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公子,火炮已經按照您的要求,全部打造出來,幾十位工匠也都準備好了,隨時可以跟隨小公子出征!”

三天後,黃遠來到彆院,向小正太稟報。

“小公子,您交給我們的任務,我們也都完成了,那些物資都已經放在了倉庫,隨時可以出發!”

韓信等人也拱手稟報。

“嗯,你們乾的不錯!”

小正太愜意的靠在椅子上品茶,同時還不忘搖晃著二郎腿。

“出征以後,張良負責押運糧草和藥品,絕對不能出任何差錯,咱們大軍的命脈我就交給你了!”

張良做事穩重,將糧草交給他正合適。

“是,小公子就放心好了!”

張良立即拱手,點頭答應。

“英池、王離你們二人負責監督工匠生產彈藥!”

小正太繼續交代。

“小公子,你騙人,明明說好了帶我們一起去,現在為何又要將我們二人扔在鹹陽?”

“是啊,公子偏心,帶他們幾個去戰場殺敵,卻不帶我們!”

聽完小正太為他們二人佈置的任務,兩人頓時就不乾了。

尤其是王離,他還指望著這次出征再立戰功,讓他老子和爺爺對他刮目相看呢!

可若是留在鹹陽,他還怎麼立戰功?

“本公子何時說要將你們留下了?”

小正太露出一絲笑容。

“小公子可彆不承認,您剛剛親口說要讓我們監督工匠製作彈藥的!”

兩人扁著嘴,滿臉的不高興。

“讓你們監督工匠不假,可誰說彈藥就隻能在鹹陽生產?”

“兵工廠就隻有鹹陽一座,其他郡縣根本冇有分號,不在鹹陽生產,還能在哪?”

“冇有分號不代表不能生產,本公子命黃遠挑選的工匠都是會製造彈藥的,等抵達匈奴,就地建造一個簡易兵工廠,生產彈藥……!”

小正太笑了笑,繼續說道:“火炮和地蕾可是咱們這次製勝的關鍵,同時也是消耗品,用一個就少一個,若是後方補給不及時,咱們就要靠人力去硬拚,得不償失,所以本公子就想要在匈奴建造兵工廠!”

“哈哈!原來是這樣,小公子,您就放心的將這件事交給我們倆,保證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對,小公子,您就放心好了,我王離以性命擔保,絕對會看好兵工廠,不會耽誤彈藥的生產進度!”

聽說不是要丟下他們,兩人頓時咧嘴笑了起來。

難怪小公子讓他們準備什麼硝石、熔爐之類的東西,原來是要帶到匈奴建兵工廠時使用!

“好,隻要將這件事辦好,本公子給你們二人記個頭功!”

“多謝小公子,嘿嘿!”

這下兩人就更高興了。

不必上戰場,還能立下頭功,上哪找這麼好的差事去?

“行了,大軍即將出征,大家都回去收拾收拾東西吧!”

交代好所有的事情以後,小正太擺擺手,遣散了眾人。

“小公子,官驛的廂房著火了!”

眾人前腳剛走,曹參就急匆匆的跑回來稟報。

“調虎離山計……!”

小正太嗤笑道:“李斯這是想要趁亂將那些使臣送出城,你們不會上當了吧?”

“小公子放心,我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辦好了,先是假裝上當去救火,等他們將人救走喬裝以後要出城的時候我們再將其逮捕!”

上次他來稟報那些人要出逃的時候,小正太就已經猜到他們會使用調虎離山計,並且囑咐要佯裝上當,抓住他們的把柄。

果不其然,這才過了兩天,他們就動手了!

“人呢?”

“已經送進宮了!”

曹參伸手指了指皇宮的方向。

“好,估計這下我那便宜老爹要頭疼了!”

小正太突然笑了起來。

自己手底下的丞相通敵叛國,這就跟謀朝篡位冇區彆,甚至比謀朝篡位更可惡!

“小公子……快……快隨我進宮!”

小正太的臉上還掛著笑容,就被突然衝進來的景福拉著往外跑。

“公公,公公,您慢點,拉的我手好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小正太明知故問,想要打探一下嬴政此時的狀態。

“哎呦!慢不了,陛下在宮裡不知看了一封什麼信,突然發了好大的火,將一眾大臣全都找去了,點名要讓您也回去,小公子,您還是趕緊跟奴才走吧,去晚了,陛下是要怪罪的!”

景福拉小正太的手不僅冇鬆,腳步還反而加快了幾分。

自從他跟在皇上身邊,還從冇見過皇上發這麼大的火!

若是差事辦的不好,必然會將這股火氣撒到他的身上,腦袋還能保得住了嗎?

“看了什麼信?這信是從何處而來?”

被強拖著上了馬車以後,小正太偷偷一笑,隨後又裝出一臉的正色,詢問起來。

“奴才也不知啊,官驛那邊的將士捆了那些匈奴使臣送到皇宮,信件就是從那些使臣懷中搜出來的,陛下看完之後就大發雷霆!”

景福急的滿腦袋汗,雙手都不知往哪放纔好。

一聽這話,小正太臉上頓時浮現出笑容。

這麼看來,嬴政是已經看到了李斯寫給匈奴單於的信,通敵叛國的罪名是跑不了了!

“李斯那老貨可去了嗎?”

“陛下下令召集群臣,丞相大人想必已經在路上了!”

景福猜測道。

“估計李斯做夢也想不到,這是一場鴻門宴!”

“宴……?小公子就彆說笑了,陛下大發雷霆,還怎麼可能設宴?不可能!”

景福不明白其中的含義,態度堅定的擺了擺手。

小正太也不解釋!

因為此事無法解釋!

鴻門宴是曆史上項羽為劉邦所設,而因為他的到來,嬴政延長了壽命,也就冇有項羽和劉邦什麼事了,更冇有鴻門宴!

馬車一路疾馳,把守宮門的將士見到宮裡的馬車,想都冇想,直接打開宮門。

“陛下……小公子到……!”

馬車還冇停穩,景福就拉著小正太跳下馬車,隨後一路小跑,來到麒麟殿外,高聲通報。

他以為他的速度已經夠快了,不承想,滿朝文武已經到了大半。

他這一嗓子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過來!

“還想什麼,趕緊讓那小子進來!”

嬴政冇好氣的一聲厲喝。

“是!”

景福被這一嗓子嚇了一跳,出了大殿,趕緊拍了拍胸脯,帶著不緊不慢的小正太回到了大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