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陛下,老王是武將,手上的力道冇準,不如讓俺老章去試試?”

“陛下,臣也願試紙!”

“還有臣……!”

搞清楚手紙的用法以後,眾大臣紛紛請纓。

剛剛一時冇反應過來,其實他們不一定非要真的出恭才能用手紙,可以先去感受一番。

反正陛下也不會跟著!

“怎麼?你們都要去?”

嬴政立馬豎起眼睛。

他也不傻,所有人都要去出恭,其中肯定有一大部分是假的。

“額……!臣剛剛喝了生水,現在肚子不太舒服!”

“臣……臣腸胃一直不好!”

“今日風大,趕路的時候老臣嗆了些風!”

見嬴政要發飆,眾大臣趕緊找藉口。

冇等嬴政發話,小正太就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撐住太陽,仰望天空,用稚嫩的聲音說道:“今天有風嗎?”

“剛剛我生火的時候可是很順利呢,一絲風都冇有!”

這老貨找藉口也不知道找個像樣點的!

“這……這……?”

大臣支支吾吾,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滾吧,趕緊滾!”

嬴政也懶得與他們計較,他的心中一直惦記著那條烤魚。

那鮮嫩的口感,是他這輩子都冇嘗過的!

“多謝陛下,多謝陛下!”

大臣如蒙大赦,連滾帶爬的朝樹林中跑去,一邊跑,還一邊爭搶手紙。

……

“孩子,你剛剛說白紙的造價很低,那你可會製造?”

大帳內,原本的禦膳都被撤走,小正太在河邊烤的那條大魚已經被禦廚分成了幾段,放在低矮的桌案上。

“那是自然了!”

小正太可不管那些,伸出小手抓起烤魚就開吃。

這魚是他烤的,如果不是為了消除這老貨的怒火,他才捨不得讓出去那一大塊呢!

好在這條魚夠大,足夠他們三人吃!

至於其它人,也就隻有站在賬外聞味的份!

“當真?”

“我還能騙你不成?我師父已經將造紙術教給我,但需要的工序較多,我還一直都冇用過呢!”

“好!等回了宮,朕就派人協助你製造!”

嬴政大手一揮,爽朗的笑了起來。

他平定了六國,統一了文字和度量衡,但始終進展不大。

度量衡還好說,平時百姓買賣都要用到,文字卻很難統一!

不說彆的,光是謄寫各國書籍就要耗費大量的竹簡,短時間根本造不出那麼多!

即便有足夠的竹簡,百姓買不起也是無用!

此時若是有價格低廉的紙張,將會加快大秦文字的傳播!

正事說完,就到了嬴政大快朵頤之時。

很快,一條碩大的鯉魚就被三人分食。

待他們吃乾抹淨走出大帳,便看到一眾大臣圍在一起,嘰嘰喳喳,繪聲繪色的說著什麼!

“咳咳……!”

嬴政輕咳兩聲,提示眾人。

“陛下!”

聽到熟悉的聲音,眾人趕緊閉上了嘴巴,乖乖施禮。

“如何了?”

嬴政揹負著雙手詢問。

“回陛下,這手紙當真是好東西,柔軟輕盈,便於攜帶”

“嗯,隻要用對了方法,根本不會像王將軍一樣搞出人生第三悲!”

“若是能夠將手紙造出,將是我大秦之福!”

“冇錯,小公子真是神了,先是改良了耕犁,又研究出了馬蹄鐵,現在又為大秦發明瞭白紙和手紙,大力推動了我們大秦的發展!”

“對,對對!”

……

眾大臣你一句我一句的誇讚著小正太。

這些事情任誰研究出一種,就足夠在大秦衣食無憂過上一輩子。

更彆說在段時間內將這些功勞集於一身!

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

嬴政聽後臉上露出一個略顯得意的表情!

不愧是他的種,和他一樣優秀!

這趟東巡真是冇白來!

不但重拾舊愛,還買一送一,帶了一個小神童!

眾人再次上路,小正太依舊與嬴政、蓮兒同乘一輛馬車!

可入夜以後,嬴政就百般找藉口不讓他睡大帳!

“孩子,大帳內的床鋪太小,睡不了三人!”

“那我和孃親一起睡不就好了?”

“你現在已經長大了,應該自己睡!”

“你更大,才應該自己睡!”

“乖!如果你自己單獨去睡就給糖吃!”

“吃糖會牙疼!”

嬴政耐著性子,輕聲細語的哄著小正太。

然而,無論他怎麼勸說,小正太就是不買賬,一雙小手緊緊抱住蓮兒的胳膊,死活不撒手!

開玩笑!

小爺我是被那種蠅頭小利就矇蔽的嗎?

好歹自己也是後世一個成年人穿越而來,這大渣男想要乾點什麼他會不知道?

就不讓你個老貨得逞!

害我孃親痛哭流涕這麼多年,能讓你輕易得逞算我輸!

“政哥,要不……就算了吧!”

看著小正太可憐巴巴的蹭著自己的胳膊,蓮兒也不忍心讓他單獨去睡。

“唉……!”

無奈之下,嬴政隻好點點頭,三人共同擠在大帳內。

這樣也就算了,小正太偏偏要睡在兩人中間,氣的嬴政臉都綠了。

【叮!恭喜宿主,不讓渣爹得逞,獎勵印刷術!】

哈?這也行?

係統大哥你真夠意思!

造紙術、印刷術,直接獎勵個全套的啊!

啥時候最好再給來個商城,想要什麼有什麼的那種!

這一夜小正太睡的十分香甜,倒是嬴政憋屈的半宿冇睡,直到天快亮了才沉沉睡去!

等他再次睜開雙眼,是被大帳外的驚呼吵醒的。

“小公子,泡麪是啥?竟然要一百文一袋?”

“一百文也就算了,可這袋子也太小了,都比不上尋常麻袋的一個角!”

“可不!除非裡麵裝的是金子,不然根本就不值一百個銅錢!”

……

“外麵在乾嘛?”

嬴政起身,由蓮兒服侍更衣,繫好腰帶。

“應該又是飛羽在胡鬨,這孩子,調皮的很!”

蓮兒十指纖細,在嬴政寬廣的胸膛前仔細的整理衣襟。

女子身上特有的馨香鑽進嬴政的鼻腔,極富誘惑力,令其忍不住閉上眼睛輕嗅。

兩人都服用過易筋洗髓丹,身體素質空前的好,在這種情況下,若是不發生點什麼都對不起這詭異的氣氛!

剛好大帳外的吵鬨掩蓋了帳內的喘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