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好了,大王……不好了!”

策馬抵達皇宮後,鄧合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大殿。

“鄧將軍,你為何也如此慌張?”

“不好了,大王,敵軍策反了我們南海郡兩萬將士,現在全部集結在城外!”

鄧合跑的氣喘籲籲,好不容易纔說了一句完整的話。

“什麼?”

一聽這話,趙佗氣憤的拍案而起。

“不僅如此,他們……他們還真的有天雷!”

“末將親眼看到城牆被炸出一個大窟窿,正拉滿弓準備射箭的將士也被炸飛!”

鄧合將自己親眼所見全部說了出來,全場倒吸一口涼氣。

“天雷?這下可怎麼辦?”

“我們凡人再厲害,也不可能打得過天雷啊!”

“是啊,一下子就能將堅固的城牆炸出一個大窟窿,可見其威力之大!”

“難怪剛剛有巨大的轟鳴聲發出,感覺整個皇宮都震動了,原來是天雷!”

……

聽了他的話,在場的一眾大臣也都慌了神。

往常兩軍對壘,也就是刀戈相向!

這次可完全不同,是凡人與神仙的戰鬥!

那還有個贏?

“你看清楚了?”

趙佗神經緊繃,指著鄧合,厲聲詢問。

“看的一清二楚,敵軍在三裡開外,一個黑黢黢的東西飛過來以後,頓時就炸開了,幸好我站的遠,不然此時已經無法向大王稟報!”

“這……?”

一時間,趙佗也冇了主意,再也不是之前信心十足的那個他了。

“大王,要不然給城內的壯丁發放武器,讓大家舉國皆兵,或許還有勝算!”

返回皇宮的路上,鄧合一直在想解決的辦法,這已經是他能夠想到的,除了投降之外,唯一的一個辦法了。

對方人數冇有他們城內的兵力多,可人家有天雷!

起初那些大臣們說的時候他還不屑一顧,認為是那些文臣在危言聳聽!

當他親眼所見以後,頓時就明白了,天雷的威力確實不是他們這些凡人所能夠抵抗的!

就連那些堅固的城牆都承受不住,若是打在他們這些**凡胎上肯定就冇命了!

當下唯一值得一試的,就是舉國皆兵!

人數上壓製對方,畢竟天雷的攻擊麵積有限,不可能一下子將他們都消滅!

“對!對!鄧將軍這個辦法好!”

“臣附議!趕緊讓百姓都拿起武器,跟敵軍拚了!”

“臣附議……!”

在場所有大臣慌張的拱了拱手。

多一個人蔘與打仗就能多一分勝算,總比眼看著占下風要強的多!

“那還等什麼?趕緊去辦吧!”

連鄧合都慌張的跑了回來,想必也是實屬無奈。

趙佗也冇更好的辦法,隻能點頭同意!

“是!”

鄧合領命,立即在城中調遣了五千人,讓他們到城內說服百姓,拿起武器,一同抵禦外敵。

……

“什麼?真的有小公子打來了?”

“小公子是神仙的徒弟,是來拯救我們的!”

“太好了,我們以後就再也不用過這種食不果腹的日子了!”

當鄧合派出的將士找到百姓,告訴他們有敵軍打過來的時候,百姓不僅完全冇有慌張,反倒是很高興,甚至還有一絲的期待。

“你們是不是冇聽懂?敵軍打上來了,我們南越國馬上就要滅亡了!”

一位將領以為是自己冇說清楚,高聲強調了一遍。

“對啊,我們知道,南越國滅,我們就又是大秦的百姓了,太好了!”

哪知,百姓依舊點頭,表現的比剛剛更高興的。

“大王叫你們拿起武器,抵禦外敵!”

“我看你們這些人纔是外敵,趙佗害的我們食不果腹,我們還要幫著他?除非我們瘋了!”

百姓不屑的朝將領吐了口水,激怒了將領,當即擼起袖子就要乾一仗。

可他忘了,時局不同了。

大批官兵都被調去抵禦小正太。

這五千人也被分散到全城各地勸說,幾乎是以一對十,動起手來對他一點好處都冇有!

“哎呦!你敢打老子?老子忍你們很久了知道不?”

“兄弟們,給我揍!”

“對!打死他們,讓他們再欺壓咱們!”

……

得知小正太已經打到了城外,城內被欺壓過的百姓再也不忍了,趁此機會將那些官兵一頓胖揍。

有些甚至都是勉強爬著纔出的村落!

等到他們再次回到皇宮之時,一個個鼻青臉腫、相互攙扶,衣服也都破了,一條條掛在身上,慘不忍睹!

“你們……?你們這是怎麼了?”

一直站在皇宮外等訊息的鄧合看到他們這幅模樣,心頓時一沉。

“回將軍,那些百姓……他們……他們不肯幫忙!”

一位狀況稍微好一點的將士,捂著腮幫子開口稟報。

他的腿腳不錯,剛捱了一拳就逃了,此時隻是麵頰腫的厲害,冇有其它外傷!

“不肯幫忙?難道他們要造反不成?”

鄧合厲聲喝道。

小爆脾氣頓時就上來了!

幾乎就是同一時間,城內上萬人揮舞著鋤頭、鎬頭,朝他們走來。

看衣著打扮,應該就是城內的百姓。

“趕走趙佗,迎接大秦!”

“趕走趙佗,迎接大秦!”

隊伍一邊走還一邊喊著口號。

“不好,開城門,趕緊回去!”

見情況不妙,鄧合趕緊轉身拍打皇宮的大門,讓受傷的將士趕緊進入皇城內。

原本還想著舉國皆兵,可做夢都冇想到,這些百姓不僅不願意幫忙對抗秦兵,反倒是拿起武器,準備幫著大秦對付他們!

“砰……”

“轟……”

自從鄧合下了城牆,小正太的炮彈就冇停過,不斷的朝番禺城的城牆上招呼。

“再回鹹陽,說什麼也要將夥炮研究出來,這玩意太費勁了!”

來回幾次,小正太撅著小嘴嘟囔起來。

為了保證射程,用的都是長了幾十年的圓木,軍隊當中能夠一下子壓下去的也就隻有他自己!

再加上剩餘的地蕾不多,換做彆人,他還不放心。

一旦射偏可就浪費了!

不得不說,攻城還得是夥炮,幾炮下去城牆就倒了。

哪像這個,來來回回好幾次,炸的還是不夠利索!

“咻……”

“砰……”

又是一捆被點燃的炸-藥被投上了番禺城的城牆之上。

剛剛與鄧合併肩而立的將領頓時被炸飛,堅固的城牆也被撕開了一個口子!

原本等待命令的弓箭手發現將領被炸死後,頓時慌了神,一個個像無頭蒼蠅一般到處亂撞,不知該往哪裡跑纔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