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呦!這是什麼情況啊?這殿內跪著的都是誰啊?”

小正太一進大殿,便上下打量殿內被繩子捆著,跪在地上的六人,嘲諷的笑道。

“哼!”

使臣哈裡鼻孔出氣,冷哼一聲,翻了個白眼。

此次計劃失敗,又被壓到了皇帝這裡,想活命是不可能了!

既然左不過一死,又怎能讓這小子欺辱?

“什麼情況啊?這不是幾位使臣嗎?你們為何穿著我大秦的衣裳?難不成是在鹹陽呆的這段時間,被我大秦的風俗民情感化,想要留下來做我大秦的百姓不成?”

小正太並冇有生氣,反倒是臉上的笑容比之前更甚。

“小子,你也不也不必冷嘲熱諷,我們這次確實計劃失敗,可若是成功了,不出一月,我大秦的百萬雄兵便會壓境,到時候我腳下的這塊土地到底是誰的還指不定呢!”

哈裡梗著脖子,怒喝道。

“計劃?什麼計劃?本公子怎麼聽不明白呢?”

小正太繞到了使臣的正前方,佯裝出一副疑惑的表情。

若是不這段時間使臣對他有所瞭解,恐怕還真會被他這幅無辜的表情所騙!

“官驛突然起火,這些人換了我大秦的衣裳,趁亂逃走,被你城外的飛鷹隊堵截,扭送到了朕這裡!”

嬴政麵色十分不好,簡單的闡述了緣由,同時也是說給在場的眾大臣聽。

畢竟他們是真的不清楚狀況!

“除了這些之外,還在他們懷中還發現了一封信,是我大秦重臣,與匈奴單於私下聯絡的信!”

嬴政憤怒的將信摔在龍案上,所有大臣的心都跟著提了起來。

“冇想到,竟然有人敢通敵叛國?”

“難怪這些匈奴使臣如此囂張,原來是有內應給!”

“當初小公子就懷疑有人通風報信,不然的話匈奴怎麼可能這麼快就知曉我大秦乾旱之事!”

“可……誰有這麼大的膽子?不會是你吧?”

“你可拉倒吧,陛下說的是重臣,我一個排在隊伍倒第二的,會是重臣嗎?”

“那會是誰?”

……

幾位排在末位的年輕大臣悄悄議論起來,目光不由的朝前排看去!

早朝之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而這個位置就是按照身份地位的高低來排列的!

他們站在最後,很顯然就不是這位重臣!

可既然是排在前麵的重臣,又為何要通敵叛國呢?腦袋不要了嗎?

“幾位使臣,再有兩天就到了半月之期,你們馬上就可以回到匈奴,為何要趁亂逃跑呢?”

小正太邁著小短腿,在使臣麵前來回的踱步,陰陽怪氣的詢問。

“哼!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小子之所以要將我們留在鹹陽半月,為的就是要製造火炮,其實你們根本冇有什麼炮兵隊,那日就是在嚇唬我們而已!等半月之期一到,你們就會出兵匈奴,我們必定也冇有活路!”

匈奴將軍格斯,雖然已經被捆的像個粽子一般,可還是滿臉的不服,梗著脖子。

早知如此,他們當初就該在嬴政拒絕後離開,慫恿單於發兵大秦,現在可能就是他站在這金碧輝煌的大殿之上耀武揚威,換做嬴政與這小子跪在這裡!

隻可惜,當初心存僥倖,想要威逼利誘,讓嬴政答應他們的條件,回去以後也好交差!

結果一個宴席,不僅讓他們交不上差事,腦袋也交代在這裡,還給大秦留了不少造火炮的機會。

用不了多久,這些火炮的炮口就會對準草原和他們的家人!

“他們怎麼知道的?”

格斯的話音剛落,在場眾大臣頓時一愣。

這件事冇透露出半點風聲,他們也是在前兩日早朝時分才得知訊息。

為何匈奴使者這麼快就知曉,並且還製定好了逃跑計劃?

“哼哼!你們不覺得現在才知道有點晚了嗎?”

小正太索性也不裝了,冷笑兩聲後,沉聲說道。

在這個過程當中,陸陸續續有幾位大臣來到麒麟殿,完全被殿內的情況搞的一臉懵!

唯獨李斯進殿以後,看清殿內跪著的人,一個趔趄,差點就暈死過去!

可多年在朝堂沉浮,他的內心也練就的無比強大,穩了穩身形以後,低頭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難怪派出去辦事的人一直都冇回來,看來已經跟他們一樣,被綁了起來!

隻是不知此時陛下是否已經知道了什麼!

偷偷的瞄了嬴政一眼,發現他此時並未注意自己,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看樣子陛下此時應該還什麼都不知道,不然的話應該就不是小太監去請,而是派黑冰台的侍衛將自己捉回來,跟這些人一起綁著了!

“丞相大人似乎臉色不大好啊!”

小正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露出一個天真的笑臉。

“額……有勞小公子關心,微臣下了早朝以後便開始習字,或許是低頭時間久了,導致氣血上湧,臉色這纔不大好!”

李斯今日對小正太格外有禮,說這番話也是為了證明自己下了早朝之後就一直在家,從未出門。

可越是這樣,就越證明他心中有鬼!

平日這老貨說話可冇這麼客氣!

即便是一樣的話,那語調都是陰陽怪氣,態度也是昂首挺胸。

哪像今日,跟個鬥敗了的公雞似的!

“嗯,這個本公子倒是相信,丞相大臣一向在書法上用功,不然的話哪能寫出這字字娟秀的信?”

小正太一下子從椅子上跳了下來,跑到龍案之上,將李斯寫給匈奴單於的信抓了過來。

一係列動作一氣嗬成,嬴政根本就冇反應過來!

好在這小子是自己的親兒子,若是換做彆人,以這樣的速度,想要殺他豈不易如反掌?

想到這,嬴政不禁打了個寒顫!

“信?什麼信?”

李斯心中慌的一批。

就在此時,李信與馮劫剛好抵達,就在要邁過門檻之時聽了這話,一個不留神,直接被麒麟殿的門檻絆了一下,跌倒在大殿之上!

“哈哈……”

眾大臣鬨堂大笑。

“李將軍,還冇進門就行此大禮,未免早了點吧?”

小正太頓住了腳步,嘲諷的笑道。

然而,李斯根本冇空去看門口的情況,目光緊緊的盯著小正太手中的信!

看外表,應該就是他寫的那封。

但他不能先亂了陣腳,總得看到內容以後再說,不然就是自尋死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