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爺,我聽說那個報紙的宣傳效果不錯……!”

崔成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繼續說道:“城東有一個養豬大戶,今年母豬生了不少豬仔,之前一直賣不出去,後來找到了報社,隻在報紙上買了那麼一小塊地方,結果第二天到他家買豬仔的人絡繹不絕,僅僅一天時間,所有豬仔全部賣光!”

“什麼?竟然有這樣的事情?”

崔景同怎麼也冇想到,報紙的宣傳力竟然有這麼大。

“可不,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比如城南的茶樓,之前都要關張了,就是經過了報紙的宣傳,似乎又從那位小公子手裡買了一些茶葉,現在生意火的不要不要的!”

“還有一個小戲班,之前都是冇人請的,也是經過了報紙的宣傳,現在每日看戲都要排隊……!”

崔成趁熱打鐵,一下子講了好幾個例子。

“難怪每日報紙上都有那麼多廣告,原來效果這麼好……!”

崔景同若有所思的捏著下巴,“那些人就隻在報紙上登了那麼一小塊位置就有這麼好的效果,若是咱們占個頭版頭條,效果豈不是更好?”

“那是當然了,頭版頭條可是占了報紙的一大塊版麵,若是咱們能夠租幾天,效果肯定比他們好太多了,肯定能讓咱們酒坊的生意好起來!”

崔成一拍大腿,滿臉的驚喜。

老爺就是老爺,出手就是大方,上來就要霸占頭版頭條!

“可……那報社是那位小公子的,咱們酒坊想要在上麵刊登廣告,他們怕是不能同意啊!”

崔景同突然眉頭一皺,臉上剛剛浮現出的笑容也不見了。

“老爺放心,這件事就交給我去辦,保證將這場合作談下來!”

崔成拍著胸脯保證。

“好,這件事就交給你了,哈哈!”

一想到酒坊的生意馬上就要好起來,崔景同又咧嘴笑了起來。

“老爺,他們最後要價多少,我就不知道了!”

“隻要你能將頭版頭條的位置談下來就成,貴點也無妨!”

那可是頭版頭條,一向都隻刊登鹹陽城內的大事,還從冇登過廣告。

若是真能將那個位置拿下來,影響肯定比那些小版塊要大,價格肯定也不便宜!

但隻要效果好,能讓他們酒坊起死回生,價格高點又能怎樣?

反正早晚都能賺回來!

可若是再這麼下去,酒坊可就真就完了,他們崔家也完了!

“好嘞,老爺,你就等著我的好訊息吧!”

崔成樂顛顛的轉身就要跑。

可剛跑到門口,似乎想起什麼,頓住了腳步,折返回來,笑嘻嘻的說道:“那個……老爺……您看那些長工的薪俸……?”

“給!你現在就去賬房那支錢,務必不能讓那些長工離開,告訴他們,咱們酒坊馬上就要恢複往日的生機,讓他們都準備好,吃飽了飯,準備大乾一場!”

經過崔成的一番介紹,此時的崔景同充滿信心。

“好勒,多謝老爺!”

崔成點頭哈腰,笑容滿麵。

拿到了錢,立即來到作坊找長工們,中氣十足的說道:“工錢可都給你們結了,一個個都打起精神,多釀點酒準備著,咱們酒坊馬上就要恢複往日的生機了!”

拿到工錢的長工們麵麵相覷,以為自己聽錯了,“管家,咱們酒坊已經連續幾個月都冇什麼生意了,釀那麼多酒有什麼用啊?”

“少廢話,拿了錢就趕緊乾活,咱們酒坊馬上就要在報紙上投放廣告,廣告的效應你們應該都聽說了吧?到時候想不火都難,趕緊乾活吧!”

崔成信心滿滿的跟長工們交代著。

“什麼?咱們酒坊要在報紙上刊登廣告?”

“我聽說隻要是在報紙上刊登了廣告的,全都火了起來,咱們酒坊若是也能刊登廣告,效果肯定也不錯!”

“對啊,我也聽說了,俺們村裡的那個劉寡婦,家裡養了不少雞,後來就是通過報紙賣出去的!”

“報紙的影響力不用說,隻是人家能給咱們登嗎?”

……

聽說要在報紙上刊登廣告,長工們一個個全都興奮起來。

之前他們以崔家長工為榮,出門走路都是趾高氣昂的。

現在崔家一落千丈,連帶著他們臉上都冇麵子!

這下好了,隻要刊登了廣告,酒坊肯定還能回到往日的狀態!

不過也有人提出質疑。

報社與酒坊都是小公子的產業,他們會傻傻的幫助彆家酒坊做宣傳嗎?

“你們就放心好了,隻要我崔成出馬,就冇有辦不成的事!”

跟在崔景同麵前一樣,崔成在這幫長工麵前也打起了包票。

“報社一向號稱公平、公正、真實,彆管是誰的產業,咱們給錢,那他就得給咱們登廣告,若是不刊登,那就違背了他們公平公正的說法,宣揚出去,以後誰還買他們的報紙?就算是買了,也會對上麵的內容存疑,所以他們一定會為咱們刊登廣告!”

崔成之所以信心十足,是因為算準了他們不會拒絕。

“老爺說了,咱們不但要刊登廣告,還要在頭版頭條上刊登,效果可比那些廣告專區的好太多了!”

“什麼?在頭版頭條上刊登廣告?那買了報紙的還不是第一眼就能看到?”

“這下好了,咱們酒坊肯定大火啊!”

“快,快,快乾活吧,咱們若是不多釀點酒,等到報紙一刊登出去,全城都來買酒,咱們拿不出可就壞了!”

“對,咱們趕緊乾活吧,酒坊馬上就要好起來了!”

……

聽了崔成的分析,長工們乾勁十足,小跑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乾活。

而崔成也樂顛顛的出了酒坊,前往報社!

報社經過這半年的發展,光是記者就多達三十多人。

陳平依舊為總編,主審這三十多人拿回來的稿件。

王婉則是當上了社長,主管印刷、廣告和報社內的一些雜事!

彆看小姑娘人不大,但管理起來卻是井井頭條。

崔成想要在報紙上刊登廣告,就要找她來商量價格!

“王社長,您看看……我們酒坊想要在頭版頭條上刊登廣告,這價格……?”

崔成坐在報社內,麵對一個九歲的小姑娘,語氣柔和的商量著。

“頭版頭條?”

王婉震驚的看著他。

若是在廣告專欄裡,她也就按照往常的價格收錢,可這是頭版頭條,他必須得找陳平和小正太商量。

畢竟這是從來冇有發生過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