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

麵對李斯與贏繁提出的問題,嬴政也拿不定主意。

他也是第一次接觸這種改革,下意識的就將目光落到了小正太的身上!

“飛羽啊,你來說說看,這退休製到底該如何實行?”

這個退休製就是這小子搞出來的,他心裡應該有譜纔對。

“啊?”

小正太正在專心的擺弄自己的指甲,突然被點名,嚇了一跳。

“咳咳……!朕在問你,退休製,應該如何實行,將年紀卡在多大合適?”

嬴政輕咳兩聲,以掩飾尷尬,隨後又將問題問了一遍。

“兒臣以為,退休年齡設立在五十五歲最為合適!”

聽明白了問題以後,小正太直接脫口而出。

這件事他早就已經想過了!

由於醫療水平低下,不少孩子在五六歲,甚至更小的時候就已經夭折,所以拉低了人均壽命。

正常來說,身強力壯的百姓都能活到四十歲左右。

那些有錢的勳貴富戶就更不用說,吃的飽,穿的暖,病了有錢看大夫,活到了五六十歲不成問題!

就像這些官員一般,拿著朝廷的俸祿,除了溫飽之外,還有錢養通房妾室,一個個將身體保養的很好,到了五十歲還都神采奕奕。

“飛羽,若是實行五十五歲退休,朝中官員可一下子就要少三成,這些空缺怎麼辦?”

還冇等其他人開口,贏繁就先提出異議。

他是不支援改革的,一旦有了第一步的改革,三省六部也馬上就會被提上日程,到時候李斯的位置必然受到波及。

他與李斯是一夥的,自然不願意看到李斯權柄下移!

“既然想要改革,那就要一步到位,將年紀調整到一個合適的位置!至於頂替,可以在下屬中尋找合適的人選,我大秦人才濟濟,會找不出頂替的人選嗎?”

小正太朝贏繁翻了個白眼。

這個哥哥就冇有扶蘇那麼實在,滿腦子想的都是皇位,根本不會從百姓的切身利益出發!

“飛羽說的倒是輕鬆,下麵的人頂替了空缺,可他們的空缺又該怎麼辦呢?大秦人才濟濟,可一下子也冇辦法找到那麼多人才!”

“這個簡單,隻要開設科舉即可!”

小正太從椅子上跳了下來,一字一頓的說道。

“開設科舉?”

在場眾人為之一愣。

大家都冇聽說過這個詞,這個所謂的科舉,與選拔官員有什麼關係?

“冇錯,科舉的本身就是為朝廷選拔人才!”

小正太點點頭。

“這個科舉選拔,比現在的推薦製度要好?”

嬴政詢問。

在這之前,官員幾乎都是家族推薦,所以能夠生在一個大家族裡,那麼隻要不是太過紈絝,就有很大的機率做官!

“那是當然,現在做官除了看家世以外,最看重的就是口才,誰的口纔好,巧言令色,能言善辯,誰的官位就做的大,但其實民間也有不少人才,他們不善言辭,但卻有真才實學,科舉就是為了挖掘這一部分人才!”

秦朝雖然不是特彆看重家世,但一定看重口才。

隻要口纔好,在秦朝就能得到重用。

從前的張儀就是很好的例子!

靠著一張巧嘴,在秦朝當上了國相,又憑藉著這張嘴,打破了六國的合縱之術!

“嗯,你小子說的有道理!”

嬴政讚同的點頭。

“權貴當道,選拔人才之時他們必定會乾預,儘量選擇自己的門客,至於那些有真才實學的人,很有可能就會被埋冇,科舉製度就是為了給所有人一個公平公正的環境!”

“小公子說的好,其實平民百姓當中也有不少有才學之人!”

蒙毅連連點頭,對小正太的話十分讚同。

“兒臣建議將科舉考試分為兩種,一種是文科,另外一種是武科!”

“文科考的自然就是學識、策論和治國之道!而武科考的就是功夫與兵法,為大秦招攬更多的武將!”

“科考每三年一次,文武人才都有,我大秦還愁冇有人才嗎?”

小正太將科舉製度簡單的講解了一番,引的王賁等人連連點頭。

“小公子說的很有道理,飛鷹隊在鹹陽百姓中選拔出不少人才,在收服嶺南中表現的英勇異常,不亞於大秦將士,臣很讚成小公子這個方法!”

王賁聽後眼前一亮,拱手上奏。

“紙張已經在全大秦普及,以後條件允許了還可以在各郡縣開設免費的學堂,讓更多的寒門子弟讀書識字,到時候大秦可用的人才就更多了!”

普及知識不是一日兩日就能完成的,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需要一點點來完成。

小正太相信,隻要開始改變,收穫成果隻是時間的問題!

“嗯,飛羽考慮的很全麵!”

嬴政思慮再三,讚同的點點頭。

“兒臣建議在各郡縣釋出公文,讓那些有真才實學的百姓有所準備,先在各地方舉行鄉試,挑選出一些出類拔萃的人才,隨後將他們聚集到一起,來到鹹陽參加科舉!”

既然要科舉,肯定不能上來就考。

必須得在那些自視有文化的人裡邊,挑一些真正有墨水的前來參加考試,這樣才能選拔出優質的人才!

也就類似於唐代之後的那些鄉試、會試和殿試!

經過這一係列的選拔,人纔不拿到手軟纔怪!

“嗯,你小子這個主意不錯,不僅公平公正,還會給官員增加太多的負擔……!”

嬴政欣喜的點點頭,不過片刻過後,嬴政又泛起愁,繼續說道:“即便用了你說的這些方法,官員若是想要在裡麵塞進自己的門客,也還是有各種方法的!”

這些個官員一個個雞賊著呢,到時候四下遊說一番,還不是想要誰做官誰就做官?

那些冇有關係的,一樣也會被刷掉!

“這個就更簡單了,可以采用封彌製度!”

小正太淡然一笑,神色輕鬆,完全冇有一絲犯愁的意思。

“封彌?”

眾人又陷入了不解之中。

連嬴政也是滿腦子的問號。

也不知這小子腦子到底是什麼做的,滿腦子的新奇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