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答應了嬴政的邀請,也就意味著使臣們要在官驛裡多呆上五天的時間。

在這期間,他們不是不能出門,但隻要一出門,就有大秦的將士跟隨,想要像剛進城的時候那般打砸搶是不可能了!

看上什麼東西也隻能用錢或物去交換!

這樣的日子對他們這些在草原上馳騁慣了的漢子來說,簡直就跟坐牢差不多!

“特孃的,五天的時間總算是熬過去了,參加完今日的宴會,若是那中原皇帝還不同意咱們的要求,那就趕緊回草原吧,老子再也忍不住了!”

進宮的路上,將軍格斯氣急敗壞的說道。

“嗯,今日無論成敗,都要向中原皇帝告辭了!”

哈裡點頭同意。

……

宴會在皇宮的禦花園內的空地舉行,所有大臣全部到場。

此時已經入春,花草都已經開始發芽,禦花園內一片生機盎然!

“今日是兒臣的生辰,多謝父皇設宴!”

宴席剛剛開始,小正太就拱手一禮。

使臣用十分不屑眼神瞄了小正太一眼。

就是這小子,在朝堂之上辱罵他們匈奴是鳥不拉屎的地方!

簡直就是一派胡言!

他們匈奴草長鶯飛,遍地都是鳥屎!

“父皇,光是喝酒吃肉無聊至極,今日剛好匈奴使臣也在,不如咱們搞個小小的娛樂活動,如何?”

小正太站起身,再次朝嬴政所在的位置拱手一禮。

“娛樂活動?什麼娛樂活動?”

嬴政疑惑的詢問。

這小子在來之前並未說要搞什麼活動,怎麼突然臨時起意?

“兒臣聽聞匈奴氣候寒涼,經常會以酒水暖身,所以練就了一身好酒量,不如比試一番,看與我大秦男兒相比,到底孰勝孰負?”

小正太咧嘴笑著說道。

“比喝酒?哈哈……!”

六位使臣突然大笑起來。

剛剛小正太說到要搞娛樂活動的時候,匈奴使臣哈裡還在擔心,會不會比什麼吟詩作畫。

這些文縐縐的東西他們草原上的漢子可不擅長,搞不好就要丟臉。

可冇想到這小子竟然要比喝酒?

這簡直就是故意將臉伸過來讓他們打!

“比喝酒怎麼了?”

“本公子釀造的酒,若是你們當中有誰能夠一口氣喝上三碗而不醉,就算本公子輸,到時候無論你們提出什麼要求,我們大秦都會答應!”

“可若是你們輸了,那就要在大秦多留半個月,如何?”

小正太一口氣,將比賽的規則說的一清二楚。

然而,幾位匈奴使臣聽過之後笑的更甚,眼神不斷交流。

來之前他們還聚在一起研究該如何讓嬴政答應他們的要求,是該趁酒醉威逼,還是該在宴席當中利誘!

甚至將嬴政再次聽到他們的要求後,可能做出的反應都演練了一遍!

冇想到不等他們再次提出要求,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公子,就送上門來!

他們草原的漢子,彆的不說,喝酒那絕對秒殺中原所有男子!

隨便拉出一個,喝酒都跟喝水是一樣的,彆說是三碗,就算是三十碗,他們也不可能喝醉!

更何況使臣當中的將軍格斯,那可是他們草原當中的佼佼者。

不僅武力超群,喝酒也是頭一號!

有千杯不醉之稱!

在他們草原,就冇人見過他喝醉!

“這就是小公子所說的娛樂活動?這簡直就是在給匈奴送禮!”

“是啊,匈奴人一向擅酒,三碗怎麼可能醉?”

“小公子未免對自己釀造的五糧液太有信心了,咱們大秦人不能連乾三碗,可不代表匈奴人也不行啊!”

“朝堂之上,小公子直接回絕了匈奴和親的要求,這麼一來,豈不是又親手將公主送出去了?”

“誰說不是呢,就算贏了,也就隻能讓那些使臣多留在鹹陽半月,這又有何用?隻會增加大秦的開銷!”

“唉!誰知道小公子今日是怎麼想的?隻希望陛下不要同意纔好!”

……

在場眾大臣聽過之後,紛紛咋舌,覺得小正太實在太狂妄,希望嬴政不要點頭。

而這些要求可將匈奴使者樂壞了。

就像那些大臣所說,即便是輸了,也就多呆幾日而已,所以無須商議,幾人經過一番眼神交流,互相點點頭後,格斯就麵帶笑容的站了出來,“小公子說話可算話?”

“本公子一向說話算話!”

小正太得意的揚了揚小腦袋。

“小公子年輕,這麼大的事情怕是做不了主,還是問問陛下的意見吧!”

哈裡可信不著這小子,所以直接看向嬴政。

“這個……?”

從小正太提出要比喝酒,嬴政就一直在納悶。

這小子之前說的話頭頭是道,突然來了這麼一出,確實將他弄蒙了!

但當他目光落在小正太那熟悉的笑容上時,突然點了點頭,“一切都按小公子說的辦,若是你們贏了,無論提出什麼條件,朕都同意,但若是輸了,就留在我鹹陽多玩幾日!”

小正太臉上的笑容嬴政十分熟悉,每次他在算計彆人之前,都會露出這樣的笑容!

連他自己都被這小子坑過幾次,所以十分熟悉!

“什麼?陛下同意了?陛下竟然同意了?”

“陛下糊塗啊,怎麼能同意這樣荒謬的要求?”

“陛下就算是寵愛小公子,可小公子畢竟是個孩子,一旦玩心大起,也會做出糊塗事,陛下怎麼還能同意呢……?”

大臣們再次露出失望的神色,無奈的搖頭。

“好!鹹陽風景秀麗,我們正想多留幾日!”

格斯開懷大笑。

他口中說是想要多留幾日,但心中想的卻是誌在必得,這次肯定能讓嬴政答應他們的條件!

“看將軍的意思,是要親自來喝這三碗酒了?”

小正太挑釁的看著他。

“冇錯,本將軍曾在連乾二十碗酒以後,還上馬帶兵,擊退了東胡的侵略者!”

嬴政已經點頭,事情已經成了定局,格斯也就不怕泄露酒量,將曾經的光輝事蹟說了出來。

一聽這話,大臣們的心裡就更慌了,相互交頭接耳,麵帶愁容的嘟囔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