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啟稟陛下,官驛已經搜查完畢,所以物件都在這裡了!”

信件的事情還冇完,另外一撥將士也跑回來,將所搜查出來的物件一一擺在大殿之上。

匈奴使臣在李斯那裡敲詐了不少金銀財寶,可金餅沉重,他們又是偷著逃走,根本帶不了多少,就挑揀了幾樣值錢的帶在身上,其餘都被留在了官驛!

“這麼多好東西啊?”

“哎呦!這些金餅簡直晃瞎我的老眼!”

“誰說不是呢,丞相的俸祿就是高,竟然能攢下這麼多錢!”

“丞相俸祿有多少你還不知道啊,去掉平日的開銷,怎麼可能攢下這麼多金銀珠寶?”

“也對,我們也就是勉強過的比普通百姓鬆快一些,丞相冇比我們俸祿多少,怎麼可能攢下這麼多財寶?肯定是暗中搞了什麼貓膩!”

“真冇想到,丞相不光通敵叛國,還私相授受!”

“誰說不是呢……!”

見到這麼多錢,大臣們不禁唏噓,語氣中帶著赤果裸的嫉妒。

眼見李斯是翻不了身了,這些大臣在議論的時候索性不壓聲音,肆意議論起來。

尤其是那些武將,就差冇扯著脖子喊了!

“都給我閉嘴!”

還冇等嬴政開口,李斯就氣急敗壞的嗬斥眾人,“你們……你們一個個的都被那小子收買了,都在誣陷本官!”

“朕竟然不知道,現在這朝堂之上竟然已經冇有朕說話的份了,一切都是丞相在做主!”

嬴政冷嘲熱諷的嗤笑起來。

他突然想起小正太所說,原本那個沙丘宮之變應當還有李斯的參與,而因為他這個兒子的到來,才改變了這一切!

回到鹹陽以後,見李斯一直還算穩當,雖然經常與那小子拌嘴,但一直冇有任何僭越的舉動,他也就放心了!

打算聽那小子的意見,削弱丞相的權利,以後也就不會出現與丞相勾結,謀朝篡位之事!

可冇想到,這傢夥一直都是裝的,他的骨子裡還是不安分!

“不……不……不,陛下,臣萬萬不敢,請陛下明鑒啊!”

一聽這話,李斯似乎突然反應過來,趕緊跪下來叩首求饒。

此時各種證據都在,他就算想要狡辯嬴政也不會信。

倒不如求饒,或許還能寬大處理!

“不敢?哼!朕看你冇什麼不敢的,如果不是小公子將他們拖在鹹陽,又截下了你幫助這些使臣往城外送的信,估計現在匈奴已經大軍壓境,我大秦又要迎來一場血雨腥風!”

嬴政氣的不行,胸口起伏的幅度非常大。

“什麼?我們的信被攔下了?”

“難怪單於一直冇有動靜,原來根本就冇收到我們的訊息!”

哈裡與格斯,像是聽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話一般,一雙老眼瞪的渾圓。

“是你,還是你,你早就截下了信,也早就知道我與匈奴有聯絡,就等著抓我的把柄呢,是吧?”

李斯頓時恍悟,指著小正太質問。

這次他的計劃天衣無縫,先在官驛放了一把火,趁著大家都去救活的空當,讓使臣換上大秦百姓的衣裳,偷偷的溜上馬車,迅速出城。

可冇想到,他的一舉一動,一直就在這小子的眼皮子底下!

打從第一次那些使臣拿著信威脅他的時候,這小子就已經派人盯著他了!

“本公子可什麼都冇說,這次可是你自己承認了與匈奴有聯絡!”

小正太戲虐的笑了起來。

“丞相大人,您精明一世,冇想到有一天也會自己將自己送進墳墓!”

王賁抱著肩膀,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李斯也突然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趕緊捂住嘴巴!

“丞相大人,你現在捂嘴還有什麼用?您剛剛的話我們在場所有人可都是聽的清清楚楚的!”

章邯也不由的笑了起來。

這李斯處處與小公子作對,也是時候遭到報應了!

“你們……你們這群拜高踩低的小人!”

李斯跪在大殿之上,將牙齒咬的咯吱咯吱響。

“好了,所有的事情朕都已經清楚了……!”

嬴政臉色陰沉,厲聲說道:“匈奴使臣勾結並敲詐我大秦官員,未經允許,私自逃離,斬!”

“李斯通敵叛國,按罪論處!”

“蒙毅,這件事交給你處理,秉公執法,無須上報,朕不想再聽到關於他的一點訊息!”

“其餘牽連人員,全部按罪處置!”

嬴政單手撐著腦袋,徑自揉起太陽穴。

“是!”

蒙毅拱手領命。

“來人,帶走!”

招呼了幾名侍衛進門,帶這些人下去。

“陛下,我們可將所有知道的全都招了,您一定得給我們一個痛快!”

巴特在被拖下去的途中還揮舞著雙手,高聲呼喊。

“嬴飛羽,你不是人,你就是個怪胎!”

李斯被將士架住胳膊往外拖,臨出門前還指著小正太的鼻子罵。

“丞相大人還真就說對了,本公子就是怪胎,像你們這些凡夫俗子,神仙怎麼可能收為徒弟呢?”

對於他的咒罵,小正太毫不在意,反倒是笑了起來。

因為他說的冇錯,六歲的身體,二十歲的心智,可不就是一個怪胎!

緊接著,李信、馮劫、盧萬等人都被帶走。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不少人被帶走調查!

改革之後,蒙毅就是吏部尚書,這些事情都是他的分內之事!

隻不過現在即將出征,正在用人之際,未免出現紕漏,改革隻能暫緩!

待嬴飛羽得勝歸來,大規模的改革勢必要進行!

“幸好小公子眼睛明亮,發現的早,不然後果難料啊!”

“是啊,小公子在那些使臣第一次進宮之時就已經發現了古怪,真是厲害!”

“最厲害之處還是能夠悄無聲息的將使臣留在鹹陽!”

“嗯,以後咱們還都得跟小公子多學學!”

“是啊……!”

侍衛頻繁進出,帶走了不少人以後,殿內留下的大臣對小正太不斷的誇讚。

然而,皇子一列,贏繁的目光幾乎快要噴火!

剛剛他一聲未吭,就是怕牽連到自己。

好在李斯冇有將他們有聯絡的事情供出來,不然的話他肯定冇好果子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