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是報紙啊?”

“還免費送?”

“不會是什麼騙局吧?”

……

百姓們是第一次聽說報紙這個詞,完全就是一臉的懵。

這年頭,大家都在想辦法賺錢,爭取混口飽飯,哪能有免費的好事?

“報紙是小公子最新的產業,每日刊發一期,上麵記錄了鹹陽城內最新發生的一些大事,還有生活小技巧,話本故事等等……!”

“反正也是免費送,拿回去慢慢看唄!”

王離一邊解釋,一邊往圍觀群眾懷裡塞報紙。

“好,那俺來一份,回去讓俺家那小孫子給我念念!”

“嗯,小公子的產業肯定是不能騙我們,既然是免費的俺也來一份!”

“那俺也要一份,俺雖然不識字,但可以找識字的幫忙念……!”

嬴政征服六國,統一了文字和度量衡。

但畢竟時間還短,許多人對小篆還不太瞭解,也就是在紙張和書籍普遍以後,進程纔開始加快!

再加上大秦之前一直處於征戰狀態,百姓們能活下來已經實屬不易,更彆說去識文斷字!

即便是都城鹹陽,也不是所有人都識字!

不過這並不影響報紙上內容的宣傳!

這個時代娛樂項目匱乏,百姓們閒下來後都會坐到一起聊聊家長裡短,或是朝廷中的一些重大措舉對百姓的影響!

有了報紙以後,上麵的內容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傳播開來,達到宣傳的目的!

大致的瞭解了報紙以後,百姓們頓時將王離等人團團圍住,主動索要報紙!

一千份報紙,冇一會就被哄搶一空!

有些識字的當街就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原來毒蛇跟無毒的蛇是能夠區分的啊?”

“豬隻要進行閹割就能去掉腥臭味?還真是神奇!”

“這怎麼可能?猴子竟然還能從石頭裡蹦出來?開玩笑的吧?”

“人家上麵不是寫了嗎?那是話本專欄,寫的就是一些虛構的故事!”

“哈哈!還真是!”

“這報紙可真不錯,各種各樣的東西全都有,比讀書有趣多了!”

……

“你們看的那些都不是關鍵!”

人群中,一個特例的聲音響了起來。

“不是關鍵?那什麼是關鍵?”

眾人疑惑。

“關鍵是背麵的!”

由於是第一次刊印,報紙的內容冇有那麼多,所以小正太隻做了一頁,並且對紙張進行了加寬加大。

“背麵?”

經這一提醒,眾人才反應過來,原來報紙還有另外一麵。

“戰事報道?”

另外的一麵,小正太用了一半的篇幅將這次戰役詳細的記錄下來。

“小公子可真厲害,竟然能研製出地蕾這樣的神器!”

“小公子確實很厲害,為我大秦百姓研製出了這麼多利國利民的東西!”

“可即便如此,為何還有那麼多人要害他呢?”

剛剛發聲的那人指了指報紙後麵的一個故事。

講的就是東山射獵,趙成想要暗下黑手,結果被秒殺的事情!

經過了陳平的筆,還添油加醋了一番,讓故事看起來更加生動!

趙成的嘴臉也被寫的十分醜惡!

對於李斯等人將矛頭直指小正太的事情還揣測了一番,暗指李斯等人在背後指使攛掇!

看完了這篇報道,百姓們恨的咬牙切齒!

這麼多年了,好不容易能有一個關愛他們百姓的人出現,竟然還被壞人暗害?

忍不了!

“走!我們去郎中令府,找他算賬去!”

“對!暗害小公子,小公子還在第一時間叫人救助他,實在是太仁慈了!”

“不能再讓這樣的人害小公子,咱們得為小公子討個公道!”

“我早就看趙成那傢夥不是什麼好鳥,跟他那個哥哥一樣!”

“走!咱們一起去為小公子討公道……!”

訊息一傳十,十傳百,百姓紛紛自發組織起隊伍,帶著棍棒,揹著鋤頭,浩浩蕩蕩的前往郎中令府!

此時的郎中令府內,李斯、李信、馮劫、盧萬等人皆在!

“郎中令,一切都是你的造化深,這才死裡逃脫,保住了這條命!”

馮劫等人圍坐在趙成的正廳,笑著說道。

“唉!命是保住了,可大夫說我剛剛甦醒,不能再受刺激,不然的話就算是神仙也起不了生了!”

趙成身體明顯虛弱,說話有氣無力的。

“咳咳……!”

李斯輕咳了兩聲,開始發言,“郎中令,你甦醒的訊息相信很快就會傳出去,所以我們來此一是探望,二是為了統一口徑!”

“明日陛下問起,你一定要一口咬定,是小公子為了獵物先射傷的你,我們在旁附和,讓陛下治罪,或許能夠成功!”

“索性當時冇人看到,怎麼說還不是全憑郎中令一人?”

“可……那小子也不是吃素的,這麼說他必定會反駁!”

趙成甦醒後也一直在考慮這件事,肯定是不能承認是他有歪心思,除非他不想要這顆腦袋了!

現在也就剩下反咬一口,或是說意外!

說是意外,或許日後還能在朝堂上混下去,可若是說反咬一口,失敗以後肯定會被那小子擠兌。

誰會容忍一個想殺自己的人在身邊呢?

見他猶豫李斯繼續勸說,“這小子剛打了勝仗回來,以後在朝堂上的地位可就更高了,想要抓他的把柄隻怕是不容易!”

“冇錯,郎中令,這還有什麼好考慮的嗎?肆意射殺朝臣,在我等的逼迫下,陛下一定會懲治那小子的!”

“那小子害的你差點冇命,郎中令就不想報仇嗎?”

馮劫與李信也在旁附和。

“額……這個……?”

趙成捋著鬍鬚,稍加思索,最後咬了咬牙,答應下來“好!那就這麼辦了,明日我就命人抬我去大殿,裝出一副虛弱的樣子,讓陛下為我做主!”

“對,裝的越慘越好!”

見他答應,李信大笑起來,拍手叫好。

“不好了……不好了,老爺!”

就在這時門房突然慌慌張張的跑了進來。

“啪……”

還冇等門房開口,盧萬上去就是一個巴掌,“舅父纔剛剛醒來,明明是好事一樁,你竟然大喊大叫的說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