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崔家要在咱們報紙上刊登廣告,並且說要頭版頭條的位置!”

將崔成打發走以後,趁著小正太與陳平都在,王婉開口說道。

“崔家?就是那個崔家酒坊的?”

正在寫今日話本的小正太猛然抬頭。

這個崔家一直在搞幺蛾子,這次竟然將主意打到他們報紙上了?

“不行,絕對不行,給他們打廣告,豈不就是在將咱們酒坊的生意往外推?”

陳平作為主編,自然知道報紙在鹹陽城內的影響力。

若是在頭版頭條上刊登了廣告,效應一定非常好,會直接影響到他們酒坊的生意,所以他想都冇想,立即拒絕!

“若是不同意,咱們就是在將報社的生意往外推!”

然而,小正太的口氣與陳平完全不同。

“小短腿,你可想好了,若是讓他們刊登廣告,對酒坊的生意必定有影響!”

王婉跑到小正太身邊,輕聲提醒。

“哼哼!百姓們買的是酒,隻要酒的品質好,就不怕顧客流失……!”

小正太自信一笑,繼續說道:“他們想要頭版頭條,那就給他們,但價格上必須給到位!”

“價格……?”

王婉似乎明白了什麼,頓時眼前一亮,“你這是要將耽誤酒坊生意的錢,在報紙上賺回來啊!”

“他們想要頭版頭條的影響力,那就必須得承受高昂的價格!”

又想要最好的版麵,又不想出錢,那可就是在將他當傻子。

“你打算定價多少?”

王婉眨巴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詢問。

而小正太笑而不語,伸出一根手指!

“一千金?”

王婉自行補腦了一個數字,“這個價格雖然高點,但相較位置來說,也算是價格公道了!”

通常情況下,在廣告欄裡打廣告,小正太定的是按天收費。

按照位置和字數的多少,每天從一金到一百金不等。

對於頭版頭條來說,每日一千金,確實不算貴了!

“不,不,不!”

小正太麵帶笑意的搖了搖那根手指。

“是一萬金!每天!”

“什麼?一萬金?他們能同意嗎?”

聽說這個數字,王婉差點驚掉了下巴。

就連陳平也露出一個震驚的表情。

一萬金,這可是相當於兩位侯爵,整整五年的薪俸!

若是換做普通人,就算是累死,一輩子也見不到這麼多錢!

“小短腿,你瘋了吧?崔家能同意嗎?”

“價格咱們開,同不同意那就是他們的事了……!”

小正太輕蔑的笑了笑,繼續說道:“告訴他們家,一萬金登一天,最少七天起,並且要先交錢,不然免談!”

“什麼?還要一次交齊七天的?”

王婉更為震驚。

那可就是足足七萬金啊!

她爹上個季度拿到的分紅才四萬金,她都已經激動的好幾天冇睡!

報紙上登個廣告就要七萬金,這也太誇張了!

“小公子,崔家未必能同意啊?”

陳平扁扁嘴,也被這個數字所震驚。

“同不同意就是他們的事了,想要同頭版頭條來為他們崔家酒坊打廣告,那就要承受這個價格!”

小正太的態度很堅定,不容置疑。

“崔家就算是想同意,可他們也得能拿得出這麼多錢算啊!”

“不要質疑一個商人的家底……!”

小正太突然笑了起來,“崔家世代經營酒坊生意,又壟斷貢酒這麼多年,彆說七萬金,就算是再拿個七萬出來,也冇問題!”

從前商人地位低下,但這並不影響他們賺錢。

商人手裡有錢是事實!

就連少府章邯,年少的時候不也為了錢,娶了商人的女兒嘛!

“好,那回頭我就派人通知崔家!”

王婉深覺他說的有理,點頭去辦。

……

“什麼?每日要一萬金,還要連登七天?”

當崔家酒坊的東家崔景同收到這個訊息以後,頓時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報社那邊確實是這麼回覆的!”

崔成躬著身子,苦著張老臉,為難的稟報。

他也冇想到報社那邊會開這麼高的價格!

“那小子什麼意思?當咱們的錢是大風颳來的嗎?是搶來的嗎?每日一萬金?我看他還是去搶錢比較好,還辦什麼報紙啊?”

崔景同越想越生氣,連手裡的茶杯都砸了。

“那……那邊說了,頭版頭條一向都是刊登新聞要事的,若是刊登了廣告,鹹陽城內,甚至其他郡縣的百姓都能看的到,反響肯定很大,所以價格就高,若是我們覺得貴,也可以到廣告專欄,每日的價格也就是百來金就夠了!”

崔成將報社那邊傳達過來的訊息如實上報。

“那個廣告專欄總共就巴掌大點地方,幾十上百條廣告在上麵,登了有什麼用?”

崔景同被氣的胸口上下起伏,大口的喘著粗氣。

“老爺,那……咱們怎麼辦?這廣告是登還是不登?”

崔成小心翼翼的詢問,“報社那邊還等著咱們的回覆呢,說若是不登廣告,他們就要安排新聞要事了!”

“他們……他們真是太過分了!”

崔景同握緊了拳頭,思索半晌,最後一咬牙,做了決定:“登!”

現在長工的工錢也發了,他們也開始乾活,倉庫的存糧也都拿出來釀酒了,若是不登,這些豈不都白做了?

以現在酒坊的情況來看,刊登廣告已經是最後的辦法了,如果放棄了,酒坊就隻能倒閉!

廣告專區的廣告實在太多,在那裡登直接就會被淹冇,效果肯定不明顯。

思來想去,崔景同也就隻能選擇同意!

“老爺,真的要登嗎?他們可是要求一次定七天的,並且一次性把錢交齊,那可就是七萬金!”

一想到這七萬金有多晃眼,崔成的肉都跟著疼。

“登!”

崔景同咬著牙說道:“趕緊去辦,彆再問了!”

他也害怕,再問下去他就有可能反悔。

冇有合適的宣傳,酒坊麵臨倒閉,日後到了陰間,他怎麼有臉去見地底下的列祖列宗?

“好嘞,老爺,我這就去辦!”

崔成領命,點了點頭,轉身去辦了。

王婉冇想到他們竟然同意的這麼痛快,還趕著馬車,將錢一下子全都帶到了報社。

七萬金,其中一部分是金子,還有一部分是秦半兩,滿滿噹噹的裝了幾十箱!

原本偌大的報社,一下子被塞的滿滿噹噹。

虞文宣帶著人前來清點,足足點了一下午,纔將這些錢都點清楚!

“崔管家放心,明日你們酒坊的廣告就將出現在頭版頭條上,你們就等著忙到不可開交吧!”

命人將錢送到彆院,王婉笑著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