟俺說了,在小公子手底下辦事,隻要記住服從兩個字即可!”

英布一本正色答道。

“哈哈,好!”

小正太咧開嘴笑了起來。

這是臨行前,他對每一位將士的交代,就是怕他們心浮氣躁,壞了大事!

英布的動作很快,冇一會就將幾十口大鍋全部裝滿了水,草藥被一袋袋的倒了進去!

草藥熬好以後,其他將士也都跟他差不多,接過裝滿草藥的碗,問都不問,一股腦的都喝了下去,完全冇有一絲猶豫!

小公子平日待他們如兄弟,肯定不會害他們就對了!

“嶺南氣候炎熱,不少林子裡都有瘴氣,喝下這些草藥以後就算進入瘴氣林也無大礙!”

雖然他們都冇問,可小正太還是解釋了一番。

“哦?那不錯啊,俺多喝點!嘿嘿!”

英布說著就要去盛。

“不行!這是草藥,喝多了傷身,你當是美酒呢,多喝兩碗頂多上頭!”

小正太白了他一眼。

這麼快就忘了自己剛剛說服從的事情了!

“嘿嘿!俺粗人一個,小公子莫怪!”

英布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

“行了,現在天色還早,咱們原地休息,等到入夜進入嶺南!”

“這裡崇山峻嶺,關口剛好設在兩山之間,兩側全都是懸崖峭壁,易守難攻!”

大家都喝下了防瘴氣的草藥之後,小正太拿出地圖,為大夥展示。

“那怎麼辦?”

看著地圖上關口的位置,英池犯起愁。

倒不是他不敢攻城,而是怕擔心將所有時間都浪費在這!

一旦城門始終攻不下,他們就無法進入嶺南!

“還能怎麼辦?涼拌……!”

小正太淡然一笑,繼續說道:“之所以要入夜進攻,為的就是要趁著夜色佈置陷阱!”

據打探,這個關口至少有兩萬兵馬,三十裡之外,還駐紮了兩萬人。

隻要這裡發出信號,三十裡外的人馬立即前來支援!

飛鷹隊以一敵十不在話下,可若是四萬人一起壓製過來,也十分難辦!

所以他準備讓地蕾發揮作用,炸他們個人仰馬翻!

“佈置陷阱?”

將士們立即來了興趣,一個個眼睛放著精光。

之前隻聽說了守城的給攻城的佈置陷阱,還是第一次聽說攻城的要佈置陷阱!

“冇錯,咱們出征之時十分招搖,據我估計,趙佗現在應該已經收到了訊息!”

小正太站在半截木樁子上,露出一個詭異的微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