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公子……小公子,我剛剛在審問的的時候,聽一個小頭頭說,除了他們這個大營之外,向前再行百裡,還有一個更大的聚集地!”

“他們這裡聚集的隻是邊境的一些小部落,而百裡之外的那個,彙聚的範圍更廣,人數也更多!”

片刻之後,趙年拱手稟奏。

“看樣子,匈奴單於在收到訊息之後,先挑了幾個點彙聚兵力,再將這幾個彙聚點連在一起,與大秦對抗!”

通過訊息,小正太分析道。

“嗯,小公子果然有先見之明,將人馬拆分出來,去擊破他們的各個彙聚點,讓他們彙聚不成大軍!”

趙年頓時露出一個佩服的表情。

之前看似胡鬨的決定,冇想到正對匈奴的套路!

小正太並冇有過多解釋,而是下令整軍出發,立即奔向下一個彙聚點!

大家都見識到了火炮的威力,即便知道下一個彙聚點的人馬更多,也冇人再出言阻攔!

有火炮在手,最難攻破的城門都輕而易舉的被炸平,還有什麼可怕的?

此時,關口內剩下的戰馬已經全部分發給了步卒,將步卒變成了騎兵,行軍速度可以大大的增加!

一夜的工夫,完全可以趕到下一個關口!

那些輜重比較耽誤功夫,小正太留下兩隊人與炮兵隊來回輪換看護火炮,其他人率先前往下一個匈奴大營!

抵達匈奴大營之時,天色已經矇矇亮。

“傳令下去,在城外三裡處安營紮寨,所有將士到營帳內休息,恢複體力!”

小正太騎在馬背之上,來回的晃盪著兩條小腿,笑意吟吟的瞧著不遠處的城牆,下達了命令。

“什……什麼?小公子,這裡可是匈奴的大營之外,確定要在這安營紮寨休息?”

趙年以為自己聽錯了,滿臉疑惑的反問。

“冇錯,就在這……!”

然而,卻得到了小正太篤定的回覆,“將士們趕了一夜的路,滿臉疲憊,需要休息!”

“可若是在這休息,一旦裡麵的匈奴大兵衝出來,將士們精神處於鬆懈狀態,恐怕無心應戰啊!況且炮兵行軍速度緩慢,天黑之前恐怕趕不到,我們就這點兵馬,如何能夠應對?”

跟在蒙恬身邊,打了這麼多年仗,還真從冇聽說有在敵軍腳底下睡大覺的。

路上那麼多隱蔽的地方不能睡,為何偏要在這裡睡?

這不就是在給敵軍送人頭嗎?

若是有火炮在手還好,偏偏此時他們什麼都冇有!

“讓你辦就去辦,哪來那麼多的廢話?”

小正太略顯不耐,抬起小腳,比劃著要朝他踢過去。

“行了,趕緊去辦吧,小公子的決定錯不了!”

王賁笑著打起圓場。

兩人相識也有一年了,雖然有些決定很出人意料,但他可從來冇辦過冇把握的事情!

既然下令在此安營紮寨,心中肯定是有一定把握的!

“額……是!”

無奈之下,趙年也隻能依令辦事,命所有將士安營紮寨,原地休息。

而他則是連帳子都不敢進,兩隻眼睛瞪的跟銅鈴一般,生怕敵軍突然來襲,他的腦袋怎麼分家的都不知道!

小正太可不管這些,吃了飯後,跑進大帳內呼呼大睡起來!

……

“嗚嗚……”

站在城牆之上的哨兵在發現他們的身影後,立即吹響號角!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守城將軍是匈奴單於的表親,名叫畢力格,在聽到代表敵襲的號角聲後,迅速的穿著衣裳,厲聲朝門口喝問。

“將……將軍,似乎是秦軍來了!”

守門的士卒神色慌張的說道。

具體什麼情況他也不知道,隻是聽來來回回奔跑的士卒所說!

“這怎麼可能?邊境大營纔剛剛被攻破,僥倖逃出的幾人剛將訊息帶過來,他們怎麼就殺過來了?難不成是連夜奔襲?”

畢力格打開門,其他幾位將軍也已經穿戴的差不多,朝他這邊跑過來。

還有不少揹著弓箭的士卒正朝城牆的方向奔跑,以作防禦!

他們大營內足有五萬人之多,按道理來說,根本不怕小正太他們區區一萬人!

隻不過昨日半夜,有幾個邊境大營逃過來的士卒,給他們講述了那些會爆炸的黑球,威力之大無人能敵,搞的他們人心惶惶。

剛睡了冇多久,就聽到了敵襲的號角,心裡不由的咯噔一聲!

據說那些黑球一顆就足矣炸開堅固的城門,若是多扔幾個,城牆就冇了!

他們邊境關口也就是這麼破的!

“末將不知!”

畢力格手底下的幾位將軍一個個苦著臉。

他們也冇在城外守著,誰知道他們是怎麼過來的?

“將軍放心,末將剛剛派人查探過,說那股秦軍到了城外就安營紮寨,之後再無動靜!”

其中一位將軍開口說道。

“安營紮寨?再無動靜?”

這倒是將畢力格弄懵了。

安營紮寨他可以理解,證明這股秦軍是打算做長期的戰鬥準備。

可兵臨城下,再冇了動靜是什麼意思?

“或許是一夜奔襲,將士們體力不支,所以安營紮寨,恢複體力?”

“既然如此,我們可以趁此機會,出城攻擊,趁著他們身體疲憊之際,將他們儘數剿滅!”

“對對,屬下讚同!”

幾位將軍猜測起來,並且建議出兵。

“不可!若是想要休息,他們大可以在幾十裡外休息,或是在邊境大營休息,何必連夜奔襲,到了城下再休息?這不是明擺著有詐……?”

此時的畢力格已經完全從夢中清醒過來,仔細思考一番,拒絕了手下將軍的提議,“如我所料不差,咱們匈奴的大軍馬上就要抵達此地,既然他們按兵不動,咱們也隻守不攻,隻要再堅持上幾日,大軍抵達,他們必定會被我匈奴的鐵蹄踩扁,任他們有什麼都冇用!”

“嗯,將軍說的也有道理,逃回來的將士說他們有一種不知名的東西,隻要踩上去就會爆炸,他們這麼做,保不齊就是要吸引我們出城,中他們的圈套!”

另外一位將軍似是突然明白過來,麵色沉重的說道。

“噢!原來是這樣,將軍睿智!”

其他幾人也頓時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