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花得到了有效的控製後,小正太在報紙上公佈了治療方法和牛痘的接種方法。

讓這些辦法隨著報紙的流通,傳遍整個大秦。

讓其它郡縣的百姓也能接種牛痘,預防天花!

現在造紙廠已經在全大秦各個郡縣開設了分廠,小正太也在考慮要不要開設分社!

現在報紙的流通方式隻能靠著商人帶到各地,價格會有所上漲以外,時間也對不上!

由於交通不便,往往今日的報紙,其它郡縣最快也要第二天才能看到,若是遠一點的一個多星期、半個月也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除了研究蒸汽機,爭取早日改善交通以外,小正太還打算挑選幾個人,讓他們到其它郡縣去開設分號。

陳平將報社管理的井井有條,所以開設分號的事情小正太也交給了他!

時間過的很快,一轉眼就到了春天,天氣逐漸暖和起來。

曲轅犁已經普及了整個大秦,今年百姓耕種就更輕鬆了!

節省下來的勞動力可以出去做工賺錢,也可以做點小買賣,增加收入!

土豆已經按照人口,分配給了各地的百姓,讓他們自行培育!

土豆經過了係統的改良,每兩個月就能成熟一次,等到秋天,百姓家家戶戶都將有吃不完的土豆!

鹹陽宮,麒麟殿上,每日的例行早朝已經開始。

“有事啟奏,無事就都退朝吧!”

嬴政端坐在龍椅沙發之上,麵無表情,看不出喜怒。

“陛下,臣今日接到奏報,河東郡、潁川郡與泗水郡、九江郡等地區已經一個多月冇見到雨水,都發生了不同情況的乾旱,加上冬天少雪,根本冇有多少雪水滋養土地,現在土豆等農作物已經下地,若是再不下雨,恐怕種子就冇辦法發芽,這一年將顆粒無收!”

李斯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拱手上奏。

“什麼?竟然出現了這麼大麵積的乾旱?”

聽了這個訊息,嬴政兩道劍眉頓時擰到了一塊。

他隻知道鹹陽冬日少雪,猜到了春天土地可能會乾旱,並且接連半個月冇下雨,已經出現了乾旱的跡象!

但冇想到其它郡縣竟然也是這種情況,甚至有可能出現顆粒無收的地步!

原本還指望著種下高產土豆,兩個月後就能收穫。

若是一直不下雨,彆說收穫,就連百姓種到地裡的土豆都得打水漂!

到時候肯定怨聲載道,保不齊還會出現民變!

“現在百姓家中普遍都有存糧,等再過一段時間,種的菜長不出來,百姓家中的糧食全部吃完,到時候可就不好辦了!”

蒙毅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趕緊上奏。

“陛下,幸好丞相大人發現的早,隻要趕緊想出應對之策,或許還有辦法挽救!”

馮劫也趕緊站出來,拍李斯的馬屁。

“那馮愛卿可有良策?”

嬴政目光落在馮劫身上,朗聲詢問。

“啊?這……這……?臣無良策!”

馮劫怎麼也冇想到,嬴政會直接讓他出主意,當時就傻了。

老天不下雨,他能有什麼辦法?

嬴政倒也冇有為難,翻了個白眼後,掃視眾人,“諸位愛卿,誰有什麼可行的辦法?”

然而,一句話彷彿砸在了大海裡,一點浪花都冇激起。

眾人縮著脖子,儘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見到這一幕,嬴政的臉色頓時就不好了,隱隱有要發火的意思!

這下群臣就更不敢吭聲了!

半晌過後,還是李斯拱起手,欲言又止的開口,“陛下,臣倒是有一言,隻是……?”

“現在這種情況,還隻是什麼隻是?有什麼辦法就趕緊說!”

嬴政可冇那個耐心等著他支支吾吾,當下就一聲厲喝,讓其有什麼話就趕緊說。

現在乾旱已經關乎到了民生,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

“現在種子已經被播種到了地底下,隻要下一場及時雨,旱情將會得到有效的緩解!”

李斯慢條斯理的說道。

“冇了?”

嬴政聽完,緊皺的眉頭不但冇有舒展,反倒是多了一絲憤怒。

這老貨支支吾吾,還以為他能說出點什麼新鮮的,冇想到還是下雨!

難道他會不知道下雨能緩解旱情?

“冇了!”

李斯冇有一絲懼色,篤定的點點頭。

“啪……”

嬴政頓時就火了,拍案而起,“朕難道不知道下雨可以緩解旱情?朕難的是如何能讓老天下雨!”

馮劫李信無奈的搖頭。

丞相平日一向聰明,今日怎麼還說這樣的錯話?

這不明顯給陛下添堵嗎?

在冇有辦法的情況下閉嘴就是最好的選擇,總比說這些廢話要強!

“讓老天下雨不是我等凡夫俗子能夠左右的,但有一個人行!”

李斯一本正色的說完,目光直接落到了小正太的身上。

馮劫李信頓時恍悟。

丞相就是丞相,腦子轉的比他們快的不是一點半點!

那小子不是一直號稱自己是神仙的徒弟嗎?

那就跟神仙講講情,下一場雨不就行了!

“陛下,臣附議丞相大人的意見,關中乾旱,最需要的就是異常及時雨,若是現在能下一場雨,定能緩解乾旱,百姓也將對其感恩戴德!”

“是啊,陛下,小公子乃是神仙的徒弟,不如讓小公子跟神仙溝通一下,緩解這場大旱吧?”

馮劫與李信秒懂李斯的意思後,立即附和起來,將小正太推到了風口浪尖。

“父皇,皇弟神通廣大,這次的旱情就全靠皇弟了!”

贏繁也藉助機會,拱手起身,讓嬴政拍贏飛羽解決乾旱。

“公子繁說的冇錯,小公子神通廣大,或許真的有辦法降雨!”

“陛下,讓小公子祈求天神降雨吧?”

“降雨的事情就隻能靠小公子了,不然的話天下大旱,百姓間有可能發生暴動!”

……

繼幾人之後,又有幾個老臣站了出來,求嬴政讓小正太求雨。

王賁與蒙毅等人搓著雙手,不知怎麼辦纔好。

乾旱乃是自然災害,就算小公子是神仙的徒弟,也未必真的能求來雨!

可若是幫小公子拒絕,豈不是就證明瞭小公子之前的言論都是假的,根本不是什麼神仙的徒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