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確實不太對勁!”

小正太騎在馬上,摸著光滑的下巴稍加思索,點了點頭。

在道路已經乾涸的情況下,想要掩蓋車轍的印記還是很輕鬆的。

如果冇有這麼做,要麼就是這夥匈奴人太過粗心,屠了村子之後,連掩蓋印記都忘了!

要麼就是他們部眾較多,根本不怕大秦的追兵!

與此同時,王賁與章邯兩人似乎也想到了這裡,臉色有了微微的轉變!

“哼!不管他對不對勁,敢屠我大秦的村莊,本公子就絕對不能放過他們!”

小正太臉上閃過一絲寒光,兩條小腿夾緊了馬腹,策馬奔騰,走在前麵。

王賁與章邯兩人趕緊跟了上去,“小公子,要不還是先讓斥候前去打探一番吧,一旦他們設下埋伏,引我們入局怎麼辦?”

“是啊,他們連逃跑的印記都不屑銷燬,保不齊就是有匈奴大軍撐腰,我們就隻有一萬人,還帶了那麼多輜重,一旦與大軍相遇,可不好辦啊!”

兩人以最快的速度追上小正太,開口勸說。

即便他們有火炮,可一旦真的碰到了匈奴的大軍,他們也很難全身而退!

“兩位將軍說的冇錯,還是先打探一番為好……!”

為保小正太的安全,蒙恬也派了一位將軍隨行,此時也輕聲提醒,“若是小公子執意要追,倒不如將這些輜重先扔在這,咱們行軍的速度還能快上不少,一旦碰到了匈奴大軍,後撤也更方便!”

“扔在這?”

小正太差點讓他氣笑了。

將輜重都扔在這,若是真的遇上了匈奴的大軍,那他們就相當於將命扔在這了!

“哼哼!給我追!”

也懶得解釋,冷哼了兩聲,下達了命令。

大約半個時辰後,前麵探路的斥候策馬揚鞭的趕了回來,神色十分緊張。

“報……”

“啟稟小公子,前方約三十裡外,有一支裝備精良的匈奴軍,約莫著人數不下三萬!”

“剛剛的村子就是他們屠的,我們偽裝打探的時候,裡麵的將士都在大笑,似乎在誇讚自己的功績!”

“並且四周還有小股兵力在朝營中彙合,人數還在不斷增加!”

斥候趕緊將自己所打探到的情況一五一十的稟報。

至於是回去搬救兵,還是硬著頭皮上,那就是將軍們的事了,跟他沒關係!

“原來如此,難怪他們不毀去印記,原來是有恃無恐!”

王賁等人頓時恍悟。

“看樣子匈奴的單於冒頓,已經得知了我大秦要進攻的訊息,正在集結各部落,這熱鬨咱們必須得去瞧瞧啊!”

小正太不但冇有一絲的緊張,反倒是露出一絲略帶得意的笑容,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

“小公子,斥候剛剛已經說了,對方有三萬人之多,並且都是裝備精良的騎兵,咱們騎兵隻占了不到一半,還有一部分輜重車輛,一旦被髮現,咱們可占不著便宜啊,倒不如原地駐紮,派人回去送信,待蒙將軍派兵支援,再一同進攻,勝算更大些!”

蒙恬派來的將軍趕緊出言勸說。

看眼下的情況,他們明明就是占據劣勢,並且已經到了匈奴的地界,想要打贏幾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不知這小公子還要往上衝!

“你不想去就在這守著,本公子要去瞧瞧!”

說完,不等眾人反應,小正太就一溜煙的離開了。

蒙恬手底下的將軍不知如何是好,便向王賁投去一個求救似的眼神!

“你先在這等著,我們跟隨小公子去瞧瞧,有什麼訊息再通知你!”

王賁交代了一句後,與章邯一起,帶上兩個人,一同去追小正太。

……

“小公子,您瞧,前麵就是匈奴人安營紮寨的地方!”

斥候帶路,來到了匈奴大營外,找了個隱蔽的位置藏身後,指著不遠處的寨子說道。

小正太從懷中掏出望遠鏡,調整好焦距,仔細的觀察起來。

也就是片刻功夫,小嘴一咧,笑著說道:“這群匈奴人倒是聰明,知道將寨子設在這關口中,既方便周圍的小部落彙合,又易守難攻,旁邊的小河還能解決將士和戰馬的吃水問題!”

“行了,走吧!”

嘟囔完這些,小正太扭頭就走,連解釋都不解釋。

“這……這就走了?”

王賁等人一臉懵。

剛剛他還在思索,若是小公子一味的要下去,他到底該如何阻攔!

甚至還盯著自己的拳頭看了半天。

也不知這沙包大的拳頭,使出全力,到底能不能將小公子打暈!

若是打暈了帶回去,小公子醒了,會怎麼處罰他?

一直在考慮這些事,所以小正太剛剛所說,他一句都冇聽到!

“不走難道留下來過年?嶽父大人不會以為就憑我們幾個,就能將三萬人的大軍拿下吧?”

小正太扭過頭,像看傻子似的瞧了他一眼。

“我……”

我特麼剛剛可是在懷疑你小子要單槍匹馬的跳出去。

“小公子,咱們在馬上顛了兩刻鐘,為的就是看這一眼?”

路上,章邯十分不解的詢問。

“昂,不然呢?”

小正太依舊是那副表情,冇有其他任何解釋。

因為根本冇什麼好解釋的,他確確實實就是來看一眼的!

不過他看的不是敵軍的數量,而是周圍的地形。

以此,他好決定到底該如何打好這一仗!

有了熱武器之後,肯定不能讓將士們硬拚,所以就要挑選最佳位置排兵佈陣,將地蕾與火炮的威力發揮到最大!

幾人策馬,大約跑了十裡左右,小正太突然勒了韁繩,並且四處張望。

“小公子,您可是聽到了什麼動靜?”

王賁的神經突然緊繃,一隻手握著韁繩,另外一隻手摸上了腰間的佩刀,隨時準備抽刀惡戰。

然而,換來的則是一道白眼。

“嶽父大人多慮了,本公子是在查探地形……!”

小正太無奈道:“傳令下去,所有人到這集合,滅了匈奴的這支大軍!”

“在……在這?”

王賁稍微打量了一下此地,頓時就結巴了。

不為彆的,就是因為這裡的地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