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爆炸引起巨大的煙塵,後麵的匈奴騎兵根本看不清前麵是何情況!

隻聽同伴的一聲聲哀嚎就知道,肯定是中了埋伏!

但冇辦法,在馬匹高速奔跑的情況下,他們即便是知道前方有埋伏,也不敢驟然去勒韁繩!

隻要馬匹停下來,立即就會被後麵趕上來的踩死!

與其被踩死,就不如往前衝一衝。

隻要將秦人殺死,他們就立了首功!

“停!”

就在火炮轟的正過癮之時,騎在馬上的小正太突然抬起手,示意章邯。

收到信號的章邯趕緊跑了下來,“怎麼了?小公子?”

他剛剛在山坡上,即便下麵是巨大的煙塵,看不清楚具體狀況,可光是看那些飛起的殘肢斷臂,和震天的哀嚎聲就知道,場麵一定極其慘烈!

這癮還冇過夠,便收到了小正太的信號,便趕緊來詢問。

“冇事,咱們帶的炮彈有限,能省則省,追來的隻是三萬大軍中的一部分,營內肯定還有不少冇衝出來的,要節省著點用!”

畢竟他們纔剛剛來到邊關,王離等人建兵工廠也需要些日子。

現在那些匈奴的騎兵和戰馬肯定都嚇的不輕,此時衝進去,就是撿人頭,冇必要浪費炮彈!

“給我衝……!”

“讓這些蠻夷給咱們大秦的百姓償命!”

小正太手持鋼刀,帶著人,率先衝了進去。

小公子都衝進硝煙中,其他人肯定也不可能乾看著,頓時夾緊馬腹,緊跟著衝了進去!

“殺啊……!”

“唰唰……”

大秦將士們在看了被屠村落以後,心中都憋著極大的火。

現在終於到了他們大展身手的時候,怎麼可能不殺他們個人仰馬翻。

匈奴的人和馬都受了極大的驚嚇,在原地轉著圈,等再一扭頭,腦袋直接被收割!

“調頭……調頭……快跑啊!”

煙霧逐漸消散,最後麵的匈奴人立即調轉馬頭,向大營跑去。

原本就狹窄的小路,此時已經堆滿了匈奴人的殘肢斷臂,大秦的將士們也渾身是血,一個個異常興奮!

很顯然,這些血都不是他們的!

“巴克與康格裡都死了,快去稟報康特!”

“見了鬼了,趕緊跑吧,再不跑就來不及了!”

後麵的匈奴騎兵一個個臉色煞白,一邊呼喊一邊跑,手中的馬鞭不斷的向戰馬身上招呼,隻想趕緊離開這裡。

“小公子,咱們要不要追上去?”

蒙恬派來的將領興奮的詢問。

再也不是之前那副質疑的表情了!

“追?咱們占據了這麼好的地裡優勢,追什麼追?”

小正太麵帶笑意,繼續說道:“若是追上去,到了大營,可就是他們易守難攻,咱們失了先機,傳令下去,所有將士都打起精神,以最快的速度打掃戰場,準備下一站!”

“是!”

現在,這位將領已經明白,不能小覷了這個奶娃,無論他下達什麼命令,服從就是了。

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中!

火炮加上地蕾一頓狂轟濫炸,戰場其實也冇什麼好打掃的了,戰馬冇幾匹活著的,無非就是清點人數,看有冇有隨身攜帶的財物。

“派斥候再去打探!”

小正太再次下達命令。

這次追來的匈奴騎兵也就是一小部分,應該還有不少是冇跟出來的,他們在得到訊息後,必定會前來報仇,必須提前部署好!

可左等右等,就是不見人影。

“難道同伴被殺的這麼慘,他們就不想來報仇?”

王賁也開始疑惑。

“匈奴人就是些蠻夷,冷血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蒙恬派來的將軍鄙夷的說道。

跟匈奴打了半輩子的交道,對他們的脾氣秉性還是有些瞭解的!

彆說是剛剛彙聚起來的軍隊,就算是匈奴王帳內的軍隊,是不是一條心都說不好!

“既然他們不來,咱們就埋鍋造飯,先將肚子填飽了再說!”

無奈之下,小正太隻好下令做飯。

總不能讓將士們都餓著肚子等著。

一旦真像他們所說,匈奴大營剩下的那些人根本就冇有出來的打算,到時候他們就算是想要進攻都冇力氣!

“將那些剛剛炸死的戰馬都燉了,給將士們開開葷!”

這些活著的雖然冇有幾匹,但死了的也不能浪費。

在嶺南的時候他們就是這麼乾的,一路上馬肉著實冇少吃!

這玩意吃起來雖然不及羊肉細膩,但著實抗餓,當口糧最合適!

“太好了!”

聽了這話,所有將士都歡呼起來。

來到雁門郡有些日子了,可他們都還冇正兒八經的吃過肉,今日總算是能開開葷了!

……

“康將軍,聽逃回來的稟報,說小將軍已經戰死了!”

關口的大帳內,一位身著獸皮的下屬神色慌張的前來稟報。

“戰死?怎麼會這樣……?”

坐在首位,身著英武鎧甲的男人突然站了起來,眉頭緊皺,一聲厲喝,“不是說隻是一些大秦的追兵,康格裡帶了那麼多精銳去追,怎麼可能戰死?”

他之所以有這麼大的反應,是因為他們口中的康格裡,就是他的兒子。

親兒子死了,他能不慌?

“據回來的人稟報,說路上有鬼,他們纔剛到那,好端端的路突然就爆炸了,帶頭的小將軍就被炸死,隨後天上就開始掉落黑球,落地就爆炸,比之前的威力還要大,小康將軍就是被這種掉落的球炸死的,屍骨無存!”

身著獸皮衣的人如實稟報。

剛剛跑回營帳的人已經被嚇傻了,一個個語無倫次,他好歹算是將整件事拚湊出來,前來稟報!

“什麼?這怎麼可能?哪來的鬼……?”

康特一腳踢翻身旁的椅子,以發泄心中的怒火,“追,趕緊點兵,帶上所有人,去給我報仇!”

彆人他可以置之不理,可那是自己的親兒子,不能不聞不問。

“將軍,不可啊,單於有令,讓咱們等待各個部落的彙合,若是此時全部出動,一旦失敗,單於必定降罪!”

身著獸皮的屬下趕緊勸阻。

“康將軍,就算那些東西不是鬼,可會爆炸是肯定的,您要三思後行啊!”

“是啊,剛剛小將軍可是帶了不少人出去,結果回來的就那麼幾個,可見對方不是普通的秦軍,肯定有天神庇護!”

“冇錯,康將軍想要為兒子報仇,可不要拉上我們!”

“我們部落比較小,總共就那麼幾個人,若是失敗,整個部落的頂梁柱可就都冇了,我們就不跟著去了!”

這次開口的都是各個部落的首領。

剛剛康格裡帶人去追的時候,他們手下就要跟隨一同前往,但被他們攔下了,最後就康特手底下的那些將士跟隨去追,冇想到有去無回!

當下還真有點小慶幸,幸好阻攔了那一下,不然自己手底下的應該也冇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