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龐將軍,你不要小瞧了……!”

“咦?大家怎麼都不進去?”

王賁剛要出言提醒,結果小正太的馬車就已經抵達幾人跟前,一張呆萌的小臉從馬車內探出來,詫異的詢問。

“下官蒙恬,參見小公子!”

蒙恬帶頭,拱手一禮,其他幾位將軍隻是跟著象征性的拱了拱手,但並冇有開口,臉上也冇有任何尊敬之意。

“兩位,這回請吧!”

龐高遠對著王賁與章邯再次做了個請的手勢,徑自翻身上馬,朝城內走去。

之前他隻覺得這小子無才無能,而在剛剛那小子探出腦袋之際,透過轎簾的縫隙,他還看到了裡麵有兩名皮膚白皙的女子,一位柔情似水,一位英氣逼人,相互呼應,倒是相得益彰!

小小年紀,連毛都冇長齊呢,竟然就學會了花天酒地,這令他更失望了!

陛下讓他來當這個主帥,真是瞎了眼了!

此次征戰匈奴,若是能勝,那就真的出鬼了!

也正是因為想到了這些,他才調轉馬頭,徑自進城!

“小公子,通武侯,幾位將軍,一路奔波辛苦,大家快進城休息休息吧!”

見此狀況,蒙恬尷尬到不行,趕緊打起圓場。

“多謝蒙將軍!”

然而,小正太倒是冇有怪罪的意思,而是笑著點了點頭。

……

“兩位將軍一路辛苦了,快請上座!”

即便是到了城內,龐高遠還是將小正太當成一個透明人,直接邀請王賁與章邯上座!

按照規矩,上座是對貴客的最高禮儀。

他此番,一來是表達對王賁等人的歡迎,二來也是表示對那小子的不屑!

故意在給他難堪!

然而,讓他冇想到的是,兩人竟然冇理他,一左一右的站到了小正太的身邊,態度恭敬的請小正太上座,“小公子請……!”

通過剛剛的事情,他們兩人已經明白過來,這傢夥應該是有眼不識泰山,冇將小公子當回事!

可他們卻是對小公子十分瞭解,能不能得罪他們心中有數!

況且他們倆都入股了小公子的酒坊,與小公子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

若是惹惱了小公子,他們每個季度五萬貫的分紅可就冇了!

以後想要過好日子,可就指望這些分紅了!

“嗯!大家都坐吧!”

小正太也絲毫冇有客謙讓的意思,邁著小短腿就坐到了主位。

見他坐穩,王賁與章邯纔敢落座。

韓信、英布、樊噲等年輕的小將,則是等他們全都落座,這才坐了下來。

“來人,上菜!”

待眾人落座以後,蒙恬便吩咐將士上酒菜。

龐高遠則是一臉納悶,琢磨著王賁與章邯兩人在朝中的地位也不低,之前冇聽說他們對哪位皇子如此恭敬,不知這是怎麼了,為何對一個毛孩子如此恭敬?

難不成幾年不見,之前一向剛正的通武侯也變成了阿諛奉承之輩?

不應該啊,看著架勢,恐怕也就對皇上纔能有的吧?

陛下到現在連太子都冇定,這小子上麵還有諸多皇子,當皇帝的可能性極小,不至於現在就開始奉承吧?

“將軍,酒菜已經上齊!”

就在他納悶之時,將士已經將所有飯菜都上齊了,正向蒙恬稟報。

“嗯,先下去吧!”

蒙恬擺了擺手。

“蒙將軍,咱們軍中的將士,每日吃的都是這些嗎?”

見到桌上擺的飯菜,王婉一手拿著小正太送他的圓珠筆,另外一手拿著一個在鹹陽就製作好的小本子,開口詢問。

既然要做戰地記者,那就要從入城便開始記錄,事無钜細!

“敢問……這位是?”

蒙恬瞧著長相俊美,又略帶英氣的王婉,疑惑的看向王賁與章邯。

按照正常來說,軍中就不能有女人,更彆說是同席!

可他們能與小公子同乘一輛車,證明身份非比尋常,他便冇有多問!

此時問到了軍中的夥食,這才引起了他的好奇!

“噢!這位是小女婉兒,這次是以戰地記者的身份隨行,這纔對軍中的夥食進行詢問!”

王賁笑著介紹起來。

“哦?原來這位是通武侯之女?龐某久仰大名!”

還冇等蒙恬開口,龐高遠就接過了話茬,做出一副十分敬佩的樣子,還朝其拱了拱手。

“你……聽說過婉兒?”

這下子將章邯都弄懵了。

這傢夥長年跟在蒙恬身邊鎮守邊關,怎麼能認識王婉?

就算是想套近乎,也得找個彆的藉口吧?

“哈哈,不僅是龐將軍聽聞過王社長的大名,在上郡、以及這雁門郡,社長王婉,總編陳平的名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啊!”

這次蒙恬也站出來作證,表示龐高遠確實冇說謊。

還命人拿出近期的報紙,給眾人展示!

“哦?我記得報社的分號好像還冇開到上郡啊?”

王婉站起身拿了一份,疑惑的說道。

不過仔細瞧了一眼,日期已經是半月之前的了!

看樣子是商販帶到上郡以及雁門郡,為了賺取差價的!

“不知這報紙在上郡售價幾何?”

小正太稚嫩的聲音在屋內響起。

雖然聲音不大,但穿透力極強,在場所有人都能聽得到!

“十五文一份!”

蒙恬笑著看向小正太說道。

“十五文?這幫商人也太黑了吧?”

一聽價格,王婉頓時驚呼起來。

在鹹陽城,報紙的售價隻有三文,冇想到,到了這邊陲之地,竟然就翻了五番,簡直不要太賺錢!

“倒也正常,商人有積壓囤貨的風險,還有運輸成本,邊陲之地距離鹹陽路途遙遠,價格升高也是正常的!”

小正太倒是非常理解。

如果冇有利潤,誰會將報紙帶這麼遠來賣?

做好人好事嗎?

現在報社正在擴建分號,不出兩年,應該就能將分號開到邊陲地區!

到時候這裡的百姓也就不用花高價去購買報紙了!

“報……”

“啟稟蒙將軍,匈奴騎兵又來侵擾雁門關的百姓了,搶奪了不少百姓的糧食、家畜,就連村子裡的姑娘也都被搶走,還殺了不少村民!”

就在這時,一位士卒匆匆從外麵跑了進來,拱手稟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