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爺爺,你們是不知道,小公子這次可是相當威風了,趙佗在南海郡一共留了八萬將士,被小公子帶回來六萬!”

“說來也是怪了,小公子竟然用幾十鍋馬肉就令那些將士繳械投降!”

“還有一次,小公子隔空就將援軍將領的戰馬打死了,誰都冇看見小公子拿的是什麼,反正比咱們現在的弓弩要厲害多了!”

“還有這荔枝,小公子就放了些新熬的糖,再用開水煮煮,就將儲存不了兩天的荔枝存放到了現在!”

回到通武侯府的王離,坐在家中的椅子上就開始誇誇其談,手舞足蹈,生怕自己講的不生動。

王翦、王賁與王婉等人每人捧著一碗荔枝,津津有味的吃著,聽他講在嶺南發生的事情。

尤其是王婉,越聽眼睛越亮!

“爺爺、爹,我這回可是拿了個六級爵位,官大夫,手底下掌管一千人,這是我自己掙的爵位!”

講完整個過程,王離開始炫耀起自己的功績,並且亮出了嬴政賞賜的一百金。

“哈哈!我孫兒出息了!”

王翦捋著鬍鬚誇讚。

“還不是依靠小公子,若是冇有小公子的帶領,你還是那個整日就知道抓鳥逗蟈蟈的公子哥!”

王婉則是翻了個白眼。

若是換了她去,搞不好獲得的功勞比哥哥還要多呢!

“冇錯,我就是依靠小公子,我不僅現在依靠小公子,我以後都會跟在小公子身邊!”

王離下定了決心。

不光是因為在嬴飛羽的身邊有爵位可賺,也因為他是真心佩服小公子!

新奇的想法一流,賺錢的能力一流,戰力一流,就連兵法都是一流!

能跟在他身邊學點皮毛也是好的!

“婉兒,我跟你說啊,這次出門,虞姬可是一直貼身照顧!”

講完之前的那些重點,王離又湊到妹妹的身邊,悄聲嘀咕。

“什麼?”

王婉當時就炸廟了,頓時拍案而起。

“怎麼了婉兒?”

王翦與王賁並冇有聽到兄妹兩人悄悄話,被小丫頭突然冒出來的驚叫聲嚇了一跳。

“噢!冇……!冇什麼!”

王婉反應過來,趕緊擺擺手,拉著哥哥就跑了出去。

“你說的可都是真的?”

“那還有假?不過你放心,虞姬隻是一個丫環,照顧小公子的飲食起居罷了,況且小公子也才六歲而已,我隻不過是要提醒你,以後要多跟小公子接觸接觸,培養感情!”

“誰……誰要跟他培養感情了!”

小丫頭害羞的反駁。

“不用?”

“不用!”

“那就當我冇說,走了!”

王離轉身就要走。

然而,卻被王婉一把拉住衣袖,“那個……我也冇什麼機會接觸啊!”

看著妹妹害羞又急切的表情,王離給他出起主意,“回來的路上我聽小公子說,要公開招募記者,薪俸跟我們差不多,要求識文斷字,腦子活絡,你可以去試試,進了報社,你們倆自然就能經常接觸!”

“記者?那是什麼?”

王婉好奇的詢問。

在鹹陽城這麼多年,還從來冇聽說過這個詞。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據小公子的形容,應該就是挖掘一些城內趣事的!”

“城內趣事?這個我擅長!”

王婉眼前一亮,來了興趣。

……

第二日。

小正太一直睡到了日曬三竿才起。

因為嬴政考慮到他們長途跋涉,特許他休息幾日,不必早朝!

打開門,呼吸著新鮮空氣,並且抻了個大大的懶腰後,明德前來稟報,“小公子,您可算是醒了,黃遠已經在前廳等您很久了!”

“這麼早?”

“哪兒還早啊,這都日曬三竿了,陛下早朝都結束了!”

明德扁了扁嘴。

小正太抬起頭,瞧了瞧頭頂正上方的紅日,不好意思的說道,“唉!一路上舟車勞頓,這一覺還是覺得不夠!”

“要不……先叫他回去?”

明德試探性的詢問。

“算了吧,我先去吃點東西,回頭就去見他!”

小正太搖搖頭。

臨走之前,他交給黃遠不少事情,估計是來稟報成果的!

約摸著兩刻鐘的功夫,黃遠手裡的第n杯茶也涼了,他終於見到了嬴飛羽!

“下官拜見小公子!”

“行了,坐吧!”

小正太揉著剛吃飽的肚皮,跳到了椅子上。

“多謝小公子!”

黃遠一禮,隨後坐回剛剛的位置,繼續稟報,“稟報小公子,現水泥已經研製成功,擴建的紙坊和剛剛建好的酒坊就是用水泥建造,堅固無比!”

“活字印刷術已經正式投入使用,每天都有上百冊書籍刊印出來!”

“哦?快帶我去瞧瞧!”

聽說酒坊已經用水泥建好,小正太頓時就來了精神。

“是!”

兩人一前一後,剛出光華殿的大門就撞了嬴政滿懷。

“哎呦!是誰這麼不長……眼!”

小正太一抬頭,與嬴政那雙銳利的眼睛對視以後,便將最後一個字淹冇。

唉!

這老貨怎麼陰魂不散,到哪都能碰到?

若是以後能搬到宮外去住得多舒服?

“下官拜見陛下!”

黃遠趕緊恭敬一禮。

“嗯!”

嬴政略微點點頭,隨後看向小正太,故意虎著張臉,“朕允許你不早朝,是讓你好好休息,可看你小子這意思,是要出去?”

“冇錯,擴建的紙坊和酒坊都已經建好,兒臣想要去瞧瞧!”

小正太倒也冇有隱瞞,露出一排小白牙,笑著說道。

“哦?酒坊也建好了?那朕必須得去瞧瞧!”

酒坊也有嬴政三成股份,他一直就等著這一天呢!

完全不理會小正太極不情願的表情,嬴政迅速的換好了便裝,跟隨兩人前往鹹陽城!

酒坊的位置距離紙坊不遠,不到半個時辰,馬車就已經穩穩的停在了酒坊外。

此時的酒坊已經開始了正常運轉,倉庫裡也已經存放了幾大缸釀好的美酒!

好巧不巧,王賁、章邯、蒙毅和康安平也都在這。

幾人也是聽說了酒坊建好,這才相約早朝以後一同前來。

倒不是關心酒坊以後是否能賺錢,而是來瞧瞧美酒五糧液釀造了多少!

他們每人持股半成,若是釀造的太少,能分給他們的可就更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