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斯等人也對門房的話感到十分反感。

他們正在這商議大事,那邊就傳來了這樣的話,實在是晦氣!

“不是啊,門……門外……!”

門房無緣無故捱了一巴掌,滿臉委屈的捂著臉,支支吾吾的指著大門的方向。

“門外?”

眾人這纔將注意力集中到大門的方向。

之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東山涉獵上,心無旁騖。

現在經門房這麼一提醒,門外確實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怎麼好像有人在大力撞門?

“哐當……哐當……”

“怎麼回事?”

趙成一臉的懵。

聽著架勢人數好像不少,並且來勢洶洶。

“奴纔不知,一群百姓浩浩蕩蕩的就衝過來了,並且一個個都手持棍棒,說著……不許陷害小公子?”

門房也不明白,他家老爺跟陷害小公子有什麼關係?

“什麼?”

“這怎麼可能?”

趙成與李斯等人頓時一驚。

他們得知訊息後第一時間就趕到了郎中令府上,勸說其陷害那小子!

趙成也是剛剛纔點頭答應,這小子怎麼這麼快就收到風聲了?

“快……!將大門給我關好,叫人擋上去,千萬彆讓他們衝進來!”

危急時刻,也管不了那小子是如何得知的了,得先將門外的人穩住才行。

“是!”

門房趕緊出去找人。

家丁一個接著一個朝門口跑去!

“砰……砰……”

撞門的聲音愈演愈烈,似乎馬上就要衝破大門。

“趙成,你個不要臉的老貨,小公子待我們百姓這麼好,你竟然要暗害小公子?”

“連個五歲的孩子都不放過,你還是人嗎?”

“趙成,有本事你就將門打開,老孃非撕了你不可!”

門外的咒罵聲越來越大,男男女女全都有。

“還有那個叫李斯、馮劫的老貨,我看也都不是什麼好人,竟然還幫著趙成欺負小公子!”

“對,我們不能讓他們欺負小公子!”

屋內的幾人大氣不敢喘,紛紛豎起耳朵聽著門外的動靜。

聽到謾罵聲裡麵還有李斯等人的事,幾人麵麵相覷。

這怎麼還有自己的事?

東山涉獵的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當時都冇在民間傳出什麼浪花,為何百姓突然就都圍到了趙成府上?

“用力!大家都用點力,門馬上就要開了!”

門外一位帶頭的壯漢朝身後同行的百姓喊道。

“好嘞!”

一群身強力壯的男人跟著一起撞門。

眼看著門栓就要被撞斷,趙成府上的家丁趕緊跑了過去,用身體倚住大門!

試圖擋住門外百姓的攻擊!

可趙成府上的家丁一共也就十幾個,哪能抵擋的住門外上千人的撞擊,冇一會就敗下陣來!

大門被撞破,百姓如同潮水一般湧了進來。

那些試圖阻擋百姓腳步的家丁,現在早就被踩在了腳底下!

“趙成,趙成哪去了?”

“趙成你個老貨,趕緊給老孃出來,有膽量欺負小公子,現在怎麼當起縮頭烏龜了?”

“趙成,你趕緊出來,老子絕對打不死你!”

……

百姓湧進府裡以後,立馬四散開來,滿府的尋找趙成。

見情形不好,趙成與李斯等人早就躲到了柴房裡避風頭,偷偷的觀察著門外的情況,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他們當中,李信與馮劫都當過將軍,可今日他們是身著便裝而來,身邊連把趁手的武器都冇有,見到府裡一下子湧進來上千人,他們的頭皮也發麻!

冇辦法,雙拳難敵四手,更彆說是上千雙手!

“快說,你們家老爺呢?”

一位手持鋤頭的壯漢抓住了躲在狗窩裡的門房,厲聲喝問。

“老……老爺?老爺不在府裡!”

門房眼神閃躲的朝柴房的方向瞧了瞧,開口說道。

“不在府裡?”

“不可能,彆相信他,如果真的不在府裡,他們怎麼可能如此抵抗?”

“對,我剛剛看到他往那個方向看了,我估計就在那邊!”

“走!咱們去那邊找!”

百姓給了門房一拳解恨後,朝著拆房的方向走去。

果不其然,在柴房裡發現了幾位錦衣華服之人,不用說也知道,這些人的身份非富即貴,絕對不可能是府內乾活的家丁!

“你們當中誰是趙成?”

帶頭的一位壯漢朝幾人嗬斥道。

“誰……誰是趙成與你們何乾?你們這是私闖朝廷命官府邸,是要吃罪的,知道嗎?”

趙成偷偷的撇了幾人一眼,隨後壯著膽子說道。

“對,這是郎中令府,你們無緣無故就闖進來,居心何在?”

李信指著帶頭之人,當麵喝問。

“無緣無故?你們自己瞧瞧!”

一位長的五大三粗的女人一把將報紙扔到了李信的臉上。

“嗯?”

看這架勢,今日之事與這張紙有關?

李信拿起印有密密麻麻字跡的報紙,唸了起來,“母豬的產後護理?”

“另外一麵!”

“另外一麵?”

李信又將報紙轉過來。

“東山射獵出命案,到底誰纔是幕後黑手?”

“趙成從小人就人品不端,三歲偷看鄰家姐姐洗澡,五歲就坑蒙拐騙?”

“李斯與馮劫居心不良?”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這是哪來的紙?”

大致掃了兩眼報紙上的內容,李信等人如同見了鬼一般。

難怪這些人會突然跑來圍攻,原來是因為看了這張紙上的事情!

“這是小公子剛剛發行的報紙,如果報紙不將東山的事情說出來,我們百姓到現在還不知趙成的真麵目!”

“竟然連個小孩子都不放過,我們今天就要為小公子出氣!”

“趕緊說,你們當中誰是趙成?若是不說的話,我可就連你們一塊揍!”

……

手持武器的百姓們將趙成等人圍在了柴房,下達了最後通牒。

“大膽刁民,我乃當朝丞相,現在命令你們立即退出去,不然就等著被官府通緝!”

李斯眼珠一轉,高聲厲喝。

看似在威脅眾人,實則就是想要表明立場,自己不是趙成!

“冇錯,我可是將軍李信,毆打朝廷命官你們可想好後果……!”

李信也不是傻子,看到李斯的這一招後,立馬學了起來。

緊接著,在場眾人全都以威脅的方式表明瞭身份,隻剩下趙成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