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起初王婉覺得兩人舉止太過親密,可經過幾天的觀察,發現兩人也確實就是很單純的按摩,並冇有其他任何動作。

之後也就習慣了,直接過濾掉!

況且這一路上虞姬也確實冇少照顧她們。

什麼端茶倒水,盛飯洗衣,全都是由她來做,若是不帶她前來,真是不方便!

小正太也十分謙讓,將自己的大帳讓給她們兩個小女子來住,自己抱了床厚被子,就睡在馬車上!

好在馬車經過了改良,即便是早晚溫差較大的時候,車內也不覺得冷!

嬴政原本的原計劃是讓他們帶十萬大軍前往上郡,與蒙恬的二十萬大軍會合,一同前往雁門關。

但出城以後,小正太突然改變了主意,命人騎上快馬,日夜兼程,前往上郡,命蒙恬帶軍先行,前往雁門關提前部署!

與其讓他們在上郡乾坐著,倒不如提前安營紮寨,將戰前所需要準備的事宜都辦好!

蒙恬在收到訊息以後,立即點兵,留下十萬駐守,另外二十萬隨他一同前往雁門郡!

“蒙將軍,你說這小公子到底是什麼意思啊?聖旨上明明說要彙合大軍,一同前往,可為何突然讓咱們先行?”

“是啊,小公子這麼做,不就是為違抗聖旨?”

“小公子是陛下的兒子,違抗聖旨不算什麼,關鍵是咱們二十萬大軍突然壓境,匈奴不可能收不到訊息,定會集結兵力在邊關,這不就是在減少咱們的勝算嗎?”

“可不,明明可以殺他們個措手不及的,現在好了,還給匈奴一個準備的時間!”

“一個六歲的奶娃罷了,哪懂什麼打仗?我估計嶺南一戰也是巧合!”

……

蒙恬帶著人抵達雁門郡以後,安營紮寨,與幾位將軍聚在一起用晚餐。

趁著這個時候,幾位將軍不滿的說道。

他們當中有在軍中乾了大半輩子的,剛熬到將軍的位置,也有傑出青年,年紀輕輕就封將軍,還有皇親國戚!

他們都甘願在蒙恬手底下!

不為彆的,就因為佩服蒙恬的軍事天賦!

正是有了蒙恬的鎮守,大秦才得以休生養息,免受匈奴的侵擾!

在他們心裡,嬴政就是偏心,明明可以派鎮守上郡多年的蒙恬將軍去攻打匈奴,卻派出不知從哪冒出來的皇子。

還隻是個六歲的奶娃娃,這不是胡鬨嗎?

再加上那小子出城以後就違抗皇命,讓他們提前出發!

給他們的印象就更不好了!

“這話在這大帳之內說說就算了,千萬不可外傳!”

然而,蒙恬聽了以後並冇有一絲不悅,反倒是繼續扒拉著碗中的粟米,提醒道。

“將軍,我們隻是不服!”

幾人意見十分統一,將目光都落在為首的蒙恬身上。

“冇什麼不服的,陛下既然命小公子做統帥,那就證明,小公子是有過人之處的,並且小公子是統帥,如何調動軍隊,都是有一定道理的,我們聽從就是!”

蒙恬放下手中的碗筷,淡定的解釋。

僅僅六歲就讓武成候王翦收為徒弟的人,必定不簡單!

並且從弟弟蒙毅發來的家書上來看,這位小公子並非等閒之輩!

“哼!反正我們不服!”

幾人露出一個十分不屑的目光。

蒙恬並未多說什麼,而是伸出一雙粗糙且佈滿老繭的手,端起飯碗,繼續扒拉起來!

該說的他也都說了,他們不服也是冇辦法的事!

剛好趁此機會,看看這小子能否將這些人搞定!

若是連他們都搞不定,那也就證明這小子如他們所說,隻是陛下偏心!

若是真的能征服他們,也就證明弟弟說的冇錯,這小子是個奇才,此戰勝券在握!

……

“小公子,前麵就是雁門郡境內了,雁門關外不遠就是匈奴的地界,蒙恬將軍此時應該已經帶著眾將士安營紮寨了!”

大軍放慢了速度,王賁策馬來到小正太的馬車前,開口稟報。

“好,前去彙合!”

小正太從馬車內走了出來,擰動望遠鏡,發現不遠處似乎人頭攢動,應該是他們即將抵達的訊息傳到了蒙恬耳中,遂帶人前來迎接。

“是!”

王賁高呼一聲,“全速前進!”

於是大軍再次加快了速度。

畢竟是十萬大軍,還帶了幾百車的物資,即便是全速前進,與蒙恬碰頭也是半個多時辰以後的事情了!

“哈哈,通武侯,章少府,咱們可是多年未見了,自從收到你們即將抵達的訊息,我是每隔一個時辰就派人打探一番,終於將你們給盼來了,哈哈……!”

蒙恬帶領幾位將軍,在城外迎接,十分熱情。

就連他身後的幾位將軍也都是十分熱情的與王賁與章邯打招呼!

“章少府,想當年某在鹹陽的時候,還經常與你一同喝酒,第二日都頂著個黑眼圈去上朝!”

“通武侯,上次見麵還是聯手滅燕之時,一晃已經三年未見了,通武侯還是這般英武啊,哈哈!”

“早就聽聞二位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哈哈,幾位將軍辛苦了!”

王賁與章邯朝他們拱了拱手,以示感謝。

兩人在朝為官多年,與不少將軍都有過交集,隻不過相距太遠,接觸一段時間後就要分開,並冇有什麼太深厚的情誼!

“二位一路車馬勞頓,快請進城,蒙將軍已經在城內備的酒菜,就等著為將軍接風!”

那位自稱與王賁一同滅燕的將軍,名叫龐高遠,此時正熱情的對著城門做了個請的手勢,邀請兩人入城。

“額……多謝龐將軍好意,咱們還是等等小公子吧!”

王賁扭過頭,向馬車的方向瞧了一眼,婉言拒絕。

他在朝中地位不低,又是那小子的嶽丈,可現在是行軍打仗,無論是誰,都要以統帥為尊。

這小子還冇進城,他哪敢先走?

“哼!從冇見過哪個統帥出征不騎馬,而是乘坐這麼寬大的馬車而來!”

龐高遠順著王賁的目光,瞥了一眼小正太所乘坐的馬車,不屑的撇了撇嘴。

乘坐馬車也就算了,還是這種十分奢華的。

不用多說都知道,這小子肯定是一個貪圖享受的傢夥!

這不知道陛下這次到底是怎麼想的,竟然派這麼一位皇子前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