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羽,你確定神仙會降雨嗎?這……似乎也冇什麼反應啊?”

從熱氣球下降開始,嬴政就一直眼巴巴的仰望天空,看的脖子都要斷了。

可到現在為止,一點反應都冇有。

大太陽依舊掛在天空,照的人渾身是汗!

“是啊,小公子,您師父是不是不在家啊?我看這天色一點變化都冇有!”

“晴空萬裡,連朵雲彩都冇有,哪有要下雨的意思?小公子是不是搞錯了?”

“要我看,小公子這祭品算是白送了!”

……

看到這一幕,馮劫、李信等人頓時放心了不少,麵帶戲虐的笑道。

“急什麼?師父集結雲朵也是需要時間的,待會保證有大雨,你們就等著好了!”

小正太揹負著小手,胸有成竹的說道。

“好吧,那就再等等!”

嬴政點點頭,耐著性子仰望天空。

大約半個時辰以後,一朵烏雲突然飄了過來,遮住耀眼的太陽!

“來了,來了,雲朵真的來了!”

王賁興高采烈的驚呼起來。

“就一朵雲而已,怎麼可能下雨?”

馮劫翻了個白眼,嗤笑的說道。

“又來了,又來一朵!”

“是風,起風了?還帶著絲絲涼意!”

“真的要下雨了!小公子為我們求來了雨!”

……

緊接著,百姓的歡呼聲不斷響起。

大家都真切的感受到了天氣的變化!

“時間差不多了!”

小正太也一直關注著天氣的變化,眼看雲朵已經集結的差不多,自信的開口說道。

“差不多了?難不成真的會下雨?”

李斯低聲嘟囔,語氣裡充滿了疑惑。

“滴答……”

直到一滴雨水落在他的鼻梁上,他才心頭一顫。

完了!

真的下雨了!

緊接著,在場眾人都感受到了雨滴落在臉上的感覺。

用手揉搓一下,清涼的感覺頓時傳入皮膚!

“下雨了,下雨了!”

“太好了,真的下雨了!”

“鹹陽的百姓有救了!”

……

真實的感受到雨滴後,百姓們高舉雙手,歡呼起來。

“嘩嘩……”

雨點越來越大,片刻過後如同斷了線的珍珠一般落了下來。

嬴政與眾大臣趕緊到附近躲雨。

百姓則是興奮的在雨中手舞足蹈,完全不怕被淋濕!

他們等這一場雨等的實在太久了,現在見到雨水,不興奮纔怪!

“小公子真厲害,竟然在這乾旱的時候求雨成功!”

“是啊,小公子真是神了!”

看著外麵瓢潑大雨,不少大臣發出感慨。

“哈哈,你小子還真的將雨求來了!”

看著百姓歡呼雀躍的樣子,嬴政欣慰的笑道。

“兒臣說行,那就肯定行!”

小正太也不謙虛,揹負著小手,略顯得意。

幾家歡喜幾家愁,百姓是高興了,可李斯等人則是麵帶愁容!

按照之前的約定,這小子將雨求下來,那就要實行改革,他們的官位可就做不了幾天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係統任務,獎勵雜交水稻種子一千斤!】

大雨傾盆,係統提示音也在腦海中響起。

有了這一千斤的雜交水稻種子,用不了多久,雜交水稻就能在全大秦普及,讓水稻的產量翻上個十倍!

大雨嘩嘩的下著,冇一會就在地麵上彙聚成了小溪,整個鹹陽都充滿了涼意!

“丞相大人,現在大雨已下,鹹陽城的旱情也有所緩解,改革之事,是不是也該研究研究了?”

拿到係統獎勵,小正太突然露出一個笑容,走到李斯身前,戲虐的笑道。

“改革之事由陛下定奪,我們這些做臣子的隻能輔助君王罷了!”

李斯袖袍一甩,不置可否,說了一些模棱兩可的話。

改革他自然是不希望,但之前話已經說了,又不能反悔,隻能說這些折中的話!

“哈哈,小公子之前就說了,鹹陽大旱,就是神仙對大秦的警示……!”

嬴政借坡下驢,繼續說道:“我大秦已經數十年冇有經曆改革,確實應該有所改變,這件事等回到皇宮,朕就命人著手!”

“一切單憑陛下安排!”

李斯等大臣拱手一禮。

……

眾人回到皇宮,嬴政便將一些心腹大臣叫到了一起,商議改革之事。

“改革之事,你們覺得應該從何處入手?”

嬴政端坐於龍椅之上,麵色威嚴的開口詢問。

王賁、蒙毅、章邯、李斯、馮去疾等人全都在列。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一眾皇子!

“臣以為,現國庫逐漸豐盈,最當實行的就是退休製!”

王賁第一個站了出來,提出自己的建議。

“臣附議,依照小公子所說,人老了確實會做出不少錯誤的決定,應該設立一個年齡線,百官達到這個年紀就該退休,給年輕人一些機會,也讓辛苦了半輩子的官員在晚年享清福!”

蒙毅十分讚同的點頭。

當初小公子說的這些話他一直都記在心裡,就等著有朝一日能夠實行!

“文臣還好,若是武將的話,六七十歲連武器都拿不動了,還怎麼上戰場?倒不如像小公子所說,當個顧問,幫助年輕將領答疑解惑,發揮一下餘熱!”

武將康安平開口說道。

“看樣子大家都認為應該先實行退休製!”

聽了半天,嬴政眯著眼睛說道。

“陛下,退休製倒不是不能實行,隻是年齡段應該如何設定?”

李斯拱手開口。

倒不是為馮劫等人說情,而是詢問退休的年紀!

“父皇,朝中五十歲以上的幾乎占了一半,五十五歲以上的占有三成,六十歲以上的占一成,實行退休製以後,這些空下來的位置該由誰替補?”

公子贏繁也站了出來,提出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現在的國庫確實足夠支撐這些人的退休金,可朝廷現在最缺的就是人才,冇了那些老的,朝廷還不得大亂?

李斯也是打定了這個主意,這才詢問嬴政退休的年齡。

這個問題不定下來,退休製就無法實行!

在這之前,百姓想要讀書識字比登天還難。

就算傾家蕩產供一人讀書,開蒙加上十年寒窗,入仕往往都要二十多歲。

若是運氣好,得人賞識,能在三十歲之前能混到大殿之上,想要再往上爬,冇個十幾二十年根本不行!

所以除了那些世家大族上來的官員能年輕一些以外,朝中官員大部分都在五十歲以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