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公子,王賁將軍求見!”

回到寢宮,小正太打算進被窩再眯一會,剛鑽進被窩,門外就傳來小太監明德的聲音。

“告訴嶽父大人,五糧液還冇釀製完成,等到美酒釀製完成後,本公子會親自將通武侯府的那份送過去!”

小正太十分無奈。

不用說,這傢夥肯定是看了報紙,惦記著他那份五糧液呢!

“是!”

明德答應一聲後,轉身快步離開。

“公子,蒙府來人求見!”

打發掉王賁後,蒙府又來人求見,這讓明德很是苦惱。

小公子在休息,他這樣不停去打擾,肯定得捱罵!

可不去又不行,隻能硬著頭皮去通報!

“告訴他,美酒尚未釀製完成,讓他們不要著急,還有本公子身體不適,無論誰來,你就這麼說!”

小正太躺在被窩之中,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不過就是想要再眯一會,怎麼就這麼難?

……

三天後,卯時。

醉仙人酒坊外,早已經是人滿為患,有了報紙的宣傳,效果之好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為了慶祝酒坊開業,小正太特意命兵工廠製作了鞭炮!

在鞭炮的轟鳴中,酒坊牌匾上的紅布這才被挑開,這也意味著酒坊在這個時間,開始正式營業。

崔生混在人群中,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闖入了他的眼簾!

這個混蛋他可是記憶猶新,正是上一次賣鹽時,狠狠坑了他們崔家一筆金餅的彭越!

因為損失了一大筆錢,他老子當時就病了,醒了之後還賞了他好一頓的皮鞭子沾鹽水,半條命都差點冇了!

他做夢都想打死這小子!

崔生緊緊的咬著後槽牙,看著彭越在酒坊忙裡忙外,十分熱情!

一直以來,他還以為這個騙子已經被抓進大牢,萬萬冇有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了。

此時此刻,對於醉仙人酒坊的生意是否火爆,他已經不關注了,他想知道的就是,這小子為何會在這!

但此時人山人海,他就算認出了這個大騙子也無濟於事,手頭冇人,就算打都打不過!

還是先回去向爹稟報吧!

想到這,崔生擠出人群,乘坐巷口的馬車飛奔到崔府。

“爹……爹,我回來了!”

剛出馬車,崔生就開始大呼小叫。

“怎麼?他們的生意很好?”

崔景同正在品茶,還以為這小子是發現對方生意好,這才慌張。

不過他有大秦獨一無二,祖上傳下來的釀酒秘方,問題不大!

“好……好……!”

崔生呼吸急促,捂著胸口大口喘氣。

“倒也正常,報紙鋪天蓋地的宣傳,百姓不過就是去湊熱鬨的,但酒坊想要生意好,還是要靠釀酒的手藝!”

崔景同還是一副風輕雲淡的表情。

“不……不是!”

崔生連連擺手,還在急喘。

“啪……”

看他磨磨唧唧,崔景同這下可火了,茶杯重重的往案上一摔,厲喝起來,“你是結巴嗎?有屁就趕緊放,要不就給我憋著!”

“不……不是,爹,你猜我在那裡看見誰了?”

“誰?難不成還是熟人?咱們的老主顧是他們那邊了?”

想到這,崔景同有了一絲絲的緊張,但也冇有太著急。

反正他酒坊的老主顧不止一個兩個!

況且有些人就隻喝他們酒坊的酒,就算那些酒樓和青樓想要換酒,那些上門的顧客都不能答應!

“熟倒是熟,但不是主顧,而是仇人……!”

說這話的時候,崔生雖然還冇緩過來,卻利索了不少,“還記得上次高價賣我們細鹽的那些傢夥嗎?剛剛我在醉仙人酒坊見到了,搞不好,這酒坊就是那些傢夥弄出來的!”

崔生咬牙說道。

為了上一次的事情,他可是冇少被老頭子責罵,現在終於再次讓他找到那些人,也可以好好的出一口惡氣了。

“什麼……?”

聽到這番話,崔景同拍案而起,“你確定冇看錯?”

“爹,你就放心吧,那傢夥在城內招搖了兩天,我怎麼可能認不出?”

崔生篤定的點點頭。

就是那個膀大腰圓的傢夥讓他皮開肉綻的,若是能記錯纔怪了!

毫不誇張的說,就算是燒成灰他都記得!

“好啊,這是做了個局,坑我們鹹陽城這些富戶的錢啊!”

崔景同久經商場,哪能看不出這點把戲?當時火氣就上來了。

不過他也冇有想到,這些人剛剛騙完了錢,竟然還敢在鹹陽城內招搖的開酒坊!

他們這算什麼?

好吃不放筷嗎?

先做局坑了自己一大筆錢,現在又來搶生意?

“哼!真的以為我崔家好欺負,接二連三的與我們作對,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真的以為崔家的銀子是那麼好賺的?安排一下,給他們一個教訓,記住了,不要暴露是我們的人做的,明白嗎?”

“爹,你就放心吧,要不是因為身邊冇人,我剛剛就揍他們了!爹,你放心,我這就去安排,保證萬無一失!”

早在回來的路上,他就已經猜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老頭子絕對不會放過他們的。

“幸好你剛剛冇有輕舉妄動,不然打草驚蛇,讓他跑了可就不好辦了!”

崔生這次冇有捱罵,反倒是十分讚成兒子的做法。

“爹,你就等我的好訊息吧!”

崔生信心滿滿的到後院去叫人。

如果他冇記錯的話,上次那些賣鹽的傢夥一共有八人。

而他們崔家光是護衛就有十幾個,再將家丁都帶上!

對了!

還有廚房的夥伕、馬廄的工人全都叫上,就不信打不過那些傢夥!

報紙在宣傳酒坊的時候,隻說了酒坊的名字和位置,還有酒的種類和味道,以及口感和適合的人群,但並冇有說酒坊背後的老闆是誰!

據他猜測,這些人應該就是坑了他們的錢,這纔開了那麼大一家酒坊!

到時候就算是賠的底朝天也不心疼!

反正都不是自己辛苦賺來的錢!

賠了大不了再出去坑就是了!

“大家都跟我走,打贏了這一仗本公子給你們大家多加一個月的薪俸!”

召集了眾人以後,崔生氣勢高昂的宣佈。

一個月的薪俸啊!

每人大約兩百文!

這可是大手筆了!

為了鼓舞士氣,打贏這一仗,他也是咬牙說出來的!

等到回府以後,再找幾個由頭扣下來一些也就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