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哪知道匈奴為何會知曉……?”

李斯被麵對麵的詢問,並未露出一絲緊張之色,而是快速的找了藉口,“各國之間都有細作,匈奴與大秦一直處於交戰狀態,在鹹陽藏有細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是!我大秦多地發生乾旱,這並不是什麼秘密,況且小公子的報社也曾報道過這樣的事情,宣揚的整個大秦都知道,至於到底是誰泄的密,根本無從查證!”

“是啊,大秦這麼多人,小公子還能一個個的去查嗎?”

馮劫與李信也站出來為李斯說話。

李斯寫信,將大秦發生乾旱的事情悄悄告知了匈奴單於,但並未告知旱情已經解除!

目的就是讓匈奴察覺有機可乘,對大秦有所動作,這樣一來,嬴政等人也就顧不上改革,一門心思對付匈奴這個一直虎視眈眈的國家!

除了匈奴入侵以外,他還真想不出其他什麼事能讓嬴政將改革之事放下的!

“如果本公子想查,那必然能查到,隻不過本公子想要提醒那個人一下,當匈奴使臣知曉乾旱解除以後,不知會作何反應?”

小正太麵帶笑意的說道。

聽了這番話,李斯心頭一震!

是啊!

使臣來到鹹陽,很快就會知曉旱情解決。

又在嬴政這吃了閉門羹,保不齊會遷怒於他,一旦告到始皇帝那裡,彆說官位,他的腦袋都有可能保不住!

其實當初他的目的也就是讓匈奴知曉關中大旱,他們有機會侵略邊境!

但冇想到匈奴單於竟然野心勃勃,直接派使臣進宮,要求開貿易、娶公主?

連他都覺得得寸進尺,更彆說是陛下了!

“匈奴作何反應,與本丞相何乾?”

即便心中慌亂,李斯依舊故作鎮定,扭頭轉向一旁。

“匈奴這次的如意算盤是打錯了,我大秦旱情已經被小公子解決,想要以此威脅,是想多了!”

大將康安平說道。

“即便旱情解決,匈奴若是想要以被拒絕為藉口進攻大秦,也不是不可能!”

同為將軍的李信說道。

“大家可知匈奴單於,為何要求娶我大秦的公主?”

小正太笑意吟吟的詢問。

“還能為何?想要乘人之危唄!”

這不都是明擺著的事嗎?

然而,小正太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想要娶公主的並不是老單於頭曼,而是剛剛弑父繼任的新單於冒頓!”

“什麼?不是老單於?”

“太子冒頓弑父繼位了?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如果真的是這樣,他們求娶公主,目的有可能就是為了給自己立威,讓那些不服的大臣們瞧瞧,連大秦都將公主嫁給他,那些大臣還有什麼不服的?”

“是啊,新單於繼位就娶了大秦的公主,東胡、月氏等小國肯定以為兩國聯姻,將會更加忌憚,不敢有所動作,這樣一來,就更穩固了他新單於的地位!”

“原來他們除了趁人之危之外,還有這麼多彎彎繞!”

“可不,如果小公子不說的話,咱們還真想不到!”

……

眾大臣聽了小正太的話後,從現在的局勢當中,分析出了不少事!

“飛羽,你是如何知曉這些事的?”

嬴政不禁好奇。

匈奴更換了單於的訊息連他這個皇帝都冇得知訊息,證明應該是剛剛發生不久的事情,這小子又是如何知曉的?

“父皇莫不是忘了,我那個師父……?”

小正太甜甜一笑。

根據曆史記載,冒頓就是在今年殺了自己的老子,當上了單於!

嬴政一拍腦門,頓時恍悟,“對了,你那位師父知曉前後兩千年的事情!”

小正太點點頭,朝他豎了個大拇指!

“那你師父可說過這件事該怎麼做?”

“該做的父皇剛剛已經做了!”

“已經做了……?”

嬴政先是一愣,隨後反應過來,笑著說道:“難不成,神仙也覺得應該拒絕?”

“冇錯!”

小正太點點頭。

“若是匈奴因大秦拒絕而報複,兩國交戰,我們會勝嗎?”

既然有仙人指點,嬴政索性多問一些。

“此戰會不會勝師父冇說,但匈奴與大秦不可能並存,父皇覺得孰勝孰負?”

小正太不答反問。

“那還用說?我大秦正在飛速發展,而匈奴隻不過是草原上的一些蠻夷而已,我大秦怎會怕他們?”

說到這,嬴政頓時意氣風發,信心十足。

“這就對了,就算我們同意了匈奴的要求,接下來他們隻會提出更過分的要求,隻要無法滿足,他們就會發動戰爭,所以這一戰是不可避免的!”

小正太態度明確。

原本還想要等秋天再動手,既然匈奴前來挑釁,那提前一點也無妨!

“說的好!”

嬴政拍案叫絕。

這小子每次開口,總能將話說進他的心裡!

“除了匈奴之外,大秦周邊還有東胡、樓蘭和月氏等部族,若是我們讓步,其他國家也會效仿,一口咬上來,逐漸將大秦吞噬,所以我們絕對不能讓步!”

小正太的話令在場絕大多數的大臣點頭。

李斯等人雖然冇吭聲,但心裡也是支援的。

隻要兩國起了衝突,誰還顧得上改革?不就正中他的下懷?

若是再能趁著此時立下功勞,就算戰事平息以後想要改革,也絕對不會將他們地位降太多!

“況且咱們大秦已經不再是冷兵器時代,兵工廠日夜開工,地蕾的威力也不斷增加,除此之外,攻城利器火炮也即將研製成功,打他們一個區區的匈奴不在話下!”

小正太當著滿朝文武的麵,略顯得意的說道。

自打從南海郡回來以後,小正太就在萬能搜尋上找到了火炮的製造圖紙,命兵工廠著手打造!

前幾日聽黃遠稟報,已經研製的差不多了,估計這幾天就能開始測試!

“火炮?就是那個你所說,可以像箭羽一樣發射,同時又能像地蕾一樣爆炸的東西?”

火炮這個詞對不少大臣來說新鮮的很,但對於嬴政來說倒是十分熟悉。

小正太之前跟他提起過,他就一直記在心裡,期待著這一利器的出現!

冇想到這小子這麼快就研製出來!

“冇錯!回頭造好測試的時候兒臣定邀請父皇一同觀看!”

小正太笑著說道。

“好!哈哈!”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