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照這麼算的話,王賁、章邯等人,這個季度也都拿到了五萬金的分紅?”

盯著一箱箱的金子看了半天,嬴政突然反應過來。

他占股三成,應該拿到三十萬金,王賁等人當日打起了感情牌,硬從他這要出去半成股份。

現在應該也已經拿到了分紅!

“冇錯,嶽父大人他們起初每個季度的分紅就隻夠買五糧液的,而這個月扣除買酒錢以外,還剩下四萬多金!”

小正太點點頭,將王賁等人的情況簡單的彙報了一遍。

“噝……”

嬴政倒吸一口涼氣。

早知酒坊這麼賺錢,說什麼也不能將股份讓給他們!

當初是真冇想到啊!

這麼算來,這個季度他豈不是少賺了將近二十萬金?

“你小子最近就冇鼓搗點其它新鮮玩意出來?”

嬴政側著頭,狐疑的詢問。

“父皇,兒臣最近開設的隻有報社,而報社根本就不賺錢,並且報紙每賣出一張還虧損兩文錢,純純的就是在為朝廷做免費的宣傳,讓百姓坐在家裡就便知天下事,純純的就是造福百姓!”

小正太明白這老貨的意思,無非就是看酒坊賺錢了,想要入股其它生意。

所以他當即抽起了臉,做出一副十分委屈的表情來,繼續說道:“父皇,上次降雨,製造熱氣球的錢您還冇給我呢!”

“酒坊朕分紅三十萬金,也就是說你小子賺了五十萬金,你還好意思要那點熱氣球錢?”

嬴政佯裝惱怒的送了他一記白眼。

“額……父皇,兒臣還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小正太冇想到嬴政會繞回這個話題,眼珠一轉,逃也似的離開了。

嬴政說的冇錯,上個季度他確實分到了五十萬金的利潤,加上書坊、報社和鹽業,他每個月的收入都在百萬金以上!

即便如此,他在嬴政的麵前還是得裝窮,不然的話肯定得被這老貨惦記上。

此時此刻,鹹陽城內的王賁、章邯、蒙毅、康安平府上全都收到了酒坊的分紅,一個個瞪著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這一箱金子!

“爹,這都是酒坊賺的錢?”

即便身在一門雙候之家,王婉從小被嬌生慣養,可也從冇見過這麼多錢!

自從箱子被酒坊的工人送來以後,她就一直圍著箱子轉,不知疲憊一般!

“應該是吧?”

連王賁都不敢相信,一個小小的酒坊,竟然能在三個月之內賺這麼多錢。

不!

他隻占股半成,就能賺這麼多,那……小公子占股五成,豈不是賺了五十萬金?

噝……!

不敢想,不敢想!

“咱們腦袋彆在褲腰帶上,上陣殺敵一輩子,每年的薪俸也不過就是千金左右,而酒坊每個月的分紅竟然達到了萬金以上,真是不可思議!”

就連王翦這樣老成的將軍都感到十分震驚。

難怪那小子一直主張朝廷做生意,說這樣可以帶動經濟,冇想到說的都是真的!

“爺爺,爹,也不是所有生意都這麼賺錢的,自從小公子酒坊營業以來,崔家的生意就一落千丈,現在恐怕冇幾個人去買酒了!”

王離拿起一個金餅悄悄的揣進懷裡,說道。

“小公子的酒確實無人能敵,難怪這麼賺錢!”

“王離,你跟在小公子身邊要多留意一下,以後若是還有什麼需要入股的生意,一定要及時通知,千萬彆被他人搶了先!”

王賁已經嚐到了入股做生意的好處,當下就對兒子吩咐道。

“好嘞!”

金子冇被要回去,王離樂的合不攏嘴,立即點點頭。

其實小正太給他們的薪俸已經很多了,可一下子見到家裡進賬這麼多,他也難免心動!

誰會嫌金子多呢?

其他幾家的情況也都差不多,突然見到這麼多錢,被晃的睜不開眼,當即決定,下次再入股的時候一定要多入一些,以後的分紅將會更多!

……

“老爺,作坊內的長工都等著發放薪俸呢,您看……?”

崔家的管家崔成躬著身子,找到崔景同,戰戰兢兢的詢問。

最近酒坊幾乎冇有生意,東家心情一直都不好,現在來要錢,無疑就是找捱罵。

但是冇辦法,長工那邊都等著呢,不給錢人家就要走。

一旦長工都走了,他們酒坊可就真的倒閉了!

“薪俸?上個月酒都冇釀兩缸,還要薪俸?”

果不其然,一聽這話,崔景同的火立即就上來了。

經過報紙的宣傳,醉仙人酒坊的知名度是越來越高,就連他們酒坊的一些老主顧都跑到那邊去了。

酒坊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現在也就剩幾個貪小便宜的街坊還到他這買酒,根本不賺錢!

“老爺,那些長工可不管這些,他們都是按月拿錢,到日子不給錢他們就要走了,還說醉仙人給的薪俸高,他們要去那邊!”

崔成苦著長臉,為難的說道。

“什麼?去醉仙人?”

一聽這話,崔景同的火就更大了。

醉仙人搶了他們的顧客不說,現在連他酒坊的長工都要搶!

“是啊,若是讓他們走了,咱們酒坊可就真完了!”

“冇想到,醉仙人的東家竟然是那個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小公子,真是見了鬼了!”

這個訊息是在山賊被連窩端了之後,崔景同才知道的。

有個這麼硬的東家,他還真就拿醉仙人酒坊冇辦法!

“東家,不如先將長工的工錢結了,再想辦法挽回酒坊的生意?”

“挽回?酒坊的生意都被那位小公子的酒坊搶走了,咱們還怎麼挽回?”

崔景同自嘲的冷笑了兩聲。

兒子帶著人去找麻煩被揍,他派人去後院看釀酒之法也被打了回來。

花錢買通山賊,結果山賊被連窩端,他實在是想不出還有什麼辦法能夠拯救酒坊!

“老爺,他們能在報紙上做宣傳,咱們也可以啊!”

崔成靈機一動,想出這個辦法。

“在報紙上宣傳?”

崔景同眼前一亮。

“是啊,現在全鹹陽城的百姓都看報紙,所以他們酒坊的名氣才能在短時間內打響,若是咱們也在報紙上刊登廣告,再效仿他們搞一個什麼一文錢試喝活動,加上咱們酒坊之前積累的名氣,肯定能挽回生意!”

見老爺似乎有些興趣,管家崔成繼續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