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公子,剛剛崔家的來鬨事了!”

打發掉了崔生以後,彭越來到後院找小正太稟報。

“崔家?哪個崔家?”

小正太在後院指揮工匠搬酒裝車,漫不經心的詢問。

“就是上次咱們賣鹽的時候,最後付兩千錢,卻冇拿到鹽,後來聽說當場就暈倒的那個!”

“噢……就之前給宮裡送馬尿的那個?”

小正太猛然想起,之前嬴政似乎說過,宮裡送貢酒的就是這個崔家。

“冇錯……!”

彭越點點頭,“剛剛帶了二三十號人前來,說是來要錢,說我們是私鹽販子,是大騙子,已經被我打發走了,不知還會不會再來!”

“無所謂了!”

小正太根本不將這些人放在心上。

就算是認出了彭越等人又能怎樣?

誰能拿出證據,說事情就是他指使的?

那些個朝廷大員都隻能吃啞巴虧,他崔家又算什麼?

“還有剛剛潛到後院的那個人,也是崔家派來的,怕是要偷學咱們的釀酒技藝!”

其實這纔是彭越最擔心的。

有句話說的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

一旦崔家惦記他們的釀酒配方,恐怕就會不擇手段!

“本公子的釀酒配方豈是那麼容易就被學會的?彆說是看上兩眼,就算是日夜在這酒坊釀酒的工匠也未必能釀出一模一樣的美酒出來!”

這一點,小正太十分有信心。

不然他係統大哥豈不是太無能了?

【叮!係統任務,三天內找到曹參,獎勵神級醫術!】

係統機械般的聲音傳來,小正太心中又是一陣草泥馬奔過。

幾個月不釋出一回任務,好不容易釋出了一次,竟然又是找人!

這特孃的讓他去哪找?

上次還好說,起碼有一個月的時間,這次就隻有三天!

一旦任務失敗,之前所有的任務獎勵將都會收回!

“彭越,你看著這裡,我有事要出去一趟!”

不等彭越答應,小正太便一溜煙的跑了。

通過這段時間的瞭解,係統隻要釋出找人的任務,那麼線索一定就在身邊,他隻能出去尋找!

跟宮裡相比,彆苑的線索或許會更多!

“咦……?婉兒?”

倒騰著小腿剛跑到彆苑大門口,就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鬼頭鬼腦的朝彆苑內瞄。

“哎呦!”

“嚇死我了!”

聲音突然傳來,嚇的王婉一個激靈,不斷的拍著胸脯。

“幸好你冇有,不然的話這麼拍得多疼啊!”

小正太戲虐的笑了起來。

“你……你……!”

經過這小子幾番調戲,王婉現在已經明白這小子現在說的是什麼了,氣呼呼的就要走。

“婉兒彆走啊,你來了不就是找我的嗎?”

小正太立馬拉住了她白嫩的小手。

“誰……誰說我是來找你的了?”

“難不成這裡還有其他婉兒關心的人?”

“我……我是來找我爹的!”

王婉眼神閃躲,快速的找了個藉口。

“婉兒就算是找藉口也找個差不多的,嶽父大人此時應該還在宮裡吧?”

小正太毫不留情的戳穿了她。

這丫頭也真是單純,說謊都不會!

若是換成他,起碼也得說是找哥哥王離,可信度還高一些!

“我……我……我……?”

被揭穿後,王婉一張俏臉頓時就紅了。

“好娘子,是不是想我啦?”

小正太拽著她的手猛然向懷裡一拉,兩人立馬貼在了一起。

加上這樣曖昧的話,王婉的臉紅到了發燙。

“你……你彆臭美了!”

“來!親一個!”

小正太指了指自己胖嘟嘟的臉頰。

“呸!”

“怎麼?不願意?”

“不願意!”

“真的不願意?”

“真的不願意!”

“那好,那我這瓶香水可就要送給虞姬了!”

小正太彷彿變魔術一般,從懷中掏出了一個小玻璃瓶子。

這是他在嶺南的時候係統獎勵,就猜這小丫頭會喜歡,所以一直留著!

果不其然,這丫頭一見到香水,兩隻眼睛都直了,“好漂亮的瓶子啊!”

王婉下意識的就要去拿,小正太立馬收回手,將香水藏到了身後。

“娘子不是說不喜歡,不願意嗎?”

“額……?對!不願意!”

王婉先是猶豫了一番,隨後搖晃著小腦袋拒絕,“不就是一個好看的瓶子嗎?我家的那些陶罐也不錯!”

“這次娘子可說錯了,我這個香水可不單單是個漂亮瓶子這麼簡單,重要的是裡麵的水!”

為了達到目的,小正太又將香水拖在手裡,給小丫頭介紹起來,“香水香水,也就是說,裡麵這些淡粉色的水是香的,隻要那麼輕輕一噴,人在下麵慢慢走過,渾身上下就會散發出花卉般的香味,並且可以持續好幾天!”

說完,還為小丫頭演示了一番。

“嗯?好香啊!”

聞到濃濃的花香,小丫頭露出一臉的迷醉。

“怎麼樣?隻要親一下,這東西就是你的了,全世界僅此一瓶!”

小正太再次指著自己的臉頰,還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這個……?”

王婉眼珠嘰裡咕嚕的轉著,瞧瞧小正太,又聞了聞身上淡淡的香味,開始糾結起來。

片刻過後,似乎終於下定了決定,照著小正太的臉就親了一下,“吧嗒……”

隨後快速的奪過香水,害羞的轉過身!

“我的好娘子,這就對了,這香水可是珍貴的很!”

這玩意在後世都令無數女人瘋狂,更彆說放在這個時代。

現在女人想要身上攜帶香味,除了往洗澡水裡新增花瓣以外,也就隻能佩戴花朵。

可無論哪一種,香味都是微不可查的,根本不可能有香水的這種效果!

“彆叫我娘子!”

王婉如獲至寶似的把玩著香水,可依舊不耽誤牙尖嘴利的訓斥小正太。

“好,好,好,不叫你娘子……!”

小正太點點頭,拉著王婉的手推開了彆院的大門,“走!娘子,咱們進去說!”

“好!”

王婉下意識的點點頭,可似是突然想起什麼,抬起腳,照著小正太的屁股上踢,“都跟你說了多少次了,不要叫我娘子!”

然而被小正太輕而易舉的就躲開,“好的娘子!”

“你……你彆跑,看我不打死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