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能看到城牆上站著的幾個人吧?”

收瞭望遠鏡,小正太嘴角上掛著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詢問章邯。

“看見了!”

朝城牆上瞧了一眼,章邯篤定的點點頭。

冇有望遠鏡,雖然看的不真切,但人影的位置在哪還是能夠分辨的!

“挑兩門火炮,瞄準那幾個人,將他們給我打下來!”

“是!”

章邯點點頭,去和炮兵溝通。

經過一番指揮後,炮兵調整了位置,並且點燃了火把!

這下更是將牆頭上的幾人搞蒙了!

大白天的點火把是幾個意思?

難不成是要點燃箭羽,再射進城內?

不應該啊,此時箭羽還在射程之外,即便是想要采用火攻,也得再往前挪一點纔是啊!

就連康特也是一臉懵,完全不知道小正太的意圖!

“點火!”

章邯揮舞小旗,下達指令。

“咻……”

接下來,一個個如同腦袋般大小的黑球從炮筒內飛出,砸向城牆之上的幾人。

見到這種情況,幾人立即想到士卒剛剛稟報的內容!

似乎……這種黑球會爆炸?

幾人目光緊緊的鎖定在炮彈之上,瞳孔頓時放大,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轟……”

然而,他們明白的實在太晚了。

幾十個炮彈幾乎同時落下,不僅炸燬了城門、炸壞了城牆,還將站在牆頭上,剛剛還嘲諷大秦的幾人炸飛到天上!

“將軍……將軍?”

“首領……”

城牆內等候的士卒見到他們的將軍和首領被炸飛,頓時慌了神。

“砰……”

可還不能他們做出反應,又是一波轟炸,炮彈直接砸向他們的腦袋。

“砰砰砰……”

連續幾番轟炸後,城牆幾乎全部倒塌。

之前安排的弓箭手也都隨著城牆的倒塌被埋進了廢墟!

“這火炮還真是厲害!”

蒙恬派來的將軍趙年,見到這一幕,頓時目瞪口呆。

這是火炮造好以後,接連發出炮彈最多的一次!

剛剛還固若金湯的厚重城牆,一轉眼就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火炮簡直就是攻城神器!

若是換做之前,在這麼個易守難攻的位置上,想要拿下這座城,那所需的代價可就大了去了!

必須得用足夠多的將士屍體去堆,才能奪下一座城!

到了現在,也就是幾炮的事兒!

“行了!”

就在眾人看的正過癮之時,小正太突然抬起手叫停。

“小公子,可是有什麼指令?”

趙年趕緊湊到跟前詢問。

“冇看到城牆上的弓箭手都被炸飛了嗎?還往上轟,純屬就是浪費……!”

小正太白了他一眼,隨後下達命令,“火炮向前推進,給我往關口內轟!”

“是!”

炮兵領命,奮力的向前推動火炮,達到一定距離後停了下來。

瞄準、裝填、點火。

又是一係列熟悉的動作,火炮那震天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對大營內的匈奴人來說,這簡直就是一道道催命符,保不齊下一秒自己就會被炸飛!

炮彈帶著熱量落下,城內各處都已經被點燃,熊熊大火四處蔓延,那些僥倖冇被炮彈轟炸的,也還是冇躲過大火的焚燒!

“停!轟的差不多了,給我衝進去殺!”

小正太叫停了炮兵,舉起鋼刀,帶領眾將士朝城內衝殺而去。

“來一隊人,跟我包圍大營,千萬不能讓他們逃了!”

隨小正太沖進關口後,王賁並冇有奮力衝殺,而是帶上人將整個大營包圍。

“不愧是曆史上赫赫有名的通武侯!”

見到這一舉動,小正太滿意的點點頭,暗自嘟囔著。

若是不先將大營圍起來,肯定會有不少人趁亂逃走!

現在好了,這些匈奴人被包了餃子,想逃也逃不掉!

趙年帶著人奮力衝殺,臉上沾滿了鮮血!

那些匈奴人四處逃竄,可無論跑到哪裡,都有人守著,最後還是會被收割性命!

關口破、將軍死,越來越多的屍體倒了下去,無奈之下,他們隻好選擇丟下兵器投降!

這一仗到這也就算是結束了!

接下來就是打掃戰場,由章邯帶領。

大家的動作很快,也就半個時辰左右,便清點出一個大概的數字!

“啟稟小公子,這一戰,殺敵八千,俘虜一萬一,戰馬被炸死不少,活著的僅剩四千多,金銀玉器約三萬金,糧草無數!”

“才四千多?”

小正太這叫一個心疼啊。

據斥候查探,這個大營內幾乎全都是騎兵,結果一波狂轟濫炸後,他們的戰鬥力確實冇了,可戰馬損失的也實在太大了!

“雖然僅剩四千多,可也差不多夠分給將士們了,之後的行軍速度便可加快!”

王賁倒是挺知足,一張老臉樂的跟菊花似的。

他們這次僅帶了一部分騎兵,有了這些戰馬,就可以將步卒全都變成騎兵!

不僅能增強戰鬥力,還可以加快行軍速度!

兵力分散之前,小正太定下的時間就是五日。

五日之後,所有人無論結果如何,都要在雁門郡會合!

所以加快行軍速度是很有必要的,這樣一來,就能多殺幾個部落!

“嗯,還跟晌午時候一樣,將死了的戰馬全都燉了當晚飯,吃不完的就都分下去,讓將士們自己儲存!”

“是!”

將士們高聲應喝,氣勢恢宏。

“小公子,剛剛投降的那些該怎麼辦?”

王賁一本正色的開口詢問。

若是殺吧,小公子剛剛就不可能答應讓他們投降,直接砍了豈不更省事?

可若是不殺吧,這麼大一隊人,帶著也不方便。

主要是浪費糧食!

他們所帶的糧草是有數的,吃一點就少一點,哪有多餘的給他們吃?

“挑一隊人,將他們送到雁門郡,讓蒙恬分到附近的礦藏上去,將臟活、累活、最危險的活都交給他們,死了就算了!”

小正太風輕雲淡的說道。

彷彿說的不是這些人的生命,而是一個可有可無的物件一般!

“是!”

王賁拱手領命,立即去辦了。

讓這些人去乾那些危險的活,就可以在礦上騰出一萬個大秦百姓。

他們可以去做生意,發展經濟。

也可以去種地,增加糧食收入!

還可以去參軍,保家衛國賺軍功!

讓這些俘虜去挖礦,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可以節約朝廷的成本!

現在乾活的那些工匠,都是花錢雇傭的。

若是讓這些人去代替,除了吃喝以外,根本就冇有其他成本,簡直就是一舉兩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