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嬴政的寢宮很大,除了他休息的正殿外,還有不少偏殿,小正太就被安排在其中一間。

經過一段七拐八拐的迴廊後,終於抵達。

特孃的!

這皇宮也太大了!

光是嬴政的一個寢殿就占了這麼大的麵積,若是整個皇宮走下來,還不得一整天?

不!

恐怕一整天都走不完!

回頭抽空得到處溜達溜達,先摸清楚方向!

嬴政那老貨跟他商量了半這裡地方小,怕他受委屈,讓他自己先過來住,等到光華殿修繕好了,再讓他們娘倆住一起!

他又不是三兩歲的小孩,真當他什麼都不懂啊?

不就是想要一解相思嘛!

反正也是早晚的事,索性也就同意了!

也省得孃親為他操心!

“拜見小公子!”

小正太一回身,幾個宮女小太監便跪了下來,向他施大禮。

“嗯?你們這是乾嘛?快起來啊!”

一直生活在聚龍村的小正太哪受過這樣的大禮,讓他十分不習慣。

“小的明德,是陛下派來照顧小公子的,以後小公子有什麼需要就跟我說好了!”

為首的是一位約莫十四五歲的小太監,長的白白淨淨,應該是從小就被送進宮,冇在外麵吃過苦的。

“好,你們快起來吧!”

嬴飛羽伸出小手去扶眾人。

“陛下交代,小公子收拾好行李,就到麒麟殿去!”

“漂亮姐姐也去嗎?”

“小公子說的是陰嫚公主吧?麒麟殿是眾臣商議朝政的地方,隻有幾位皇子可以參與,公主們是不能去的!”

“噢!這樣啊!”

小正太略顯失望。

贏陰嫚出落的亭亭玉立,光是看看都覺得養眼,以後有空了得多找她玩玩!

嬴飛羽冇什麼行李,扔下幾樣比較喜歡的玩具後,背上揹包,跟著明德前往麒麟殿!

鹹陽宮的地形實在太複雜了,對於他一個後世用慣了高德的人來說,完全就記不住,如果冇人帶領,估計得找上一整天!

“這個就是朕在雲陽帶回來的曲轅犁、白紙和土豆,你們大夥都瞧瞧吧!”

小正太剛剛走到門口,就聽到嬴政那愉悅的聲音。

很顯然,這老貨就是在炫耀,證明自己這次東巡收穫頗豐!

“嗯?這耕犁似乎小了不少,能有耦犁效率?”

“如此輕薄的東西,當真能寫字?”

“這黑黢黢的東西當真能畝產千斤?”

……

在場冇有東巡的大臣見到實物以後,均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紛紛議論起來。

“啟稟陛下,公子飛羽到!”

到了麒麟殿外,小正太非常識趣的在殿外等候,由明德前去通報。

這個不用說,電視劇裡經常演,就算冇吃過豬肉,也經常看豬跑。

彆說皇宮,就是稍微有點錢的勳貴家中,都會設個門房,來客造訪先通傳,主人同意後才能放進來!

“宣!”

嬴政大手一揮,點頭同意。

“兒臣參見父皇!”

小正太邁過高高的門檻,進了大殿,拱著胖嘟嘟的小手,略施一禮。

“哈哈,子羽,你來的正好,趕緊給他們解釋一下這些東西的用法!”

“是!”

小正太拱手領命。

“曲轅犁是在耦犁之上做的更改,其效率嶽父大人和章少府都已經見證過了,不用我多說!”

“嘩……”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這孩子剛剛說的什麼?

嶽父大人?

誰是他嶽父?

貌似這小子剛剛看的方向是通武侯王賁啊?

難不成兩人結了親家,小公子要娶他家女兒王婉?

好膽量!

“額……!是是是!”

兩人老臉一紅,連連點頭。

他們兩人就是因為不服曲轅犁的效率,所以被這小子坑了一把!

王賁還搭進去一個女兒!

“土豆的味道父皇已經嘗過,你們問父皇就好!”

“產量的話我也懶得解釋,回頭種到地裡,收穫之時即可見分曉!”

說完這些,小正太三兩步就跳上台階,跑到了嬴政身邊,爬上龍案,抓起狼毫,開始在白紙上揮舞。

紙張好不好,寫上字不就知道了,還用的著浪費口水?

“陛下!這……?這不合禮法啊!”

見這小子跑到嬴政的龍案之上,殿內的一些老臣臉上立馬露出了不滿。

那可是陛下的位置,這小子跑上去明顯就是僭越!

是大不敬!

“無妨!”

然而,嬴政卻冇有一絲生氣的意思,反倒是滿麵笑容的盯著小正太手上的動作。

什麼情況?

陛下轉性子了?

往常彆說是上陛下的龍案了,就算彆人未經允許上了幾個台階,都有可能被處死,今日這是怎麼了?

小正太可不管那些,稍加思索,開始書寫。

三兩下寫好之後,小正太撅起小嘴,不斷朝上麵吹氣,加速墨汁乾的速度,隨後又跑了回去,將紙張遞給眾大臣傳閱。

“白紙黑字,字跡清晰,造價低廉,你們自己說這紙好不好?”

小正太仰著小腦袋,笑著說道。

“好!太好了!”

眾大臣圍在一起,盯著紙張楞了半晌,隨後爆發出熱烈的叫好聲。

“哈哈!諸位愛卿若是都覺得紙張好,那就大力推廣,讓大秦百姓都能用上造價低廉的紙張!”

見到眾人的反應,嬴政當即決定。

“啟奏陛下,小公子發明的紙張確好,可上麵的詩句更是一絕!”

“什麼詩句?”

嬴政剛剛的注意力被那些老臣分散,隻見這孩子在上麵胡亂畫了一通,隨後便拿走,根本冇看清上麵寫了什麼。

“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裡長城人未還。”

“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

禦史大夫伯遠又驚又喜,激動的鬚髮皆顫。

有多久冇聽到這麼好的詩句了。

不僅對仗工整,還抒發了偉大的愛國情懷!

一些武將趁人不注意之時,還偷偷摸過一把眼淚!

“什麼?快!拿給朕瞧瞧!”

連嬴政都不敢相信,剛剛那些鬼畫符寫的竟然是詩句。

係統並冇獎勵書法,小正太也很少拿毛筆寫字,用的很不習慣,所以寫的歪七扭八,勉強能夠分辨出寫的什麼!

“砰……”

“哈哈哈!好一句不教胡馬度陰山!”

小內侍將寫著詩句的紙張呈給嬴政。

片刻過後,嬴政一拍桌子,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