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什麼?廣告詞要自己寫?”

被罵了一通,崔成似乎明白了什麼。

“當然了,我們又不瞭解你們酒坊,誰知道你們有什麼優點?要以什麼價格出售,吸引百姓的點又是什麼?”

陳平冇好氣的說道。

“額……原來是這樣!”

崔成頓時恍悟,“那些在廣告專欄裡登廣告的人也都是自帶的廣告詞?”

“那是當然了,我們是報社,不是臥底,怎麼可能對鹹陽城每家每戶都瞭解?當然是你們拿了詞過來,我們給刊登,哪有你們崔家這樣的,扔下錢就走,要寫什麼也不說,現在反倒怪起我們了!”

“哎呦……!真是對不住,陳主編,是我們不懂規矩!”

“不懂規矩?你們一句不懂規矩就害的我們報社差點開天窗,你知道這對我們報社影響有多大嗎?”

從崔成進門,陳平就冇給他好臉色,一直在訓斥。

“真對不起,辛苦陳主編了,我們這就回去整理廣告詞,今日肯定不會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經過陳平的一頓訓斥,崔成深深的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原本氣憤的一張老臉,趕緊賠著笑,點頭哈腰的認錯。

“行了,趕緊去準備吧,將廣告詞寫好,我們還要安排排版!”

陳平擺擺手,下達了逐客令。

“誒!好!我這就回去!”

崔成說的口乾舌燥的找報社內跑了一上午,結果捱了一頓訓以後,還得賠著笑臉,一邊給人家道歉,一邊往後退,直至出了報社的大門。

“噗嗤……”

結果他的身影剛消失在巷子裡,趴在報社門口的幾個記者就笑出了聲。

緊接著,所有記者都笑了起來!

“這個崔家,仗著自己有兩個臭錢就了不起啊!”

“還是咱們小公子厲害,一個小小的手段就耍的他們團團轉!”

“誰叫他們到咱們報社來打廣告的?用小公子的話來說,這種葉肥肉厚的韭菜,不割白不割!”

……

記者們笑的前仰後合。

自己被坑的還不知道,一味的給主編道歉!

“小公子也真是聰明,這樣的辦法都想的出來!”

陳平也從主編的屋子裡走了出來,笑著說道。

“哈哈,誰知道那小子的腦袋裡都裝的什麼稀奇古怪的東西……!”

王婉一身利落的素色女裝,眼睛已經笑成了彎月,“你是不知道,剛剛這傢夥找我的時候,我差點就繃不住笑出聲,好在後來忍住了!”

“誰說不是啊,我好幾度都要笑場,後來全靠皺眉撐的氣場!”

這句話似乎令陳平產生了共鳴,連連點頭。

“崔家也真是人傻錢多,一萬金就買了十二個大字!”

“那還不是咱們小公子聰明?他們就算是吃虧,也得給咱們報社道歉!”

“就是就是……!”

一整個下午,崔家的事情成了這些記者們唯一的笑料,隻要空閒下來都會聊上幾句。

崔成將報社交代的事情轉達給崔景同。

聽了事情的原委以後,崔景同雖然無奈,卻也隻能接受!

冇辦法,他們也是第一次在報紙上打廣告,實在不懂規矩,人家怎麼說就怎麼是吧!

“快去將賬房先生找來,咱們一起研究一下廣告詞!”

“好嘞!”

崔成得令,小跑著去找賬房先生。

彆看崔家是鹹陽城的大戶,可家中有墨水的人不多!

那幾個兒子都不成器,讓他們去讀書,一個個偷跑去逛青樓,結果十幾二十歲了,連字都冇認全,根本不能指望他們!

唯一識字多一些的,也就是賬房先生了!

一群人在一起,商議了一個下午,總算是湊了一篇稍微像點樣的廣告詞出來。

這則廣告詞將酒坊簡單的介紹了一遍,又說要搞一個免費試喝的活動。

之所以提出免費試喝,也就是要壓醉仙人酒坊一頭!

“他們搞了個什麼一文錢試喝,那一文錢能乾什麼啊?還不如咱們,一文錢都不要,肯定火爆!”

敲定了廣告詞後,崔景同捋著鬍鬚,自以為聰明的說道。

“是啊,老爺,咱們這個免費的活動一登出來,鹹陽城的百姓肯定全都能看到,影響一定很大!”

管家哪能錯過這個拍馬屁的好機會,當即豎起了大拇指。

“哼哼,之前那些老主顧跑到了對麵,就是因為他們鋪天蓋地的宣傳,那些主顧圖個新鮮纔將我們忘到腦後,這次咱們也開始宣傳,並且占據的還是頭版頭條,比他們酒坊的還要顯眼,那些老主顧看到以後,肯定會回來的!”

“對,對,咱們就這麼辦,明日的報紙一出,百姓們肯定蜂擁而至,到時候咱們忙都忙不過來!”

“那還在這愣著乾嘛?還不趕緊去加派人手?”

“是!老爺,我這就去辦!”

敲定了廣告詞以後,崔成立即送到了報社,隨後就去安排人手。

將那些長工身邊能找的人全都雇到了酒坊,生怕明日忙不過來,怠慢了那些老主顧!

與前一日一樣,崔景同一夜冇睡,就等著報紙印刷出來。

盯著一雙熊貓眼,終於熬到了天亮,聽到了報童的叫賣聲,他趕緊跑出來。

這次崔成也學聰明瞭,聽到叫賣立馬衝到街上買了一份報紙。

等到崔景同出門之時,他也剛好買了報紙進門,獻媚似的交給老爺!

“老爺,報紙給您買回來了,您瞧瞧!”

“算你長心了!”

崔景同一把奪過報紙,在上麵尋找著頭版頭條。

這一次倒是順利,翻找了兩下,一個碩大的標題就映入眼簾。

“崔家酒坊大動作!”

接下來就是一篇對酒坊的介紹,以及將要搞的活動。

“冇錯,冇錯,這次他們報社印的一點冇錯,就是這個!”

看著報紙上的內容與昨日他們寫的冇有任何區彆,崔景同的拿著報紙的雙手都在顫抖。

“報社的主編說了,前日就是咱們冇送去廣告詞,若是送去了,昨日咱們就能見到這樣的廣告了!”

看著老爺眉開眼笑,崔成的心中鬆了口氣。

好在這次冇出什麼幺蛾子,不然的話,他非得挨一頓胖揍不可!

“趕緊……趕緊準備,上次醉仙人酒坊這邊搞著一文錢的試喝活動,另外一邊就已經有人開始訂酒,收錢收到手軟,咱們也得趕緊準備起來,將酒坊鋪麵旁邊的那個小屋子收拾出來,讓賬房派人在裡麵收錢,咱們也出個訂購政策,讓他們先交錢,第二日再陸續送貨!”

崔景同激動的安排著,打算也效仿小正太,搞出一個一模一樣的活動來。

“是,老爺!”

崔成也麵帶笑意,連連點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