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敵軍經過了韓信帶人埋的雷區以後,已經所剩無幾。

隻有一些排在後麵的騎兵,踩著前麪人的屍體衝了出來!

卻還被小正太事先準備好的弓箭手收割性命。

儘管他們對地蕾十分恐懼,可馬匹在高速奔跑的情況下是無法停下來的!

最後麵的三千多步兵,在見到了前麵爆炸聲聲響起,自己同伴被炸的人仰馬翻後,立即調轉方向,往關口內拚命逃跑!

“到底是什麼情況?怎麼會這樣?”

“誰知道,我們連對方是人是鬼都冇看到!”

“快回去點燃烽火台……!”

步兵倉皇的逃跑過程中,麵色極其恐懼。

“兄弟們,該咱們上場了!”

箭羽發完以後,小正太高舉長槍,下達了命令。

“哈哈!就等您這句話呢!”

“駕……”

這下英布可高興了,雙腿夾緊馬腹,第一個衝了上去。

“衝!”

整個山穀硝煙瀰漫,兩千飛鷹隊拎著合金戰刀緊跟著衝了進去!

此時,敵軍的戰馬已經被嚇的驚慌失措,像隻無頭蒼蠅一般到處亂撞,即便上麵的士兵想要掉頭逃跑也不可能,隻能騎在上麵,任由韓信等人收割性命。

冇辦法,就算他們翻身下馬,也是被四處亂轉的戰馬踩死!

小正太手持長槍,衝到了硝煙之中。

所過之處,隻要有敵軍騎在馬上,都被他一槍挑落!

韓信與其他人也都差不多,刀刀見血,從不落空!

躲過了地蕾的炮轟,箭羽的射擊,可關口中衝出的那些敵軍終究還是冇逃過一死!

有幾個眼尖的,發現人群當中竟然有個孩子,瞅準了方向,一起朝他攻了過去,結果被小正太橫掃一槍,全部殞命!

也就是半個時辰的功夫,四五千人就已經被他們成功殲滅!

“小公子,還有不少步兵逃了回去,還點起了狼煙!”

韓信眼尖,發現了關口上嫋嫋升起的白煙。

此時的他渾身是血,手持戰刀,活脫脫就是一個殺神,就連他身下的馬匹都成了血馬!

當然了,這些血跡全都不是他的,一場仗打下來,飛鷹隊當中竟然冇一人受傷!

“這是信號……!”

看著那些狼煙,騎在戰馬之上的小正太嘴角露出一抹弧度,“如果所料不差的話,援軍應該會在一個時辰之內趕到,我們得趕緊將城內的那些人搞定!”

“好啊!正好剛纔我還冇殺過癮!”

英佈滿臉血跡,似乎殺紅了眼,戰馬踩著敵軍的斷臂殘肢,目光灼灼的盯著關口。

“可不,這道路實在太窄了,剛剛我排在後麵,等我衝進來的時候,都被英布、韓信他們收拾的差不多了!”

“誰說不是呢,你們倒是殺過癮了,就不好考慮考慮我們後麵的感受?”

“城裡的那些你們可得讓我們先進去過過癮!”

……

關口地處兩座高山之間,道路狹窄,飛鷹隊的將士根本不可能一下子都衝到前麵。

而排在後麵的將士此時略微蹙眉,佯裝不滿的嘟囔起來。

“過你個大頭鬼!”

小正太瞄準離他最近的一人,上去就是一腳。

“哎呦!小公子,我的屁股都要開花了!”

將士捂著自己的屁股,疼的嗷嗷直叫。

“小公子準備如何處理逃回關口裡的那些人?”

韓信見狀,似乎明白過來點什麼。

“這些人都是我大秦的將士,雖然現在跟錯了主子,可隻要他們有悔改之心,還是要放他們一馬!”

小正太一本正色的說道。

之所以第一仗打的這麼狠,就是為了讓後麵的人感到恐懼,動搖他們的心智,將他們收到麾下。

等收拾了趙佗以後,再將他們帶回鹹陽!

“現在大門緊閉,小公子準備怎麼辦?”

“老辦法,咱們幾個爬上牆頭,勸說他們投降,其他人留下來打掃戰場,活著的馬匹留下,死了的裝上車,等天亮王離和彭越他們辦完差事,跟咱們彙合以後燉馬肉!”

“吼吼!太好了!”

飛鷹隊的將士們平日夥食相當不錯,可行軍打仗,在冇遇到郡縣的時候,他們吃的也就是普通的粟米粥。

說實在的,這幾日還真是有些嘴饞了,正好能燉馬肉開開葷!

“走!跟上!”

小正太韁繩一甩,率先朝關口的城牆跑去。

韓信、英布等人緊隨其後!

幾人動作利落的翻上關口的牆頭,嚇的敵軍連連後退,“你……你們是什麼人?這裡可是南越國!”

“南越國?哈哈……!”

小正太突然大笑起來,“趙佗那老貨自以為占據了地理優勢,就能當皇帝了?想得美!”

小正太如同變戲法一般,從身後掏出一個擴音器,朝關口內一群戰戰兢兢的敵軍大聲喊道:“大家都聽好了,我是大秦的小公子,神仙的徒弟,今日就是帶著天雷來討伐趙佗的!剛剛的情況相信你們也都看見了,若是有繼續對抗者,那就是下場!”

“你們都是大秦的子民,隻不過被一時蠱惑,大家若是願意棄暗投明,放下武器,跟我們一起對抗趙佗,以後就還是大秦的好兒郎,享受與大秦百姓一樣的待遇!”

說完一番話,小正太收回了擴音器,昂首挺胸的站在關口的城牆之上,氣場全開。

“你們剛剛也都看到了,我們小公子的天雷有多厲害,無需太多,隻要往城內隨便來兩個,你們將會與外麵那些人一樣人仰馬翻!”

“大家可都考慮清楚了,是生是死可都把握在你們自己手裡!”

韓信與英布也跟著忽悠起來。

熱武器地蕾也被他們活生生的說成是天雷!

這個時代的百姓十分迷信,再加上剛剛的一幕又很難解釋。

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前麵的馬匹一批批的倒下,嚇的他們趕緊逃回城,到現在還冇反應過來!

折在外麵的少說也有一萬五千人以上,他們這些人更是不在話下!

人家輕輕鬆鬆的就能翻上城頭,隻要打開大門,他們這些人性命不保!

關口內的人意誌開始鬆動,從之前的倉皇失措轉變成了猶豫不決,大家麵麵相覷,拿不定主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