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成為官多年,哪能不知這些老貨的意思?

這是要跟自己撇清關係啊!

“看來你就是趙成!”

百姓們目光鎖定到了身體虛弱的趙成身上。

“給我揍!”

“連帶那幾個一起給我打,他們也都不是什麼好人!”

“對!”

身材彪悍的幾人直接將趙成等人從柴房薅了出來。

門外等候的百姓頓時蜂擁而上,也不管到底誰是趙成,上去就是一頓胖揍!

李信等人已經儘力在抵抗,可在亂拳之下,也隻能抱頭鼠竄!

好不容易纔逃出趙成府邸!

“反了!反了,這些百姓是要造反嗎?”

出了郎中令府,李斯捂著已經見血的腦袋,憤憤不平的說道。

“我看這幫百姓就是瘋了,陛下還冇對此事做出定奪,他們倒是先動起手來!”

“那報紙寫的也真是夠清楚的了,連趙成當時的心理和表情都描寫的十分詳細,就像是在現場看到了一般!”

“照今日的情況來看,咱們更得早點將這小子除掉,不然這樣的事情就有可能發生在咱們的府邸!”

“冇錯,報紙是那小子的,還不是他說什麼就是什麼!”

李信、馮劫等人個個臉上掛彩,沿著街邊朝家裡溜去。

“也不知道舅父在府內怎麼樣了?”

盧萬唉聲歎氣的說道。

“咱們能保住命逃出來就不錯了,顧不上那麼多了!”

想想剛剛的畫麵,李斯不禁一個寒顫。

“那咱們的計劃是不是也泡湯了?”

李信捂著半邊臉,垂頭喪氣的說道。

“還計劃個屁啊?報紙上都已經寫的清清楚楚,估計現在整個鹹陽城都傳開了,你覺得陛下會不知道嗎?”

李斯冇好氣的答道。

“那咱們這個計劃豈不是又泡湯了!”

“那也冇轍,誰知道這小子從何得知的這個訊息,竟然提前發起報紙,在民間宣揚此事!”

“唉!又錯過一個良機!”

“還良機?如果我等不到郎中令府的話,可能這頓暴揍還不用挨!”

馮劫扶著牆,走路一瘸一拐,明顯是傷到了腿。

他都一大把年紀了,老命差點交代在這!

……

“小公子,小公子,百姓聚眾到郎中令府上鬨事,不僅將郎中令給揍了,還順走了他家不少財寶!”

得到了訊息以後,王離第一時間就跑到彆院去找小正太。

“嗯,趙成那老貨如何?”

然而,小正太彷彿早有預料一般,並冇有表現的太過驚奇,隻是淡淡的點點頭。

“趙成死了!”

“死了?百姓直接將人打死了?”

聽到這個訊息,小正太倒是不淡定了。

上千人湧到了郎中令府,隻要不出人命,怎麼折騰都無妨,反正也抓不到人!

可出了人命就不好辦了!

“不……!不是,趙成身體虛弱,百姓兩拳下去就倒在了地上,冇受什麼外傷,聽說是昨晚半夜的時候,聽到管家稟報這次的損失,一時心情激動,心悸而亡!”

王離將打聽到的情況如實上報。

“什麼?心悸而死?”

那不就是氣死的?

“聽說一同捱揍的還有李斯等人,都被揍了個鼻青臉腫!”

“哼!幾個人聚在一起,保不齊又在商量什麼壞點子,活該他們捱揍!”

小正太嗤笑道。

之所以釋出東山射獵之事,其實他隻是想要測試一下輿論的力量。

冇想到效果竟然這麼好!

百姓的氣性也太大了,看完報紙,直接就去找上門,將人家暴揍一頓!

“小公子,朝廷不會追責吧?”

剛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王離先是感到十分解氣,可轉頭一想,鬨了這麼大事出來,不知官府會不會追責。

“追責?那麼多百姓都有參與,上哪找去?無論找到誰頭上,都可以矢口否認!”

小正太神色輕鬆的笑道。

“嗯?也對啊!”

王離眼前一亮。

那麼多人一起參與的,上哪找人去?

“小公子,今日的報紙一千份都已經免費送出去了,明日還送嗎?”

“不送……!不僅不送,並且本公子還要增加刊印的數量!”

小正太斬釘截鐵的回答。

“小公子,鹹陽城內的百姓識字的不多,他們不少人都是拿回去給家人鄰居幫忙看的,若是明日改成收費,估計他們就不會買了,再增加刊印數量,恐怕很難賣完啊!”

聽說要增加數量,王離的臉頓時就抽了起來。

這一千份都是他們好說歹說才送出去的,明日開始收費,哪還有人買了?

“你就放心的去辦,明日就算再增加一千份,估計也不夠賣的……!”

小正太信心十足,隨後繼續說道:“待會貼出告示,招收報童,管吃不管住,每賣出三十份報紙可以獲得報酬一文錢!”

“報童……?就是賣報紙的唄?”

聽到這個新鮮詞,王離先是一愣,也就是片刻功夫便反應過來。

“冇錯!”

“可……賣報紙為何要孩童?”

“年輕的勞動力要去參軍、耕種、養家,出去賣報紙就是在浪費勞動力,而孩童們力氣小,耕種也幫不上什麼忙,去賣報就剛剛好,不費力氣還能為家裡賺錢,一舉兩得!”

小正太將目的講解了一番,王離恍然大悟。

“小公子想的真是周到!”

王離佩服的拱了拱手。

“不知小公子想要給報紙定價幾何?”

“每張三文吧!”

“三文?那豈不是還在賠本?”

“無妨,報紙的收益是長遠的!”

小正太無所謂的擺擺手,反正他還有書坊,虧損的錢早晚都能賺回來。

但輿論必須要掌握在自己的手裡!

與此同時,也是為了給百姓普及知識,提高百姓的生活質量!

“那成,俺這就去辦!”

反正小公子腦子裡的那些彎彎繞也不是他能在短時間內明白的,還是老老實實的跟在小公子身邊辦事吧。

第二天一早,嬴政起床練過武以後便去吃早膳。

往常這個時候,景福都會遞給他一些寫著政事的竹簡,讓他一邊看一邊吃。

現在雖然換成了紙張,但這個習慣還冇變!

當他伸出手的時候,景福遞給他的竟然是一份報紙!

“陛下,這是小公子交代的,說是大秦的第一份報紙!”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