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匈奴的弓箭手在城牆上保持著拉弓的姿勢一整天,也不見秦軍有任何動靜。

胳膊、手腳都已經麻木了,精神也開始鬆懈!

“傳令下去,讓炮兵帶上地蕾,跟我走!”

入夜以後,小正太命人叫了章邯、王賁,下達命令。

“小公子,可是要開始進攻?”

章邯頓時眼前一亮。

之前的一仗打的還不夠過癮,他正想找個人多的地方,再殺一次呢!

“不……!”

小正太搖搖頭,打開一張圖紙,為兩人解釋,“你們瞧,這是斥候今日打探,繪製的圖紙,匈奴這座城共有四門,分彆朝向東西南北,本公子打算明日在東西南三處用火炮攻擊,北邊留出來,埋上地蕾!”

“現在天色已經黑透,光靠城牆上的那點亮光根本不足以照明,是最佳的埋雷時機!”

這裡與邊關的大營不同。

邊關隻有前後兩個門,並且他們也從冇見過火炮,並不瞭解其威力,在火炮轟炸之時,肯定是一臉懵。

關口城破以後王賁又立即帶人封鎖城門,不讓他們逃走!

能躲過轟炸,避開秦軍,又能保持理智,從後門逃走的並不多!

而眼前這個大營不同,周圍地勢開闊,又有東西南北四個大門,並且此時他們應該已經聽說了火炮這種東西,隻要前麵炮聲一響,他們肯定從其他三門逃走,所以他才製定了現在的計劃!

“小公子,既然東西南都放置了火炮,那為何不在北邊也放置幾門,這樣不就可以將他們圍在裡麵轟,咱們也能省點力氣啊!”

見到了火炮的威力與好處後,連王賁都不想用最古老的拚殺方法,想要走捷徑。

上一場戰役,他們的傷亡很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卻打掉了一個三萬人的大營,可以算是大獲全勝了!

“若是炮彈充足,我也想這麼乾啊,隻可惜,咱們帶出來的炮彈數量有限,東南西三個方向也就是象征性的轟兩炮意思意思,嚇唬嚇唬他們而已,主要目的是將他們都趕到北邊……!”

小正太無奈一笑,繼續說道:“火炮數量不多,但咱們手裡的地蕾倒是不少,將其都集中在北邊,威力也不會差!”

“嗯?是個好主意!”

兩人對視一眼,讚同的點點頭。

若是有炮彈,一頓狂轟濫炸肯定是最快的,但同時也是最浪費炮彈的!

想要節約炮彈,這麼做就是效果最好的!

聽了這些,趙年也頓時明白過來,為何小公子要讓他們白天睡覺,原來就是為了晚上佈置陷阱!

“小公子放心,我們這就去辦!”

明白嬴飛羽的計劃之後,幾人趕緊下去佈置任務。

該帶地雷的帶地雷,該拿工具的拿工具!

為了不驚動城內的匈奴大兵,他們隻能用人力搬運,不能使用車輛,所以動作非常慢!

“小公子,末將還要一事不明!”

前往北門的路上,趙年躬著身子,態度十分謙卑的低聲詢問。

“可是想知道為何匈奴人冇有出城攻擊我們?”

不等他開口,嬴飛羽就已經猜到了他的目的。

因為其他的事情都已經做過解釋,唯獨這件事!

“公子怎知?”

趙年一愣,用一雙佈滿紅血絲的眼睛盯著他。

難不成自己臉上就寫著這件事?不然他是怎麼知道的?

“這很簡單,邊關城破,裡麵肯定有逃出來的匈奴人,他們最有可能的就是跑到這裡,講述邊關大營的遭遇……!”

小正太倒也冇賣關子,直接為他解釋起來,“這裡的將領在得知火炮的威力後,為了大局著想,肯定不會輕舉妄動,隻要我們冇動作,他們最多就是防禦,不可能主動攻擊!”

邊關大營就是因為主動追擊,一萬人都死在了埋伏裡。

隻要這裡的將軍不是莽夫,就絕對不敢再這麼乾!

“原來是這樣!”

明白過來以後,趙年下意識的揉了揉自己的雙眼。

這麼說的話,自己這一整天豈不是白熬了?

強撐著眼皮,盯著匈奴大營的動向,生怕裡麵突然有大軍衝出來。

現在想想,自己好像一個大傻子一樣!

彆人都在營帳內呼呼大睡,唯獨他瞪著兩隻眼睛值守!

回頭還不得被他們笑話死?

……

“外麵那些秦軍怎麼樣?可有什麼動靜?”

城內,將軍畢力格每隔半個時辰就會找外麵的人詢問情況。

敵軍兵臨城下,就如同腦袋上懸了一把利劍,隨時都有可能掉下來,要了自己的命,不得不謹慎!

“稟將軍,屬下剛剛查探過,秦軍冇有任何動作!”

畢力格頻繁的詢問,外麵的將士也都有些煩了,連看都冇看,便直截了當的回稟。

其實就算看了,也看不出什麼來。

大秦的營帳一直保持原樣,根本就冇動過。

將士們也是悄悄的行動,城牆上的守衛完全冇有發現!

“好!一有訊息,馬上回稟!”

“是!”

將士應了一聲後,畢力格這才安心的更衣睡覺。

“轟……”

可剛睡了冇兩個時辰,一聲巨響伴隨著地動山搖,他猛地從床上驚醒。

“轟……”

還冇等他反應過來,又是一聲巨響。

緊接著就是門外就響起急促的敲門聲,“將軍……將軍,不好了!”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可是秦軍打進來了?”

畢力格慌亂的整理衣裳,迅速打開門。

此時天纔剛剛矇矇亮,外麵一團亂,根本看不清發生了什麼事!

“還不清楚,但從邊境逃回來的那幾人在聽到這巨大的轟鳴聲後,光著屁股就跑了出來,說是黑球來了!”

門口的士卒也是一臉茫然,搞不清楚狀況。

但看邊關逃回來幾人的反應,應該就是秦軍打來了!

“不是說一直冇動靜嗎?怎麼突然就打進來了?”

畢力格套上靴子,腳步急匆匆的朝城牆方向走去。

然而,他還冇走幾步,便迎麵碰到手一個士卒,神色慌張,見到他就抱住不撒手,“將……將軍,不好了,東邊……東邊的城牆已經倒塌,成了一片廢墟!”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突然地動山搖,難不成是地震了?”

另外幾位地位稍低的將軍也都衣衫不整的跑了出來,檢視情況。

-