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住嘴,這可是在朝堂之上,大家不要亂說!”

見大家都將矛頭指向小正太,身為準嶽丈的王賁頓時就不乾了,當場嗬斥。

“冇錯,大家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有什麼證據能夠證明,小公子的酒坊就是時疫源頭?”

章邯也厲聲喝道。

“這還用證明嗎?兩戶人家從冇有過接觸,卻幾乎在同一時間染上了時疫,不是因為酒,還能因為什麼?”

“臣附議,臣建議陛下徹查!”

“臣也建議陛下徹查此事,不要讓時疫擴散,連累更多的無辜百姓……!”

大臣們也不甘示弱,紛紛拱手要求嬴政派人調查酒坊。

這一刻,大殿內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大家都在等著嬴政發話!

李斯與馮劫等人低著頭,悄悄的交換了個眼神!

這下所有矛頭都指向了小正太的酒坊,看他還怎麼解釋?

就算這小子再厲害,也控製不了時疫!

“你們這些人,難道都忘了小公子對大秦做的貢獻了嗎?”

“冇錯,五糧液在剛釀出來的時候,你們大家不也曾瘋狂的購買?”

蒙毅與康安平朝這些拜高踩低的人投去一記白眼。

“一碼歸一碼,小公子對大秦有著不可泯滅的貢獻不假,可這並不影響酒坊成為時疫的源頭!”

“況且我們也冇說什麼啊,隻不過讓陛下徹查此事!”

“冇錯,一旦酒坊真的是時疫的源頭,處理了也就可以了!”

……

一眾老臣並冇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跟他們的生命比起來,什麼功勞不功勞的,那些都不重要!

“飛羽,這件事你怎麼看?”

權衡了利弊之後,嬴政隻好將目光落在了小正太的身上。

“還能怎麼看?我坐椅子上看唄!”

小正太翻了個白眼,風輕雲淡的說道。

“臭小子,朕跟你說正事呢!”

嬴政也不是第一天認識嬴飛羽,一看這小子的架勢,就是在生氣。

“兒臣說的也是正事!”

“那朕換種方法問,對於時疫,你可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當下所有大臣除了恐慌之外,冇拿出一個可行的辦法。

這小子腦子活絡,或許能有什麼好的方法,控製時疫!

“有!”

小正太點點頭。

“嗯?”

所有人將目光落到了小正太的身上。

就連李斯等人也不禁詫異,難不成這小子連時疫之困都能解?

“快說……”

嬴政迫不及待的追問。

“首先要派兵控製已經發病的兩戶人家,於此同時,還要擴大控製範圍,將城南與城東的百姓暫時都隔離開,最起碼也要控製在家中,禁止外出!”

“時疫傳染性很強,讓百姓非必要不到城南與城東去!”

“想要解決這件事,兒臣還得親自去瞧瞧才行!”

小正太站起身,一本正色的說道。

“什麼?小公子要親自過去?”

“不行,不行,這絕對不行,時疫的傳染性很強,搞不好就會被傳染!”

王賁與章邯立即反對。

“是啊,這太危險了!”

嬴政也不讚同。

雖然現在還拿不出什麼可行的辦法,但皇子親自前往時疫發生的地方,這實在太危險了!

“師父在飛走之前曾教過我一點醫術,兒臣必須得親自去看了,纔有可能拿出治療的方法!”

小正太將師父搬了出來。

聽了這句話,李斯等人倒是高興了!

他們等的就是這句話!

時疫之事一舉雙關!

一個就是將矛頭指向小正太的酒坊,讓嬴政治罪!

另外一個就是瞄準了小正太喜歡出風頭,到時候一定會出麵解決,等到染上時疫,活下來的機率很小!

兩者之中,無論是哪一種,那小子都冇跑!

“小公子大仁大義,臣佩服!”

生怕嬴政不同意,馮劫趕緊奉上了一記馬屁,堵住嬴政的嘴。

“小公子見多識廣,願與時疫作鬥爭,臣佩服!”

這下之前說小正太酒坊是傳染源頭的人也不吭聲了,還有一些隨聲附和,讓小正太去檢查時疫。

隻要有人去檢查,嬴政就不會為難他們,他們也就可以躲清淨,不會被責罰!

“好吧,那就由飛羽前去檢視!”

無奈之下,嬴政隻好同意。

除了這小子以外,他也真想不出誰能解決此事!

於是,叫了幾個侍衛,讓他們與小正太一同前往城外,去看那幾個已經發病的農戶!

通過一番打聽,結合神級醫術,小正太基本能夠確定,這根本不是什麼時疫,就是天花而已!

天花在後世已經被打敗,但在這個時代,卻還是一種致死率非常高的傳染性疾病!

想要打敗這種病毒也很簡單,隻要全民接種牛痘,以後就都不會再感染這種病毒!

“小公子,可有什麼辦法?”

王賁與章邯跟隨小正太,一同前來,在看過病人之後,趕緊跑了出來,開口詢問。

“這是一種病毒,叫做天花!”

在這個大家都緊張的要死的時候,小正太則是閒庭信步的走在街上,冇有一絲擔憂的神色。

“天花?那是什麼?”

冇人懂這兩個字的含義是什麼。

“先回宮吧,到了宮裡再跟你們詳細解釋!”

小正太朝皇宮的方向揚了揚下巴。

在這若是解釋一遍,回去還得解釋。

倒不如回到宮裡,解釋一遍,大家就都懂了!

……

“小公子,在您去城外檢查的這段時間,又陸陸續續的有幾戶人家感染了時疫,您那邊可曾查出什麼嗎?”

回到大殿,李斯便開口質問。

這一段時間裡,不斷有侍衛前來稟報,可見這場時疫的傳播速度有多快!

“小公子說這叫做天花!”

冇等小正太開口,王賁便將這個名字報了出來,以顯示小正太的能力。

“天花?”

嬴政輕聲嘟囔著這個名字。

“知道時疫的名字,是不是就是說有瞭解決之法?”

一眾大臣急切的詢問。

隻有解決了時疫,他們才能真正的安全,不然的話,他們出了皇宮以後隨時有可能被感染!

“那是當然!”

小正太神色輕鬆,很自然的點點頭。

這個回答令李斯等人神色一緊!

這幾個人是項梁等人好不容易找來的,目的就是要置這小子以死地。

這小子怎麼可能會有解決的方法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