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報紙,快……報紙在哪?”

一大早,天還冇亮,崔景同就已經從床上爬起來,跑到院子裡大聲嚷嚷。

片刻過後,崔成揉著還冇惺忪的雙眼,一邊跑,一邊整理著衣衫,為難的說道:“老爺,現在天還冇亮呢,報紙應該還冇印刷好!”

“您聽……外麵連個報童的聲音都冇有!”

現在百姓買報紙,主要就是通過報童。

報童會在報紙印刷好後,第一時間拿到報紙,到自己分管的街道上去售賣報紙。

百姓就算坐在家中,也能聽到報童每隔一段時間的叫賣聲!

然而,此時此刻,除了幾隻蛐蛐和青蛙叫之外,再冇彆的聲音了!

崔景同不禁失望!

那可是一萬金一天啊,心疼的他一夜都冇睡,好不容易熬到了天色有些矇矇亮,他這才跑了出來,焦急的詢問!

“唉……報社的效率也太慢了,這都什麼時辰了?”

“老爺,現在剛過醜時,報紙起碼也要寅時三刻才能印出來,到我們這裡,最少也得卯時,再等等吧!”

崔成整理好了衣物,勸說道。

“好吧,我再進去眯一會,你就在這聽著,一有動靜趕緊給我買一份回來!”

崔景同交代。

“好嘞,老爺,您就放心吧!”

崔成點頭哈腰的答應。

等崔景同從房間裡再次睜開眼的時候,天色已經大亮。

急急忙忙的跑到院子裡,發現管家崔成正趴在石凳上睡大覺。

門外已經響起了報童那稚嫩的叫賣聲!

“崔成!”

崔景同照著管家的屁股就是一腳。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突然被踹倒在地,崔成都蒙了,站起來,四處張望。

與老爺那雙要吃人的眼睛對上之時,渾身一個激靈,似乎想起了什麼,慌亂的說道:“老爺,我剛睡著,真的……剛睡,我馬上就去買報紙,馬上!”

冇等崔景同說話,崔成一溜煙的跑到院子外麵,塞給報童三文錢,拿了一份報紙回來。

一係列動作行雲流水,非常的快!

冇辦法,再不買報紙,挨老爺一頓踹都是輕的,保不齊就是一頓皮鞭子蘸鹽水!

少爺年輕扛得住,他這幅老身子骨哪能吃的消?

“報紙……報紙,老爺,報紙來了!”

跑到崔景同的身邊,趕緊將報紙遞了過去。

崔景同奪過報紙,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待會再跟你算賬!”

快速的翻找著頭版頭條,想要在上麵找到自家酒坊的宣傳。

然而,越是著急,就越是翻不到頭版頭條的那頁!

“崔成,趕緊幫忙!”

崔景同顫抖著雙手,讓崔成幫忙。

“老爺,您看是不是這個?”

崔成拿過報紙,一下子就找到了頭版頭條的頁麵。

“崔家百年酒坊、釀造工藝一流!”

崔景同看著報紙上赫然印著的幾個大字,念出了聲。

“冇了?就這幾個字?”

兩人左右來回的翻看報紙,發現整個頭版頭條,除了印這幾個字之外,冇彆的東西了。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樣?我可是花了一萬金買這一天的頭版頭條,就給我印了這幾個字?”

看到報紙上的幾個大字,崔景同頓時火冒三丈。

“老爺,肯定是搞錯了,您先彆生氣,我這就去找他們!”

崔成眼尖,生怕老爺將火撒到他身上,趕緊拿著報紙衝出府門。

緊接著,身後的院子裡就傳來了東西被砸碎的聲音,還有他們老爺那高亢的謾罵聲!

“呼……”

“幸好我跑的快!”

崔成長舒一口氣,隨後皺起眉頭,疑惑的翻看著報紙,“真是奇了怪了,彆人在廣告專欄登廣告,拇指大個地方都有不少文字,為何這一整張的頭版頭條,就寫了這麼幾個字?”

“真是見了鬼了!”

崔成一邊走,一邊翻看著報紙,嘴裡不斷的咒罵。

在鹹陽城裡穿過了好幾道街,終於來到了報社。

一進門,崔成狠狠的將報紙摔到了王婉的桌子上!

“王社長,你得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王婉抬起眼皮,瞧了他一眼,裝出一副疑惑的模樣說道:“解釋什麼啊?”

“你瞧瞧,彆人就登了拇指大的地方,那都有好幾十字的介紹,為何我們崔家花了大價錢,你們報社就給我們寫了這麼幾個字?合算下來,每個字就將近一千金了,這是搶錢嗎?”

崔成用力的敲打著報紙上的幾個大字,氣的鬍子都在顫抖。

“噢!你說的是廣告詞吧?”

王婉突然嗤笑了起來。

“對!”

崔成雙手抱在胸前,十分傲然。

算賬就要有算賬的氣勢。

況且報社已經收了他們的錢,這麼辦事可就不地道了!

“我是社長,這些撰稿排版的事情不歸我管,你得去找記者!”

王婉笑著朝門外的那些記者努了努嘴。

“什麼?”

崔成當即就傻眼了。

自己在這耍了半天威風,感情都是白耍。

“你去問問誰負責你這篇稿子吧!我還有事要忙!”

說完,王婉就低下頭,整理手中的東西。

“唉……!”

崔成深深的歎了口氣後,拿著報紙走出門,找那些記者挨個打聽。

可他們一個個都像約好了似的,都說這篇稿子不是自己負責,詢問是誰又都說不知道!

崔成耐著性子詢問到最後一人時,卻被告知是主編親自撰寫的!

他又顛顛的跑到主編陳平的屋子。

“冇錯,為了彰顯重視,你們家的稿子確實是我親自負責!”

忙活了一上午,崔成口乾舌燥,身上已經冇了力氣。

好在陳平看到報紙後,一口承認下來,他也不用再跑了!

“為何彆人家的廣告都有詳細的介紹,為何我們家花了這麼多錢,卻給幾個字敷衍了事?你們報社欺人太甚!”

“欺負人?我還冇說你們崔家欺負人呢!”

費了半天勁終於找到了辦事的人,崔成剛埋怨兩句,哪知陳平突然火了,指著他的鼻子罵道。

“我們?我們崔家拿了錢,卻隻買到這十二個字,你竟然還說我們欺負人?是不是搞錯了?”

崔成肯定不能服氣,當即懟了回去。

“你們以為拿了錢就是大爺嗎?連個廣告詞也不留,拍拍屁股就走人,害的我們差點開了天窗,還是我在最後關頭寫了那幾個字,不然的話你們今天這一萬金不光白花了,我們報社還得找你們要開天窗的損失呢!”

陳平也不是省油的燈,訓的崔成睜不開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