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本將軍就讓小公子瞧瞧,到底什麼才叫做喝酒!”

格斯十分自信一笑,端起酒碗就要乾。

“咦?”

然而,清澈如水的酒剛剛入口,他的眼睛頓時就瞪的渾圓。

這酒不太對勁啊?

明明清澈如水,為何入口後感覺十分火辣?

就如同一團火一般,從喉嚨一直燒到了肚子裡!

“咳咳咳……”

下肚之後,格斯就劇烈的咳嗽起來。

“怎……怎麼會這樣?”

稍稍緩解了一點後,格斯難以置信的看向小正太。

他有一種預感,隻怕他們要多留在鹹陽半個月了!

剛剛那一口酒就嗆的他咳了半晌,肚子裡如同一團火燒一般,麵前的三碗他肯定是喝不下了!

難怪剛纔那小子就隻拿了一個小小的酒盅,並且隻抿了一小口。

原來這酒剛烈無比,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的!

“怎麼樣?本公子酒坊剛剛研製出的新酒,叫做五糧液原漿,可還合將軍的口味?”

小正太兩截白嫩如蓮藕的小胳膊環抱在胸前,麵帶戲謔的笑道。

“合……合口味!”

格斯強裝鎮定的點點頭,擠出一絲十分難看的笑容。

話說這酒他還真是覺得蠻合口味的,這種烈酒纔是男人該喝的酒!

隻不過這酒適合慢慢品嚐,不適合在短時間內喝掉!

看著麵前的三大碗酒,犯起了難!

這麼烈的酒,若是全都喝掉,他不醉是不可能的!

可若是輸了,他們不光要在鹹陽多呆半個月,還會輸掉邊境的三個部落。

不行!

絕對不行!

“既然將軍喜歡,不如本公子再給將軍來上三碗如何?放心,肯定不多收錢!”

小正太一臉壞笑。

“彆……彆……彆了!”

格斯盯著桌子上的三碗烈酒,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

麵前這三碗還不知該怎麼喝下去呢,可彆再來了!

那非要了他的老命不可!

“格斯,你怎麼了?”

看著他怪異的表情,哈裡有些詫異。

以格斯的酒量,彆說三碗,就算是麵前有三十碗,他也不可能露出這副表情,彷彿麵前的不是酒,而是毒藥一般!

“冇……冇什麼!”

格斯咬了咬牙,彷彿要赴刑場一般的端起剛剛喝剩的酒碗,閉上眼睛,屏住呼吸,準備一口氣將其全部乾了。

“咳咳……”

即便如此,酒剛剛喝到一半,他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甚至咳的比剛剛還要厲害。

“格斯,你怎麼回事?”

哈裡略顯惱怒。

平時冇酒他都得厚著臉皮索要,今日酒就在麵前,怎麼好像喝不動一般?

要知道,他可是將他們匈奴的三個部落都押了上去,一旦輸了,這三個部落可就是大秦的了!

回去以後他們怎麼交差?

單於還不將他們的腦袋摘下來當夜壺?

“我冇事!”

由於劇烈的咳嗽,格斯的臉憋的通紅,一隻手撐著桌子,搖了搖頭,儘量讓自己保持清醒。

“可是酒不對勁?”

另外一位使臣提出了疑問。

他也是壯著膽子問的。

因為百官都在場,他這麼問多少有些懷疑大秦皇帝人品的感覺!

可不問不行,這酒水一反常態,實在太清澈了。

並且他們號稱千杯不醉的將軍,竟然在喝了一口之後就劇烈的咳嗽,這跟平時的反差實在太大了!

“冇什麼不對勁!”

然而,格斯篤定的搖搖頭,冇有一絲的懷疑。

“那你怎麼會……?”

“秦酒實在太烈,不是咱們草原上的酒能比的,一時間有些不適應罷了!”

無奈之下,格斯隻好說出實情。

不是人家酒有問題,相反,人家的酒還是他喝過的最好的酒!

隻不過是自己酒量不行,喝不了這麼烈的酒!

“不適應不要緊,多喝點就成了……!”

小正太又端起格斯剛剛喝剩下的半碗,遞給他,繼續說道:“來!將這碗喝完,後麵還有兩碗等著呢,我相信,等這三碗全部下肚,將軍也就適應了,保不齊還能再來三碗!”

再來三碗?

那就不是在鹹陽多呆半個月的事了,估計他這輩子都回不去了,一條老命直接就交代在這了!

接過小正太手中的酒碗,湊到嘴邊,再次閉上眼睛,彷彿喝湯藥一般,一口氣全都嚥了!

隨後身體一個趔趄,差點就摔倒,好在他手快,直接撐住了麵前的桌子,這才摔倒!

不然的話丟人可丟大發了!

接憧而來的還是那劇烈的咳嗽,同時感到雙頰熱的發燙,腦袋昏昏沉沉!

“將軍好酒量,來!還有這第二碗!”

小正太裂開小嘴一笑,將第二碗酒遞了過去。

能撐的過第一碗算他酒量好,就不信他還能撐得過第二碗!

其實這酒若是吃著火鍋,慢慢品嚐,喝一碗不至於醉倒!

可這傢夥之前從冇喝過烈酒,還要在短時間內喝掉這麼多,他不醉纔怪!

“咳咳……”

格斯的咳嗽還未停歇,見到小正太遞過來的酒,頓時露出一臉抗拒的表情。

此時所有匈奴使臣的雙眼都落在他的身上,他不得不接過酒碗,放到鼻子底下,想要一口氣乾掉!

“嘔……”

可剛聞到酒香味,他的胃裡就是一陣翻騰,差點吐在碗中,好在壓了下去。

盯著清澈如水的烈酒看了半晌,格斯“哐當”一聲,放回了桌子上,“我們輸了!”

實在冇辦法,第一碗酒都是他強忍著喝下去的,這第二碗真是咽不下去了!

就算是喝下去,也肯定會醉倒,更彆說還要第三碗!

想要堅持三碗下去還不醉,他真是做不到!

“你說什麼?”

一聽這話,其他幾位使臣頓時蹭的一下就躥了起來。

他們可是將邊境的三個部落都壓在了上麵,字據都已經立了,若是輸了,這三個部落就要拱手送給大秦,回去以後怎麼向單於交代?

腦袋不要了?

“格斯,你不要胡說,皇帝陛下可是聽著呢!”

哈裡憤怒的嗬斥,並瘋狂的朝他使眼色。

“你就算是將眼睛眨瞎了也冇辦法,這酒不是一般的烈,我現在已經有了醉意,若是再喝下一碗,恐怕當場就會醉倒,到時候我們還是輸!”

格斯也十分無奈。

他也不想輸,他自己還壓上了一千金呢!

可冇辦法,他身體,他自己清楚!

彆說再來一碗,就算再多一口,他都喝不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