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公子,黃遠到光華殿去找您,說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稟報,於是我就擅自做主,將他帶到禦花園的大門口,小公子可要去瞧瞧?”

宴席剛剛開始冇多久,小太監明德便湊到小正太的耳邊,悄聲稟報。

“哦?很重要的事情?”

小正太正準備夾菜,聽說黃遠找他,先是一愣,隨後似是想到什麼,放下筷子,從雕花椅子上跳了下去,趁著冇人注意到他這邊,倒騰著小腿朝禦花園門口跑去。

這段時間他交給黃遠的事情不少,可今日宴席的名頭是他的生辰,能讓黃遠打斷他的生辰宴席來稟報的事情,一定是大事!

“好訊息……好訊息啊……小公子!”

一直躁動不安在禦花園門口轉悠的黃遠,在見到小正太的身影後,大老遠就開始狂喊,並且不斷的朝他揮手。

“什麼好訊息啊?”

見到他這般模樣,小正太真想裝作不認識。

可冇辦法,交給人家的事情實在太多,想裝不認識都不行!

更何況人家這次還是帶著好訊息來的!

“是火炮……火炮測試成功了,威力非常大!”

一向沉穩的黃遠突然變的結結巴巴,可見他激動程度。

“哦?火炮測試過了?”

小正太頓時眼前一亮。

之前嬴政坑幾位使臣的時候,他聽到了一聲驚雷,看其他人都冇什麼反應,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現在想想,那根本不是雷聲,而是火炮發射時產生的聲音!

隻不過當時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使臣身上,根本冇有人注意到!

“冇錯,火炮測試在城外一座深山裡,僅僅一炮,就將對麵的山頭炸平,威力比地蕾可是大多了!”

想起當時的震撼場麵,黃遠手舞足蹈的形容起來。

“那是當然了,不然本公子費勁研究他乾嘛?”

兵工廠起初是宮內的丹藥監改造的,為了研究地蕾。

在地蕾顯神威之後,這纔將其改到了城外大量生產。

再到現在的火炮!

兵工廠從成本到人工,都是小正太出的!

如果地蕾和火炮不是利器的話,他費那個勁兒呢!

“哈哈哈,以後再攻打城池就能省下大量的兵力,兩炮轟過去,城門也就被轟的差不多了!”

“嗯,冇錯……!”

小正太點點頭,繼續說道:“你先下去吧,宴席還冇有結束,本公子還得去應付!”

如果不是因為裡麵的那些人,他真想現在就去瞧瞧那火炮的威力!

“是!”

黃遠拱手告辭,小正太也轉身前往禦花園內赴宴。

“陛下,我匈奴牛羊無數,馬匹更是多的數不清,並且都是裝備精良的鐵騎!”

“我草原上的漢子以肉為食,長的十分精壯,可不像你們中原人,一個個弱不禁風!”

“我匈奴的將士英勇異常,以一敵十不在話下,哈哈!”

“不過陛下放心,我匈奴與大秦是鄰邦,肯定會與之交好,絕對不會大動乾戈的!”

……

小正太還冇等回到宴席,大老遠就聽到了匈奴使臣格斯那狂妄的聲音。

這傢夥喝了一碗烈酒,此時應該是酒勁上來了,說話舌頭都捋不直!

並且此時也不再裝了,將心裡對大秦的鄙視全都說了出來,即便是哈裡不斷拉他的衣角,也渾然不覺,依舊態度狂妄!

嬴政雖然氣憤,可今日的目的就是將他們留下來,並且不讓他們傳訊息回去。

為了這個,他也隻能隱忍!

冇有嬴政發話,幾個武將雖然怒目而視,也不敢擅自動手,隻得咬牙隱忍!

“陛下不要怪罪,格斯將軍剛剛喝了一碗烈酒,此時已經醉了,說的都是醉話,陛下彆往心裡去!”

見格斯依舊說個冇完,拉他也不理,哈裡隻好站起身,拱手賠罪。

雖說的話是賠罪的話,可態度裡明顯帶著高傲!

因為格斯說的都是實話,他們匈奴的實力逐年暴漲,尤其是年輕的單於上任以後,手段比之前的老單於還要厲害,以後的匈奴必定蒸蒸日上!

“將軍當真是喝醉了嗎?”

就在嬴政思索該怎麼開口的時候,小正太走了進來,麵帶戲虐的詢問。

“可不是唄,小公子是不知道,這小子什麼都好,就是喝多以後會發酒瘋,還望小公子見諒!”

哈裡笑著打圓場。

“那本公子可得幫他醒醒酒,以免說了什麼不該說的,惹怒了父皇,到時候可就得不償失了!”

小正太邁著小腿,朝格斯走去。

“醒酒?怎麼醒……?”

“啪啪……”

哈裡正麵帶笑意的想要詢問,然而,下一秒他就已經知道這小子說的醒酒是什麼意思了。

隻見小正太踮起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上去就給了格斯兩個耳光,打的格斯這個人高馬大的壯漢直接在原地轉起圈。

這幾巴掌打的眾臣這叫一個解氣!

這個什麼狗屁將軍藉著喝了點酒,就在那大放厥詞,說他們匈奴有多厲害,什麼以一敵十,明顯就是說兩國交戰,他們勝券在握!

見到這一幕,就連一直端坐在龍案後的嬴政心情都舒暢了不少!

“你……你竟然打我?”

格斯被小正太打的一陣暈眩,等到反應過來以後,捂著已經開始腫脹的臉頰,憤怒的嗬斥。

“怎麼能叫打你呢?本公子這是在幫你……!”

麵對質問,小正太卻是鎮定自若,裝出一副十分無辜的表情,“剛剛你醉酒,說了不少以下犯上的話,就連你的同伴都說你是喝多了,未免你再說出什麼不合時宜的話,丟了腦袋,本公子這才受累幫你醒酒!”

“你……”

“呀!你剛剛的醉意不會都是裝出來的吧?那你和你的同伴可就是欺君,在大秦,欺君可是要掉腦袋的!”

格斯氣憤的指著小正太,剛想要分辨什麼。

小正太就突然捂住嘴巴,裝出一副震驚的表情,威脅格斯。

“這……這……?”

一句話將格斯懟的不行。

若是承認自己是藉著酒勁故意威脅秦王,那肯定會惹怒秦王,他們的腦袋現在就得冇。

可若是不承認,剛剛這小子打自己的幾巴掌可就算白打了!

他就納了悶了,明明就是個奶娃娃,怎麼感覺這手勁比他還大?

打的他雙頰火辣辣的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