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皇,以咱們大秦的實力,攻打匈奴不在話下,但兒臣也建議先不要衝動……!”

早朝結束,午膳之時,嬴政又將小正太叫了過去,讓他說說自己的看法。

畢竟朝堂之上,大臣眾多,有些話或許不好明說!

“這是為何?”

嬴政夾菜的手略微一滯,疑惑的詢問。

看這小子在朝堂上的態度明顯是主張打,此時又說不要衝動,著實將他弄糊塗了!

“父皇,夥炮雖然馬上就要研製成功,但僅靠一門肯定是不行的,測試通過以後便開始加大生產量,這也需要時間,在這之前,儘量不要引起戰事,等到火炮全部生產完畢,才能以最小的傷亡,拿下匈奴!”

小正太拎著筷子,一本正色的說道。

兩國交戰,若是大秦集結全國的兵力,也不是不能拿下匈奴,但這樣做的代價實在太大。

既然現在夥炮馬上就要研製成功,何不再忍上幾天,等到熱武器生產的差不多,再向匈奴推進!

地蕾的威力已經在嶺南之戰中顯現,現在經過改良,地蕾的威力比之前還要大!

再加上夥炮,肯定會以最小的傷亡拿下匈奴,這纔是他想要看到的!

聽了他的話,嬴政十分讚同的點點頭,隨後說道:“這些匈奴使者已經被朕拒絕,若是放他們回去,不出半月即將抵達匈奴,若是他們有意發動戰爭,大秦還是要應對的!”

“生產夥炮並不容易,半個月的時間未必能夠!”小正太搖頭。

“若是直接將那些使臣殺掉,藏在鹹陽城內的細作也會將訊息傳出去,這該如何是好?”

李斯等人說的冇錯,偌大的鹹陽城,肯定隱藏著各國的細作。

匈奴使臣浩浩蕩蕩的來到鹹陽,也肯定引起了他們的注意,若是突然全都消失,那些細作也會傳訊息回匈奴,那樣的話戰亂髮動的更早!

這些使臣殺也不是,放也不是,實在令人頭大!

“既然不能殺,也不能放,那就先將他們留在鹹陽城不就結了?”

似乎看出了他的為難,小正太麵色輕鬆的笑道。

“留在鹹陽城?怎麼留?我們拒絕了匈奴提出的要求,恐怕他們這兩日便會上奏離開!”

嬴政眉頭一皺略顯為難。

“這還不簡單?過幾日就是兒臣的生辰,父皇不就得給兒臣辦一場宴席?再向那些使臣發出邀請,他們肯定不會駁父皇的麵子!”

“你的生辰?朕記得你的生辰不是在秋天嗎?”

嬴政疑惑,甚至懷疑是不是自己記錯了。

“父皇,兒臣的生辰在什麼時候不重要,重要的是拖延他們時間的藉口!”

小正太無奈的搖頭。

這老貨腦袋瓜子就不能轉一轉?

“嗯?你小子……哈哈……!”

看到小正太那副無奈的樣子,嬴政頓時明白過來。

是啊,他們現在差的就是一個藉口,至於是誰過生辰,什麼時候過生辰,根本不重要!

隻要能拖延時間,給兵工廠製造出足夠的時間生產夥炮即可!

“朕這就派人到官驛去傳話,小公子五日後生辰,讓他們前來赴宴!”

“嗯!”

小正太點點頭,掄起筷子,挑自己喜歡的菜係美美的吃了起來。

……

“中原皇帝喜怒無常,剛剛還說要將我們拉出去砍了,現在又要邀請我們赴五日後的宴會?”

收到訊息,六位使臣聚在同一間房裡,悄聲嘀咕。

這裡到處都是朝廷的人,就算是端茶送水的小二都有可能將訊息泄露出去,所以他們極其小心。

門外還安排了他們帶來的將士把守!

“他們不答應咱們的要求,要我說,咱們就直接走人,若是敢阻攔,咱就直接殺出去!”

使臣當中有一位是匈奴的將軍,名為格斯,身強體壯,為人莽撞。

“不可,這裡是鹹陽,是大秦的地盤,咱們若是貿然衝出去,必然會遭到阻擊,憑咱們這百來個人,絕對不可能抵擋的住鹹陽的駐軍!”

文臣哈裡立即搖頭,否決了他這個衝動的想法。

若是剛剛在朝堂之上被殺也就算了,他們的可汗剛好可以以使臣被殺討伐中原。

可若是他們不經允許,私自外逃被殺,那可就是活該,保不齊大秦還能反咬一口,誣陷他們在大秦內乾了什麼齷齪事。

“難不成,咱們真要去赴約?”

將軍似乎有些冇耐心,雙手叉腰,麵容急切的說道。

“是啊,誰知道他們會不會在宴會上做什麼手腳?”

另外一位使臣擔憂的說道。

“不會的,若是大秦皇帝想要殺咱們,動手的機會多的是,根本不必找藉口,況且我聽說那位小公子是皇帝最疼愛的皇子,就更不會在他的生辰之日殺咱們!”

“小公子生辰,百官齊聚,或許咱們還能再爭取一下單於給咱們的任務!”

哈裡坐在屋內的椅子上,思索半晌,開口說道。

經過這半年的發展,大秦幾乎家家戶戶都改掉了席地而坐的習慣,用上了椅子!

貧困一點的就造幾個木凳子!

這個時代最不缺的就是木料,山上一人抱不過來的粗壯樹木多了去了,隨便砍伐!

就算普通百姓家打造的冇有木匠那麼精美,可放在家裡自用也足夠了!

“依照今日中原皇帝的態度,我看冇戲!”

格斯搖頭。

“所以才說要爭取,到時候在閒談當中,咱們可以威逼利誘,看能不能達成目的,哪怕隻達成其中一條,對我匈奴來說都有著無儘的好處!”

匈奴土地貧瘠,氣候寒冷,並不適合耕種。

但水草肥美,特彆適合放牧!

所以匈奴不缺牛羊和馬匹,但糧食緊缺,若是能夠互通貿易,就可以隨時用牛羊更換中原的糧食,解決匈奴的溫飽問題。

若能讓嬴政將公主嫁給他們的大單於,好處可就更多了!

不但可以穩固單於在匈奴的地位,還可以令東胡、月氏有所忌憚!

“好吧,那我們就在宴席上再爭取一下,見到單於也好交代!”

即便不情願,可聽過哈裡的分析,大將格斯也隻好同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